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伊莉莎說完,就立刻悄悄離開了現場。

    她離去時臉上掛着驕傲,以及志在必得的神情。

    在她看來,無數超級勢力的拉攏,費了九牛二虎之力,都不及她的一句話。

    我不會在這種時刻‘背叛’她,今日我已經展露出了超強的潛力,得到了各大勢力的認可。

    我已經不再是微不足道的炎夏小子,而是一個能夠影響到大格局的一個人。

    所以我更要藉此接近伊莉莎、道格這樣的黑暗家族,多渠道的瞭解一切線索。

    於是我掃視全場,不卑不亢地開口道:“首先,很榮幸能夠在這麼多同伴、前輩的見證下,能夠取得不錯的成就。”

    “但這並不能說明什麼,我也只不過是一個有着不錯潛力的年輕人罷了。在真正兌現天賦,邁入神境之前,我不認爲我配得上現在的榮耀和期許。”

    “所以我暫時不打算加入任何組織,一來是我還沒有那樣的資格。再者,我也不想束縛自己,我現在只想在天府學院好好修行,待我他日真的學有所成,也許我會考慮選擇一方勢力加盟。”

    “不管怎麼說,我吳明還是感謝各位的邀請,謝謝!”

    說完,我鄭重鞠躬,然後轉身離去。

    ……

    臺下陷入了沉默,面對如此之多的利益誘惑,我居然就這樣拒絕了,這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

    不過短暫沉寂後,很快就有大佬們紛紛點頭議論。

    “這小子居然真的拒絕了?還真是心高氣傲啊。”

    “給他的待遇已經足以媲美地神了,他卻還是拒絕,看來野心很大啊。”

    “此子心性堅如磐石,了不得!必須持續關注,不惜一切代價得到他,這種人要是成爲敵人,後果不堪設想!”

    “不卑不亢,不驕不躁,難怪能成他人所不能成,此子註定要攪弄風雲啊!”

    ……

    司長明這炎夏龍組組長則一臉的患得患失,以爲我可能會跳出炎夏。

    而李八斗則一甩長髮,意氣風發道:“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不錯不錯,很有我當年的影子!”

    法老看着佛萊,私下傳音道:“院長,看來你也很在意這個小子啊,剛纔爲何把他從星辰塔內喊出?我認爲他境界雖弱,但如果在血湖遺址闖一遭,很有可能跨入仙帝啊。”

    佛萊意味深長道:“還不是時候,道格,你先去神宮吧,把吳明的事情去彙報一下,看看天神們對他如何看待。”

    法老點了點頭,說:“明白,我會如實上報的,這一次怕是神女都要關注他了。”

    ……

    我快步離開了當場,直接去了焚香樓,這是學院內最高檔的一家酒店。

    去到那天字號的房間,一進去我就有點無所適從。

    香氣繚繞,那是沐浴的香味。

    伊莉莎剛剛沐浴完,穿着一身頗爲性感的睡衣,將她那傲人的身材勾勒得越發的迷人。

    她坐在真皮沙發上,手中拿着一杯紅酒,輕輕搖晃着,對我說:“吳明,你來啦。不錯,不愧是我伊莉莎選中的男人,配得上我的眼光,你今天真是給我長臉。”

    這女人將我的榮耀都歸功於身,看樣子還要給我施美人計,徹底將我捆綁呢。

    我乾咳一聲,故作憨厚地撓了撓頭,道:“伊莉莎女帝,我已經按你說的,把他們都拒絕了,你喊我過來有什麼事嗎?”

    她故意將兩條大長腿換了個位置交疊,然後輕笑一聲說:“吳明,你愛我嗎?”

    我忙說:“我敬畏伊莉莎女帝,我是你忠實的僕人。”

    她說:“你想不想反僕爲主?”

    我說:“不敢。”

    她起身,端着紅酒來到我的面前,和我貼得很近,道:“像你這麼優秀的人,我伊莉莎又怎麼捨得讓你一直做僕人呢?我打算廢掉你身上的魂契,和你種下情蠱,讓你做我真正的男人。吳明,你想嗎?”

    聽到這,我總算明白她的真實目的了。

    雖說‘我’和她簽下了奴僕契約,但這魂契也是有漏洞的,倘若奴僕的道行過高,超過了主人三小境,是有能力主動解約的。

    放在以前,以伊莉莎的驕傲,自然不認爲我有那樣的能力。

    但我今天表現出了太過駭人的天賦,我入神境顯然只是時間問題,甚至極有可能在未來就超過她三小境,到時候她就不能再奴役我了。

    爲了必免夜長夢多,她打算在我還沒徹底崛起前,加上一道保險。

    這所謂情蠱我也不清楚到底是什麼,但一旦種下,顯然比奴僕契約還要恐怖,不過想必到時候伊莉莎也不能背叛我。

    我自然是不可能和她種什麼情蠱的,別說是她這個心思不正的女人了,哪怕是頗有好感的蘇青黛,我都不會有半點邪念,我的心中只有紅魚。

    但我也不會上來就惹她,當務之急還是將計就計,先試着套她的話。

    於是我故意雙眼垂涎地看着她傲人的身材,受寵若驚道:“伊莉莎女帝,我……我就是你的奴僕,哪敢擁有你的身體啊。”

    她朝我吹了口香氣,說:“不,吳明,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你是一個真正的天才。你配得上我伊莉莎,我要讓你做我的男人,日後還要讓你執掌我伊莉莎家族。”

    我立刻回道:“伊莉莎女帝,你們家族到底是怎樣一個家族啊?其實我一直很好奇,只是我一直不敢問。”

    伊莉莎今天心情大好,加上她自認我是她的僕人,也不會對我設防。

    於是她笑着說:“怎樣的家族?吳明,你是不是覺得加入我們,拒絕那些超級組織很可惜?我伊莉莎不怕告訴你,別看我們只是一個家族,但我們不怕懼怕世上任何同盟國,任何勢力!”

    “因爲我們身後,站着的是真正的神明,我們代表着天神的旨意!”

    聽到這,我心中一喜。

    果然推測的不錯,這個伊莉莎家族和道格家族應該是沆瀣一氣的,他們確實是人類的叛徒,在給神宮內所謂的‘天神’做事。

    一想到我原本可能已經阻止了末世浩劫,就是不知道這幫叛徒又做了什麼事,才讓我失敗了,我就氣不打一處來,恨不得捏死他們。

    但我表面則裝作一臉震撼道:“神明,天神?伊莉莎女帝,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神明的旨意是什麼?我以後也可以直接和神明溝通嗎?”

    她掏出一顆丹藥,放進了紅酒中,輕輕搖晃,同時還結印打入紅酒,我看到紅酒內立刻就升起了一圈圈的符紋,無比高深的符紋,就連我都看不透,很難化解。

    她輕抿了一口紅酒,然後遞給了我說:“吳明,有些話我可不能亂說啊,你先喝了它,然後等我們真正的水乳交融,我再慢慢給你講我們以後要做的事。”

    說完,她竟然褪下衣物,翹首以盼。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