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陳寧宋娉婷 >第743章 你這是巴不得我歸西?
    陳寧本沒想着在京城久待,他只打算跟國主秦恆,以及國主夫人王韞問候一聲,然後就動身返回中海。

    可沒想到,他還沒有去國主府見秦恆呢,就先收到唐伯安派人送來的邀請函了。

    唐伯安表示以及在“紫氣東來”飯店,準備了宴席,要給他接風洗塵。

    陳寧望着手中的請柬,嘴角微微上揚:“這唐伯安,還真打算親自跟我見面要人呢!”

    典褚詢問道:“少帥,你要不要赴宴?”

    陳寧笑道:“要,當然要。”

    “如果我不去的話,這老傢伙還以爲我怕了他,可能要生出更多事端呢。”

    “準備一下,前往紫氣東來。”

    典褚跟秦雀等人齊齊道:“遵命。”

    紫氣東來飯店,絕對是京城最頂級的飯店之一。

    單單看這飯店的名字,就知道這飯店不簡單。

    事實上,能夠在這飯店用餐的人,不但要有金錢,還有要權勢,單單有錢但沒有權勢的富豪,連在這裏喫飯的資格都沒有。

    今天,紫氣東來飯店卻被包場了。

    包場之人,自然就是唐伯安。

    唐伯安身穿一身黑色衣服,兩鬢花白,剛剛喪失兒子的他,眼睛深處難言悲痛,表情顯得有些不怒而威。

    他身邊有兩人陪伴着,一個是陳國樊。

    另外一個是他的貼身保鏢,沒有名字,只有一個代號:海東青。

    海東青唐伯安當年從軍中挑選的最強高手,擔任他的貼身保鏢。

    他身材高大,手足修長,站着的時候就如同一隻佇立的鷹,就算站在那裏不動,也給人一種很強的威懾力。

    唐伯安此時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時間距離他約好跟陳寧見面的時間,還剩下十來秒鐘,但陳寧還沒有出現。

    陳國樊陪笑道:“恐怕他不敢來!”

    話音剛剛落下,就聽到樓梯口傳來陳寧冷冷的聲音:“怎麼可能?”

    陳寧幾乎是踩着時間的秒針,在五點整的時候,帶着典褚、秦雀、八虎衛出現。

    唐伯安見到陳寧,原本陰沉的臉,立即浮現出溫和的笑容,站起來笑呵呵的道:“少帥,你來了。”

    陳寧也笑道:“誰的面子不給,唐閣老的面子肯定要給,你請客我自然得來呀。”

    兩人一邊笑着,一邊伸手,互相握了握手。

    唐伯安指指座位,笑道:“坐!”

    “我得知少帥你從國外回來,還跟聯合國的維和部隊聯手,剿滅了世界最大的殺手組織,我特意預定了位子,給少帥你接風洗塵。”

    陳寧跟唐伯安、陳國樊分別按照身份坐下,其餘等人只能垂手站在一邊。

    唐伯安坐下之後,招招手,一個穿着廚師衣服的廚子就出現了。

    唐伯安對陳寧介紹道:“這廚子叫老七,廚藝了得,天下各大派系的菜餚他都會做。”

    “我專門叫他來掌廚,少帥,你喫什麼儘管點。”

    陳寧笑道:“好,唐閣老有什麼忌口的嗎?”更新最快/

    唐伯安實話實話:“最近上年紀了,有點三高,醫生說讓我不要喫油膩跟高糖分的食物,容易中風。”

    陳寧點點頭,表示明白了。

    他轉頭吩咐廚子:“簡簡單單喫一餐吧,就給我整一大桌海鮮,另外給我們來兩打啤酒,我要陪唐閣老喝兩杯。”

    海鮮加啤酒?

    陳寧點的這不是中風套餐嗎?

    廚子老七傻眼了!

    陳國樊跟海東青也傻眼了!

    秦雀跟典褚、八虎衛都是面面相覷。

    至於唐伯安,更是氣得鼻子都差點歪了。

    他明明說自己三高容易中風,陳寧這傢伙倒好,直接點了海鮮加啤酒的中風套餐,這是巴不得快點送他歸西呢?

    如果是別人,膽敢跟唐伯安開這種玩笑。

    唐伯安肯定當場就掀桌子翻臉了。

    不過,他面對陳寧,卻強忍了下來。

    陳寧見唐伯安氣得滿臉鐵青,忍不住暗笑。

    其實他最討厭唐伯安的虛僞,唐伯安明明是來找他算賬的,卻要裝出盛情招待的樣子,還滿臉虛僞的笑意。

    陳寧實在忍不住,故意點了“中風套餐”,戲弄一下這虛僞的老傢伙。

    但是,廚子老七則滿臉爲難了。

    他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答應做海鮮套餐也不是,不做也不是。

    陳寧佯裝詫異的問:“老七,你怎麼了?”

    老七硬着頭皮道:“報告少帥,其實唐閣老身體三高,不但不能喫高糖分跟油膩的食物,更是不能喫海鮮跟啤酒,因爲海鮮跟啤酒是出了名的中風套餐。”

    陳寧道:“原來是這樣呀!”

    “那就隨便準備點素菜吧!”

    老七聞言,慌忙道:“是是是,小人這就去準備。”

    廚子退下之後,唐伯安臉色已經鐵青。

    陳寧望向唐伯安,說道:“唐閣老,你臉色很差,注意身體呀!”

    唐伯安冷冷的道:“我身體還算硬朗,不牢少帥掛心。”

    陳寧笑笑,然後淡淡的道:“閣老今天交我過來,恐怕不是喫飯這麼簡單吧?”

    唐伯安見陳寧已經主動提起,他也沒有再玩虛的,當下便道:“少帥,你大概知道我兒子在東瀛出事的消息吧?”

    陳寧平靜的道:“聽說了。”

    唐伯安冷笑:“是僅僅聽說呢,還是連兇手是誰你都知道?”

    陳寧平靜的道:“我聽說你兒子唐嘯林對我不滿,找了黑暗神殿的殺手來殺我,殺手殺我沒有成功,最後還跟你兒子鬧翻,把你兒子給斃了。”

    唐伯安聞言臉色鉅變:“陳寧,你……”

    陳寧打斷道:“難道我說的不是實情嗎?”

    “不過唐閣老你放心,我沒有跟你算賬的意思。”

    “還有,我已經幫你把黑暗神殿給掃平了,也算是給你兒子報了仇,你兒子的死就不要再追究了。”

    “不然你糾纏不休,我又糾纏你兒子僱兇殺我,那就沒完沒了了,是不?”

    唐伯安等人聽明白陳寧的意思了。

    陳寧意思是不追究唐嘯林之前僱兇刺殺他那件事,但唐伯安也不得再找秦雀麻煩,大家抹平。

    唐伯安徐徐的道:“少帥說的是,咱們互相追究,就沒完沒了了。”

    “我的要求很簡單,我只要帶走她,給我兒子報仇,然後咱們一筆勾銷。”

    唐伯安說她的時候,擡手指着陳寧身邊的秦雀。

    陳寧臉色沉下:“那唐閣老你就掃興了!”

    “我直接跟你說吧,我的人,你不能動。”

    唐伯安聞言冷笑:“呵呵,那恐怕由不得你了。”

    他說完就吩咐身邊的海東青跟陳國樊:“把我們埋伏在外面的人,都叫出來吧。”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