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648章 誰敢動少帥?
    北境王,盧照英!

    內閣九大閣老之一,唐伯安!

    國安負責人,閻青!

    這三個人,任何一個都不是普通的人物。

    但是,秦恆卻沒想到,盧照英這批北境勳貴,竟然要跟陳寧這批北境新貴鬥爭,並且讓他兒子秦無雙成爲了犧牲品。

    他也沒想到,唐伯安竟然跟北境王盧照英串連在一起。

    他更沒有想到,跟隨自己多年,一直對自己忠心耿耿的閻青也有問題,竟然跟唐伯安、盧照英串連在一起,出賣自己。

    害死自己兒子的元兇之一,此時就在自己眼前。

    換作是別個,早就當場爆發了。

    但是,經歷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秦恆,非但沒有發作,反而變得越發的冷靜,冷靜地可怕。

    他低頭喝了一口茶水,擡起頭來的時候,眼睛裏的悲傷跟憤怒早已經消失不見。

    說話的語氣也跟往常沒有什麼異樣,和善慈祥的對唐伯安道:“你的建議,我會鄭重考慮。”

    唐伯安忍不住道:“國主,你還考慮什麼呀,直接治罪陳寧,同時任命盧照英出任北境統帥不就得了。”

    秦恆淡淡的道:“現在雖然陳寧嫌疑最大,但還缺少強有力的鐵證,咱們不能冤枉任何一個人,尤其是陳寧。”

    “陳寧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被譽爲軍神,沒有強有力的證據,隨便動陳寧,會激起軍中將士們怒火的。”

    唐伯安道:“要證據還不簡單,直接讓閻青……”

    秦恆沉下臉:“我是說要證據,不是叫你們誣陷陳寧。”

    唐伯安聞言怔住,喪子之痛竟然也沒有讓秦恆失去理智?

    唐伯安也不敢亂講話了,小聲的道:“是,國主!”

    秦恆揮揮手:“我累了,你退下吧。”

    唐伯安道:“是!”

    唐伯安從國主府出來,早有警衛保鏢準備好車輛在等着他了。

    他上了第一輛紅旗轎車後座,後座還坐着一個身材挺拔,留着一頭銀髮,既英俊又冷酷的年青男子。

    這男子,便是北境王的義子,盧青鋒。

    盧青鋒詢問道:“唐閣老,我義父詢問情況如何,國主是不是已經答應讓我義父擔任北境軍統帥?”

    唐伯安苦笑:“老國主覺得缺乏強有力的證據證明是陳寧害了秦無雙,也覺得北境統帥這個職位不能輕易變更。”

    盧青鋒怔住:“這可咋辦?”

    唐伯安眯起眼睛,徐徐的道:“我們需要再刺激刺激老國主,讓他下定決心拿下陳寧。”

    盧青鋒:“怎麼刺激?”

    唐伯安冷笑的道:“老國主的兒子,秦無雙的屍體不是被你們冰凍藏匿起來了嗎?”

    “你想辦法把秦無雙的屍體弄到陳寧手下典褚的住處,然後讓屍體曝光被發現。”

    “到時候大家肯定更加認定是陳寧命令典褚殺了秦無雙!”

    “老國主見到他兒子的屍體,肯定深受刺激,到時候老國主盛怒之下,拿陳寧開刀就水到渠成了。”

    盧青鋒眼睛一亮:“好,我立即再去一趟中海,親自辦這件事。”

    唐伯安笑道:“恩,等扳倒陳寧,你義父當上北境統帥,你記首功。”

    盧青鋒英俊的臉,不由出現期待之色。

    如果他義父北境王盧照英當上北境統帥,他們這些北境勳貴就重回巔峯,他也前途無限啊!

    ……

    中海市!

    郊區小院內,陳寧正在簡陋的書房內看書。

    忽然,外面傳來一陣嘈雜的腳步聲。

    接着,房門被人狠狠推開了。

    然後就見到王鶴帶着幾十個身穿黑色西服的男子進來,把陳寧團團包圍住。

    接着,人羣分開,就見到滿臉威嚴的閻青,揹着雙手,不緊不慢的進來。

    陳寧擡頭看了一眼閻青等人,嘴角微微上揚:“閻青,我正想找你們。”

    “明天是農曆初九,也是我的婚期。”

    “所以我想跟你們說,你們查了我這麼久,都沒有能夠查出什麼真正的證據,你們是時候放我離開了。”

    “而我,也沒有心思陪你們玩了。”

    王鶴冷笑的道:“陳寧,你殺了秦少,你面臨的是死罪,你還想着回家結婚,你想瘋了吧!”

    陳寧看都不屑看王鶴一眼,而是冷淡的望着閻青。

    閻青冷冷的道:“對不起,陳寧你現在依舊是頭號嫌疑人,爲了慎重起見,我們不能放你離開。”

    “反之,基於你的一直不配合不招供,我打算把你轉移到我們國安的監獄,用更嚴謹的手段審問你。”

    陳寧聞言冷笑:“嚴謹手段審問,你這是要把我上手銬鐵鐐,要把我當犯人對待,要對我嚴刑逼供?”

    “呵呵,說句猖狂點的話,我是少帥,閻青你還不配動我。”

    閻青冷哼:“如果老國主有令呢?”

    陳寧漠然道:“我堅信老國主正直無私,絕對不可能下這種命令。”

    閻青冷笑:“老國主痛失兒子,他遲早會下令的,我現在只不過是先對你用刑,我相信老國主不會怪罪我的。”

    “來人,把陳寧銬起來,轉移到我們國安的祕密監獄。”

    王鶴跟手下們,拿出手銬跟腳鐐,就要上來銬陳寧。

    陳寧眯起眼睛,冷冷的道:“誰敢?”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陳寧身上散開,瞬間王鶴等人臉色劇變,心跳加速,心底升起一股寒意。

    嘩啦!

    王鶴跟他的手下們,齊齊掏出手槍,幾十支手槍齊齊指着陳寧。

    門口還有不少西裝革履的手下,持着手槍進來,全部瞄準陳寧,嚴陣以待。

    閻青冷笑的道:“陳寧,我不管你是少帥還是戰神,我辦過的領導首長多了去,你最好不要自討難堪。”

    “你搞得我這些手下如此緊張,他們若是一不小心,導致他們手裏的手槍走火,打死了你,我可不負責哦。”

    陳寧漠然道:“敢用槍指着我,你們勇氣不小。”

    閻青得意的笑道:“我不但敢用槍指着,還敢給你上手銬腳鐐,還敢對你嚴刑逼供,你就等着好好嚐嚐我們用刑的手段吧,哈哈哈!”

    陳寧笑道:“你以爲就你的人有槍,我的人沒有麼?”

    閻青錯愕:“傻?”

    就在這時候,院子外忽然有人開槍,開的是信號槍。

    砰的一聲,一顆信號彈飛上夜空,在漆黑的夜空中啪的爆炸了。

    閻青等人傻眼!

    閻青又驚又怒:“陳寧,我們國安裏竟然有你的人?”

    陳寧微笑道:“你們國安不少人是從軍中選拔的,他們當中有我的人,不出奇。”

    閻青聞言驚怒交加,正要催促手下快點把陳寧銬起來抓走。

    可是!

    這時候,外面已經傳來轟隆隆的聲音!

    竟然有坦克來了!

    十幾輛坦克直接把小院的圍牆直接撞翻,揚着炮管,氣勢洶洶的從周圍包圍過來。

    坦克後面,還有大批大批端着衝鋒槍的猛龍特種戰士。

    典褚帶着八虎衛、北境十八騎,殺氣騰騰的出現。

    身穿軍官服飾的典褚,怒衝衝的吼道:“把這裏全部包圍起來,誰敢對少帥不利,或者誰膽敢反抗,當場擊斃。”

    閻青跟王鶴等人,全部震驚的眼睛都要飛出來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