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時辰已到,一炷香的時間匆匆流逝。

    雪山邪魂還真是守時,不給我半點時間,就要動用她所謂的底牌了。

    雖不知道她到底要幹什麼,但我相信她的後手就算沒她形容的那麼恐怖,也絕對會帶來災難。

    此時我心裏非常焦急,我做不到‘我’陳崑崙對我要求的不動如山,他從一出生歷經輪迴轉世數千年,從來都是高高在上的王者,所以他對待事物的心性和我自然不一樣。

    我腦子轉得飛快,想要想出一個最優的解決方案。

    此時我聽到外面似有山鳴海嘯,想必是那雪山邪魂在發難。

    於是我這纔回音道:“神魂大人,稍安勿躁,我沒有叛變,我只是遇到了一些麻煩。”

    不管她會不會再信我,我要儘量再爭取一點時間,我要將‘我’的記憶一一消化,看看能不能找到最佳的行動方案。

    說完,我就繼續融合‘我’的記憶。

    我想從中找到關於雪山神魂的記憶,弄清楚他們的具體關係,找到他們決裂的原因,看看能不能調和矛盾,若是能將雪山邪魂拉到我這一邊,想必事半功倍,破那末世浩劫的成功率也將大大增加。

    但搜尋完之後,我卻發現在他的記憶中並沒有葉紅魚的身影,甚至都沒有和葉紅魚長相一致的女人出現。

    從他誕生到不斷輪迴轉世,一直到現實中今天的記憶中,竟然沒出現過葉紅魚這樣一個人物。

    看來就算他在未來回到了荒界,且結識了歸藏雪山中的紅衣女神,但那也是屬於今天往後的記憶,在沒有發生前我是探查不到的。

    甚至還存在這樣一種可能,在末世浩劫來臨那一刻,當他乘坐神船回到荒界那時起,他就不再屬於這個世界,在天道法則掌控下,記憶也不允許存在。

    我心中感覺可惜,這條路走不通。

    不過此路雖不通,卻給我帶來了一個震驚的訊息。

    他的人生中雖沒出現過葉紅魚,但他並不是一個沒有七情六慾的人,他也有過情史。

    而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竟然是白若煙,在他的記憶中也有白若煙、高冷男這些人。

    這一點和我所經歷的又很相像,看來是他回到了荒界,影響了歷史,才導致我的經歷和他的記憶已經不一樣,這就是蝴蝶效應,事物的軌跡已悄然改變。

    而且在他記憶中,我發現白若煙居然懷有了他的孩子,甚至與竹井夕夏的身孕近乎是同一天。

    這讓我感覺非常的玄妙,很顯然,在他影響了歷史後,雖新的世界已物是人非,但某些點卻鬼使神差的重合。

    還真是天道無常卻有序,這片天地的玄妙程度遠超我的想象。天地之大,不太可能因爲某個人改變歷史而真的改變了未來,細節個體會有變化,但大的走向還真的很難改變。

    這讓我也擔心了起來,我們做了這麼多,真的可以結束那末世浩劫嗎?

    “麻煩?什麼麻煩?你以爲我還會再信任你嗎?敖崑崙你別想再給我演戲了,我已經失去了耐心!我不管你是不是那陳崑崙,我要以我自己的方式降下神蹟了!”

    這時,雪山邪魂的聲音打破了我的思緒。

    我自知從這融合的破碎記憶中,短時間內應該很難找到緩和與邪魂關係的辦法,也發現不了關於末世浩劫的線索。但我也沒有就這樣自暴自棄、束手就擒,我依舊需要拖延時間,因爲我還有着一個非常重要的線索沒有開啓。

    那就是陳家族譜以及‘我’留下的東西,記憶和思想會受到天道法則的桎梏,他也許不能給我呈現太多,但這些冰冷的記載卻不一樣,他不能對我講的,從文字中很可能找到答案。

    而這些東西我已經發現就藏在神像下面了,所以我必須繼續和邪魂拖延時間,讓她不要動用底牌,而我則儘快將這些訊息全部解讀。

    於是我立刻對雪山邪魂傳音道:“我是真的遇到麻煩了,不是我不想違揹你的意願。而是當我剛來到這天梯盡頭,就有魂魄想奪舍我的身體!”

    邪魂狐疑道:“奪舍?他想要奪舍你的身體?”

    見她再一次被我影響,我立刻將神識頭像神像屍體的底部,去閱讀那些記載。

    同時我還說道:“是啊,他太強了,我沒想到世上竟然還有如此強悍之人。哪怕感覺奪舍我的只是魂魄,但那也遠超我的想象。”

    “神魂大人,你也別生氣,但我真的感覺他的神力甚至可能在你之上!”

    邪魂立刻冷哼一聲,道:“哼,強又如何?他能擁有如此超凡的天賦,還不是我族所賜予的?我族信任他,他卻恩將仇報,成爲了叛徒,他該死!”

    沒想到機緣巧合下,我還能套出這樣一條重要訊息。

    看來‘我’和她確實曾經關係極好,不過不是現在的我,也不是那個乘坐神船回到荒古的陳崑崙,應該是那最初的崑崙大帝,也就是這個神像屍體的本尊。

    我對邪魂附和道:“他的天賦是你們賜予的?那邪魂你還真是太厲害了。神魂大人你放心,我快要成功了,等我掙脫開來,我一定幫你鎮殺了這個反骨仔。”

    我狠起來連自己都罵,倒是讓邪魂變得猶豫了起來,似乎又有點願意相信我了,我分明地感覺得出來外界的異動在平息。

    不過邪魂也不是三歲小孩,她還是極爲謹慎的。

    她冷聲對我道:“敖崑崙,你覺得我還會相信你嗎?我憑什麼相信你的話?”

    “先不說在我的印象中,他不會這麼做。而一旦他真的要奪舍你,縱使你天命不凡,你也不可能逃得掉!”

    “所以我是不會相信你的,你就是想跟我拖延時間罷了!”

    她說對了,但我厚着臉皮道:“神魂大人,冤枉啊。他真的是要奪舍我,但他雖強,卻還沒強到一念之間就能奪舍成功。而且在他奪舍我時候,我看到天梯盡頭的黑洞中似乎有力量想要鎮壓他,要阻止他。”

    “最終我趁着這個機會,靈魂出竅藏進了神像裏。他似乎被黑洞的力量鎮壓受了傷,此時也在神像內,他施了術法想要將我困在裏面,但我正在全力破解。”

    “我感覺用不了多久了,慢則一炷香,快得話半炷香的功夫我就能從神像裏逃出來。”

    “到時候我重新回到我的身體裏,我一定立刻就出動皇氣,鎮殺神像上的乾坤神符,扭轉乾坤,助神魂大人你降下神蹟!”

    見我這麼說,邪魂果然再次動心了。看來這女魂雖然厲害,雖城府頗深,但心性算不上多麼堅毅。

    準確來說,不是不夠心性堅毅,而是這神蹟降臨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讓她不得不投鼠忌器。

    看來就算她有底牌,就算那底牌也能帶來浩劫,但絕對沒有我以皇氣引領來得正統。

    “好,我再給你一次機會。不過一柱香的時間太長了,就半柱香的時間,到時候我要看到神蹟降臨!否則,你就跟着這世界一起毀滅吧!”

    我心底一喜,這邪魂終究還是玩不過我啊。

    我不再浪費時間,第一時間用神識翻閱起了‘我’在荒界留下的族譜。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