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412章 天空樹酒店
    接下來七天,陳寧在清河縣老家,低調的舉辦了父親的喪禮。

    最終,把父親跟母親合葬在一起。

    宋娉婷跟宋清清,以兒媳跟孫女的身份,也跟着陳寧披麻戴孝,一直陪伴着陳寧。

    頭七過後!

    陳寧安排宋娉婷跟宋清清母女先回中海市,他吩咐狂風怒浪還有董天寶等人,保護好他家人。

    然後,他便帶着典褚跟八虎衛,前往西境。

    他不相信西境方面傳出父親是跳樓自殺的說法,他必須親自查清楚父親的死因。

    西境省城,西京市。

    天空樹大酒店!

    西京市著名的五星級大酒店,也是西京市的地標建築之一。

    陳寧站在天空樹大酒店前,望着如同直插霄雲的酒店大廈,眼神冷漠的道:“我父親,就是從這酒店樓下墜下來的?”

    典褚畢恭畢敬的道:“是的,西境方面給出的解釋是陳爺跳樓自殺。”

    陳寧不置可否,只問道:“我父親爲什麼會出現在這酒店?”

    典褚道:“來參加西境商會組織的一個頂級富豪商務酒會!”

    陳寧聞言微微皺眉!

    西境商會,又叫西境會。

    是由一幫西境頂級富豪們鼓搗出來的頂級商會,據說西境內大多數頂級權貴大佬,都是這個商會的會員。

    西境會壟斷了西境內所有賺錢的生意!

    西境就是西境會的生意王國,在這裏賺錢的生意,只有他們西境會的人能夠做,別人如果來搶奪西境的市場,立即會遭到他們的一致排擠,甚至是報復。

    所以外省人,很難在西境做大生意。

    這也是寧大集團的產品,在江南、北方、東海都打開了銷路,但是卻沒法進入西境市場的原因。

    就因爲這裏的頂級富豪霸市,排外!

    陳寧冷笑:“西境會!”

    “這天空樹大酒店,價值超過百億,其老闆應該也是西境會的成員吧?”

    典褚道:“天空樹大酒店的老闆名叫譚鈞元,是西境會的重要成員之一,每次西境會有什麼重大會議,或者商務酒會,都是選擇在天空樹大酒店舉行。”

    陳寧眯起眼睛:“我父親是在譚鈞元的酒店出事,譚鈞元又是西境會的成員,如果我父親真的被人害的,我想這譚鈞元應該知道不少東西。”

    “我們兩個進去,會會譚鈞元。”

    陳寧帶着典褚,徑直的走向酒店。筆趣閣tv更新最快/ /

    酒店門口的幾個保安迎了上來,攔住陳寧跟典褚的去路。

    爲首一個三角蛇眼的魁梧男子,冷冷的說:“對不起,我們這裏是五星級酒店,你們衣着寒酸,恕不接待。”

    陳寧還在守孝期,所以他跟典褚穿的都是粗布衣服,跟周圍那些身穿頂級名牌西服的客人們相比,看起來確實有點衣着寒酸。

    陳寧淡淡的說:“我在守孝期,所以只能穿粗布衣服。”

    “另外,我們來這裏是要見你們老闆譚鈞元。”

    三角眼男子聞言咧嘴冷笑:“守孝期?”

    “我不管你是死爹了還是死媽了,反正我們酒店的規矩就是衣着寒酸不能進去!”

    “還有我們老闆什麼身份,豈是你們這些鄉下窮逼說見就能見的?”

    “趕緊滾,不然敲斷你倆的腿。”

    陳寧漠然道:“吠犬擋道,打斷狗腿。”

    陳寧的話音落下,身邊的典褚就沉聲應道:“遵命!”

    然後,典褚就朝着三角蛇眼一幫酒店保安動手了。

    典褚擡腳,閃電般一腳踢出!

    咔嚓!

    三角蛇眼那傢伙的左腳膝蓋,直接被踢斷。

    那傢伙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當場單膝跪在陳寧面前。

    其餘幾個保安又驚又怒,紛紛掏出甩棍,朝着典褚撲上來。

    典褚冷哼,如同猛虎般迎上。

    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令人頭皮發麻的骨頭斷裂聲接連響起,在不絕於耳的慘叫聲中,幾個保鏢全部被典褚踢斷左腳,全部都站立不穩,滿臉痛苦的單膝跪在陳寧面前。

    周圍的客人,還有酒店大堂的員工們見狀,都嚇得夠嗆,紛紛驚呼起來。

    陳寧不緊不慢的走進來,環視了一圈富麗堂皇的大堂,然後在一張桌子邊的沙發坐下,朝着不遠處一個穿着職裝包臀裙的美女經理招了招手。

    美女經理滿臉驚慌,硬着頭皮用托盤端了杯白開水過來。

    她忐忑不安的把白開水放在陳寧面前,賠着小心問:“這位先生,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陳寧隨手把一疊鈔票放在美女經理的托盤上,淡淡的道:“讓譚鈞元下來見我。”

    美女經理望着托盤中那些厚厚的百元大鈔小費,又看看陳寧,陳雖然身穿粗布衣服,但是卻難掩陳寧身上那股與衆不同的氣質!

    她比門口的保安們有眼力,看出陳寧身份應該不簡單。

    不過她沒有敢收陳寧的小費,硬着頭皮說:“這位先生,很抱歉,以我的身份跟職位,根本沒法跟我們老闆通話,我滿足不了你的要求。”

    她望着陳寧那張英俊耐看的臉龐,忍不住小聲的補充了一句:“我們老闆在西京市擁有通天的本領,絕對不是你們能夠招惹得起的。”

    “你們趕緊走吧,不然等下華叔來了,你們就完蛋了。”

    陳寧望着好心提醒他的這個美女經理,微微一笑:“華叔是誰?”

    美女經理睜大眼睛,心想這傢伙連華叔是誰都不知道,還敢來天空樹酒店鬧事?

    不過,她還是給陳寧解釋道:“華叔,我們西京市地下圈子的大佬之一,也是我們譚老闆的得力手下。平日有什麼人膽敢來酒店鬧事,華叔會親自來處理。”

    “華叔性格殘忍,上次有一幫醉漢鬧事,保安阻攔不了。華叔來了之後,命人把這幫醉漢全部手筋腳筋都挑斷了。”

    “你們如果不想死的話,那就趕緊逃命吧!”

    陳寧點點頭:“原來華叔是你們老闆的得力手下!”

    “不知道我把華叔廢了的話,你們老闆會不會氣急敗壞下來見我?”

    美女經理聽到陳寧這話,直接驚呆了!

    她告訴陳寧那麼多,就是想要讓陳寧知道華叔的厲害,在華叔來之前趕緊逃跑。

    可沒想到,陳寧非但沒有逃跑的意思,還揚言要廢了華叔,逼譚老闆下來見他。

    她都徹底驚呆了,世上還有這種作死不帶剎車的人?

    就在這時候,外面忽然來了十幾輛各種各樣的車子。

    爲首的是一輛黑色奔馳,車上下來一個地中海中年男子,正是西京市地下圈子大佬之一,華叔。

    華叔滿臉戾色,帶着幾十個手下,殺氣騰騰的走進酒店。

    他走進酒店大堂,怒吼道:“是誰膽敢在我們酒店鬧事,滾過來跪下跟我說話。”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