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高冷男的語氣很平靜,一如他那張從來都是面若平湖的俊秀臉龐。

    但我聽得出來他的虛弱,煎熬留給自己,美好留給了我。

    這一刻我陷入了兩難之境,我不知道他是真的運籌帷幄,還是在故意說給我聽。

    我不知道他會隕落,還是不死不滅。

    那雙龍太極轉瞬間就已消失,一切成了未知。

    我進退兩難,出於本能地想要去阻止他。但他的話卻給我上了枷鎖,我同樣不想讓他前功盡棄。

    就在我猶豫不決間,爺爺曾經對我說過的話也冷不丁地在我耳畔冒了出來:“崑崙,不一定要好好活着,只有你熬到了生死劫,所有人才能好好活着。你若死了,那一切都結束了。”

    高冷男剛纔也說了,我要按計劃行事,我如果亂來,打亂了計劃,不僅他會死,所有人都會死。

    雖說他和爺爺的話不一樣,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這讓我升起了一絲希望,也許我猜得不錯,高冷男確實對我隱瞞了什麼,他知道我所不知曉的祕密。

    他和爺爺一樣,都走在既定的佈局上,現在所走是必經之路,我若改變,可能真的會導致前功盡棄。

    最終,我選擇了隱忍,讓他按自己計劃行事。

    雙拳微握,我在心中說道:“敖澤,你不會騙我,你說你不會死,你說你會在陳家祖墓等我,我相信你不會食言。”

    這時,陳道九耀武揚威地走了出來。

    陳道一剛纔已經說了,陳家事都交由他處理,雖只是口諭,但他也是現在的暫代族長了。

    不僅是陳家暫代族長,還是暫代的神使。

    雖沒邪符加持,但不影響他自認高高在上。

    他踏步走出,之前那恬淡儒雅之氣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是狐假虎威的張狂。

    這也可以理解,他雖貴爲陳家大長老,其實只是陳道一的馬前卒,陳道一城府深沉,手段毒辣,他一直故意假裝淡泊名利,就是怕陳道一覺得他狼子野心。

    現在他難得地有了萬人之上的地位,自然要風光一把。

    踏步走出後,陳道九掃視衆人,道:“剛纔神使大人的話你們都聽到了吧?現在一切聽從我的調遣,你們可有意見?”

    邊說他邊看向衆人,與此同時還將藍金色的龍靈放出,雖不及陳道一的威風,倒也不俗,畢竟他也是百仙榜前十的存在。

    諸仙面面相覷,論資歷陳道九自然沒有資格引領邪界。

    可陳道一隻是莫名其妙地暫離,他們就算不服陳道九,但也怕陳道一突然殺回來,畢竟誰也不會認爲陳道一會和高冷男同歸於盡。

    於是並無人反駁陳道九,默認了他的地位。

    這時,陳道九走向了祭仙陣。

    看向裏面還在練氣的我,說:“既然你們都聽我號令,那便從殺了這陳家叛徒開始吧!”

    陳道九還真是和陳道一一樣,都想殺我祭旗,也不知道他們怎麼就對我這麼的恨。

    “各令主聽令,準備合力殺陳黃皮,手刃他之人,將得其二卦。”很快,他就發佈了殺令。

    他話音剛落,陳嫣楚突然道:“大長老,不可!”

    邊說,陳嫣楚來到了陳道九身旁,道:“大長老,三思,父親他可沒讓你殺他啊。”

    ‘啪!’

    陳嫣楚剛說完,沒曾想陳道九竟然突然擡手扇了陳嫣楚一記耳光。

    耳光清亮,陳嫣楚精緻的俏臉上瞬間就多出了一道五指印。

    這一耳光瞬間把在場的邪人們給扇懵了,邪界誰人不知陳嫣楚乃陳家掌上明珠?

    雖因爲得了她姐姐陳嫣然的朱雀帝靈,導致她道行停滯,但她血脈至強,可是邪界無數天才想要迎娶的女人啊。

    更何況她還是陳道一的愛女,現在竟然被公然扇了一巴掌,確實出人意料。

    “大長老,你這是?”陳嫣楚也有點懵,捂着臉問道。

    陳道九開口道:“陳嫣楚,你別給我犯糊塗了!別以爲我不知道,這些年你們一些陳家內部不長眼的人自成一派,有心助那人間陳家,幫那陳黃皮。你弟弟陳北玄更是溜去了人間,助紂爲虐,怎麼,你們真想忤神助人嗎?”

    陳道九此話一出口,全場一片譁然。

    雖然在場不少大拿知道陳家並非完全站在邪界這一邊,陳家內部確實有心向人族的成員,但這都是暗地裏的,並沒有被點破。

    陳家一直沒有站隊,這是事實,這也是爲什麼不久前會有邪族刺客以我之名刺殺陳嫣楚,逼迫陳家站隊的原因。

    不過陳道九公然在邪界諸族面前揭自家的短,這還是很反常。

    “大長老,你胡說什麼呢?”陳嫣楚感受着在場邪人火辣的目光,立刻反問道。

    陳道九冷哼一聲說:“陳嫣楚你別給我演戲了,我可是都有證據的。這些年,我和族長都看在眼裏。只不過因爲你身份特殊,我們看破不說破。”

    “族長仁慈,注重親情,也就沒有對付你們這一派。不過既然現在我暫代陳家族長,我陳道九眼裏可容不得沙子。你若乖乖聽話那倒算了,現在你還想替這廢物陳黃皮求饒,那我定然由不得你!”

    說完,陳道九右手一揮,一副碩大的畫卷被他展開,上面洋洋灑灑寫着近二十個名字。

    第一次在養魂皿中被陳嫣楚帶去陳家時,我看過陳道九的書法,這些名字顯然是他親自書寫。

    將這些名字展現給邪界羣仙后,陳道九大義凌然道:“不好意思,讓各位看笑話了。本來家醜不可外揚,奈何我必須大義滅親。我向各位保證,既然我陳家已經和你們站在一起,這些人我們陳家都會一一手刃!”

    聽了陳道九的話,我立刻明白了過來。

    本以爲陳道一心狠手辣,沒想到這陳道九更加兇殘。他看似是大義滅親,其實這名單上的人顯然不是他那一派的,也許很多都是陳道一的嫡系。

    他這是要趁着暫代族長,先斬後奏,鞏固自己的地位啊,怕是這些人被滅了,陳家都有可能落在他的手中。

    陳嫣楚看着這些名單,面色煞白,一臉的惶恐和擔憂。

    而這也出乎了我的意料,沒有想到在邪界陳家,還有這麼多的正義之人。

    我想到了一刀鎮皇城的老爺子陳北玄,他曾說過陳家將因我而興。

    可恨的不是陳家,而是陳道九這種叛徒,這一刻,我感受到了些許陳家的溫度。

    插一句,我最近在用的小說app,【\咪\咪\閱讀\app\\】安卓蘋果手機都支持!

    我陳黃皮,不能讓這些爲數不多的陳家人失望。

    這時,陳道九開口道:“此祭仙陣定下的上限是仙王,不過看陳黃皮這廢物沒幾個月是出不來了。各令主聽令,直接進去,殺!殺了他,我們陳家不僅不會怪罪你們,你們還是我們陳家的功臣!”

    當陳道九話音剛落,祭仙陣中的靈氣突然蕩然無存。

    我從陣中走出,看向陳道九,肅冷道:“陳家,你說了不算!”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