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742章 維護到底
    京城,機場。

    陳寧跟典褚、秦雀、八虎衛還有秦雀的家人剛剛從專機上下來。

    現場就出現一羣穿着黑色西服,戴着工作牌的男子。

    爲首一人戴着黑框眼鏡,但卻掩蓋不住他的威嚴跟霸氣。

    他便是京城警方一把手,陳國樊。

    “少帥好!”

    陳國樊帶着一幫手下,走到陳寧面前,朝着陳寧伸出手。

    陳寧沒有急着跟陳國樊握手,而是饒有興味的望着對方。

    因爲他很清楚,這個陳國樊是唐伯安親手提拔起來的。

    唐伯安跟陳國樊是師生,卻也情同父子。

    陳寧跟唐伯安最近鬧得很僵,這個情況陳國樊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作爲唐伯安派系的人,陳國樊如果沒事,肯定不會跑來這裏給陳寧接機。推薦閱讀//

    陳寧似笑非笑的望着陳國樊:“呵呵,陳局竟然親自來給我接機,還帶着這麼多手下,讓我受寵若驚呀。”

    陳國樊聞言有點尷尬!

    他聽得出,陳寧這是在嘲諷他呢。

    不過,他到底是老江湖,眼睛裏的那抹尷尬很快就消失了。

    他清了清喉嚨,沉聲道:“少帥,我跟我的手下過來,既是給你接機,也是帶着公務來的。”

    陳寧輕笑:“哦,什麼公務,說來聽聽?”

    陳國樊看了看陳寧邊上的秦雀,沉着臉說:“這位秦雀小姐,她涉嫌殺害唐閣老兒子,也就是唐嘯林先生。”

    “我知道她回國,專程帶着手下過來,請她跟我回去協助調查。”

    秦雀聞言臉色複雜!

    唐嘯林當時僱傭她殺陳寧,而且還故意隱瞞陳寧的身份,甚至事後還想把她滅口。

    她當時是黑暗神殿的殺手,自以爲已經再無法歸國,無法再回到少帥麾下。

    所以她當時完全沒有顧忌,一怒之下就把唐嘯林給幹掉了。

    可沒想到,現在她竟然在少帥的允許之下,能夠回到自己國家,回到北境軍服役了。

    但她殺了唐嘯林造成的隱患,現在也爆發了。

    唐閣老權勢滔天,肯定不會讓兒子白死了的。

    這不,陳國樊這不是已經來抓人了嗎?

    秦雀臉色複雜。

    陳寧卻依舊滿臉從容,甚至嘴角還帶着一抹有若似無的嘲笑。

    他望着陳國樊,冷笑道:“是唐閣老讓你來我這裏抓人的?”

    陳國樊否認道:“少帥你誤會了!”

    “唐嘯林先生在東瀛被害,我們初步斷定兇手就是眼前這位秦小姐,我是依照規矩來逮捕……”

    陳寧冷冷的打斷:“你依照狗屁規矩!”

    啥?

    陳國樊被陳寧罵得愣住了。

    他的一幫手下也愣住了。

    甚至包括秦雀跟典褚、八虎衛等人都愣住了。

    陳國樊惱羞成怒,漲紅着臉:“少帥,你……”

    陳寧冷冷的問:“你不肯承認是唐伯安派你來的,沒有關係。”

    “但你說你按照規矩辦事,這就是在放屁了。”

    “你第一天工作的嗎?”

    “你知不知道秦雀是我北境軍的人,她是我的警衛隊長之一。”

    “我們北境軍的士兵,做什麼事情,什麼時候輪到你管了?”

    陳寧的這番話,直接說得陳國樊面色漲紅,啞口無言。

    確實,陳寧是北境統帥,陳寧現在還認可秦雀是他的兵,那麼秦雀就算犯錯,也輪不到陳國樊管。

    軍中有自己的紀律部門,專門管。

    陳寧漠然的望着陳國樊:“我知道是唐伯安叫你來拿人的。”

    “回去告訴唐伯安,要人的話,讓他自己親自來跟我要,正好我跟他算算賬。”

    “滾!”

    陳國樊臉色漲成了豬肝色。

    他沒想到陳寧竟然爲了一個屬下,不惜徹底跟唐閣老翻臉。

    不過,他職位遠不如陳寧,而且他要抓秦雀也不合規矩,所以只能灰溜溜的帶着手下們,狼狽離開。

    秦雀望着陳國樊等人離開,她忍不住對陳寧道:“少帥,禍是我闖下的,現在唐閣老要跟我算賬,你就把我交給他們處理好了,沒有必要得罪唐閣老……”

    陳寧冷冷的說:“我是怕得罪他的人麼?”

    秦雀聞言,低着頭不敢吱聲。

    陳寧又看了看典褚跟八虎衛幾個,漠然道:“你們都是我的兵,沒有我的允許,誰都別想動你們。”

    秦雀跟典褚等人,一個個眼神激動。

    他們都知道,在北境軍中,少帥御下非常嚴厲,獎罰分明。

    但是在外人面前,少帥是非常維護屬下的,極度護短。

    這也是無數北境戰士,對陳寧無比信服的原因,人人都願意給少帥賣命。

    其實,這也是陳寧的準則。

    在陳寧看來,驕兵慣將。

    兵是用來驕的,將是要慣的。

    自己不維護自己的部下將士,誰願意提着腦袋跟你上沙場衝鋒?

    陳寧目光落在秦雀身上,冷冷的道:“再說了,唐嘯林僱兇殺我,這件事我都沒有跟唐伯安算賬呢。”

    “唐嘯林之死,可以說是咎由自取。”

    “你不要擔心,就算唐伯安來了,我也會維護你到底。”

    “不過你也得給我爭口氣,好好戴罪立功,不要讓我失望。”

    秦雀啪的敬禮,大聲的道:“是,少帥!”

    ……

    唐家府邸,書房中。

    身穿灰色夾克,儒雅之中暗藏威嚴的唐伯安,聽取了陳國樊的彙報之後,不由皺起眉頭。

    唐伯安徐徐的道:“我兒子死了,現在屍體剛剛從東瀛運回來,還擺在殯儀館內,連喪禮都沒有舉行。”

    “陳寧卻不肯交出兇手,還要包庇兇手?”

    陳國樊低着頭,小聲的道:“陳寧仗着自己是北境少帥,非常強勢,不但絲毫不給屬下半點面子,甚至還揚言……”

    唐伯安沉着臉:“他還揚言什麼?”

    陳國樊道:“陳寧揚言閣老你想要人,你親自去見他,他還要跟你算算總賬。”

    砰!

    唐伯安一巴掌拍在桌面上,怒道:“豈有此理!”

    “這小子以爲他是北境統帥,就可以無法無天,連內閣都不放在眼裏了嗎?”

    陳國樊低着頭沒有說話,事實上,陳寧有沒有把內閣放在眼裏不知道,但肯定不把唐閣老放在眼裏。

    半晌!

    唐伯安再次開口:“既然陳寧要我親自去要人,還要跟我算算賬。”

    “那好,你立即給我準備個地方,然後派人通知陳寧,就說我設宴給他接風洗塵,大家坐下來談談。”

    “我倒要看看,他當着我的面,敢不敢拒絕交人?”

    “我倒要看看,他當着我的面,要跟我算什麼賬?”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