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惡魔呱唧亢奮的聲音響起,讓我明確意識到,我確實幹了一件壯舉,一件空前絕後的壯舉。

    但我並沒有因此就沾沾自喜,自鳴得意。

    這件事固然辦得漂亮,但並非因爲我真的擁有着驚世之才,而是因爲呱唧主人的禁神術確實不凡,加上我之前又機緣巧合地與星元有過融合,才能僥倖成功。

    “小黃皮,我看你還挺淡定啊,怎麼,激動懵了?”呱唧心情不錯,直接問我。

    我道:“並沒有什麼好值得激動的,這是我必須要做到的。我只是比別人幸運一點,加上精神耐力又還可以。經歷過剛纔的印記種植,我才意識到宇宙天地真的廣袤無邊,我真的很渺小。”

    我這不是故作謙虛,此時我確實真切認知到了自己的渺小,越往高處走,接觸到的東西越多,越會發現曾經的自己是井底之蛙。

    我這僅僅是給九百九十九個星元石之一種植精神印記,就差點化爲虛無,日後我要面臨的挑戰將空前的艱難。

    惡魔呱唧難得的一本正經道:“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雖然天資愚鈍了點,但心性堅毅,倒是具備巔峯強者的基礎。”

    放在以前,我肯定會覺得呱唧這是口無遮攔,我不是個驕傲的人,但我可以毫不吹牛的說,世上沒幾個人在玄門一途綜合素質比我高。

    但現在我相信它不是空穴來風,經歷不同眼界不同,它經歷的是浩瀚宇宙、是星辰大海,是太古荒古上古時期……在這浩繁世界中,也許我真的平平無奇。

    “呱唧,我現在準備完善印記,然後將星元石移植給紙人陳言了,你有什麼要給我交代的嗎?”我對呱唧問道。

    呱唧道:“三千大世界,一印一塵埃。你已經將印記種下,但印記太過明顯,以厲害的神帝出面查探的話,是有可能被發現的。所以下一步你需要打磨印記,將其深埋,讓其如一粒塵埃般渺小。”

    我理解了它的意思,同時擔憂道:“神宮天神對星元特別關心,他們建立了虛擬的星元陣來研究它,我真的可以瞞天過海嗎?”

    呱唧哈哈大笑,狂傲道:“他們算個屁,他們之所以對星元這麼在意,其實都是我通過星元放出去的一點訊息罷了。只要不是親自從星元內發現印記,我可以保證他們一切虛擬的研究都爲徒勞!”

    “別說是虛擬的星元陣了,哪怕是整個神宮虛擬世界網絡,我也可以輕鬆入侵。只有我惡魔呱唧不想讓他們知道的消息,沒有本惡魔查不到的消息!”

    聽了它的話,我暗暗乍舌,同時對呱唧的厲害之處有了更深的認知。

    確實,作爲超然的智能生命,它雖然沒有道行,但真談到智能網絡,它近乎無敵。這種本領,在先進的神學世界,有時候比頂級高手還要來得恐怖。

    而我突發奇想,對它問道:“呱唧,那既然你能侵入神宮,那個星辰幣豈不是也可以隨意獲取和更改,我們豈不是要發了?”

    呱唧朝我翻了個白眼,道:“白日做夢,你知道星辰幣到底是什麼嗎?真以爲那是神明發行的?無知啊無知,日後你就會知道了,那是非常重要的東西,暫時沒必要給你透露。”

    我也不好追問,只得放下一切雜念,開始完成最後一步,畢竟外面的局勢已經變得白熱化,炎夏已經四面楚歌,限於水深火熱。

    我重新進入了精神識海,進入了星元石的世界,那裏因爲我之前的永恆一念,是一片生機勃勃的世界。

    看着一草一木,一花一葉,我開始了毀滅,我要讓這裏變得荒蕪,讓我的精神印記微若塵埃。

    然而說得輕鬆,操作起來卻很難。

    我沒有暴虐的殺炁,沒有暗黑的毀滅之意,當我心隨意動將這些毀滅後。卻萬物生生不息,春風吹又生,總能毀滅後重生。

    多方嘗試後,我變得急躁了起來,我每浪費一分,外面就可能多死去一些同胞。

    不過最終我還是冷靜了下來,就像當初在封神城收復山海之氣一樣,此時需要的是心如明境,古井不波。

    我閉着眼,卻看到了花開花落,草長草枯,潮起潮去,雲捲雲舒。

    突然,我睜開了眼,笑了。

    一花一世界,一笑一塵埃。

    在我一笑間,那磅礴的世間萬物突然歸於虛無,最終化爲了一粒塵埃。

    我終於明白了呱唧所謂的‘三千大世界,一印一塵埃’是什麼意境了,不是毀滅爲塵埃,而是一種心境。

    我視世界爲塵埃,縱使它繁花似錦,依舊爲眼中的一粒塵埃。

    最終,我的精神印記化作了一粒塵土,種入了星元之中,完全察覺不到。

    “好小子,不得了啊,看來我還小瞧了你的天賦!這是法則?這應該是混元類法則?雖然還沒完全成型,但加以琢磨應該不遠了。嘖嘖……這就算是放到……”

    呱唧欲言又止,顯然極其地驚喜。

    而我完善了精神印記後,直接就將星元石從體內剝離,然後將其打入了紙人陳言的體內。

    很快,我又將和陳崑崙有關的東西全部給予了紙人陳言。

    山海圖,雙皇之氣,我將它們都加諸於‘陳言’之身。

    此時的‘陳言’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不再是紙人,再毫無隱忍下,徹底動用星元之力,可以說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高手了。

    扭頭看向一旁的直播畫面,我看到炎夏的五象護國陣已經被轟破,由三千玄門中無數高人合力祭出的五象氣獸已經搖搖欲墜。

    不僅如此,普通聯軍的先進武器也一次次將破壞性的攻擊打在了炎夏土地上,帶來了一次又一次的殺戮。

    而炎夏還在抵抗,雖不斷地收縮着抵抗圈,卻毫無放棄之意。

    一個人倒下,一百個人戰死,卻有一千個人站出來。

    甚至很多老弱婦孺都不願意進入逃生基地,絕望而勇敢地看着這瘋狂的戰爭,誰也不想真的於這場戰爭置身事外。

    當然,也不乏心性不堅之人開始了自我懷疑,這場反擊戰真的有意義嗎?

    就因爲一個曾經守護過炎夏的傳說之人,進行這場血腥的戰爭真的有意義嗎?

    若真的是心懷蒼生之輩,不應該是一人做事一人扛嗎?

    做不到以己換蒼生,又有什麼資格被稱爲炎夏的鎮國之神?

    而那些聯軍顯然也懂得心理戰,知道由內瓦解的道理,邊攻擊,同時邊用設備不停播放着:“我們無心毀滅炎夏,不想屠殺無辜!這一切都拜陳崑崙所賜,要恨你們只能恨陳崑崙!”

    “它不敬神明,惹來神罰。虧得你們還視其爲英雄,關鍵時刻他早就丟下了你們逃之夭夭!”

    “放棄吧,投降吧,只要加入我們,和我們一起尋找陳崑崙,你們可以不死!”

    ……

    有些炎夏人開始動搖了,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視死如歸,畢竟他們也有自己的親人朋友。

    奧登、道格拉稀、老伊莉莎……這些懸在空中觀戰的大佬們,此時一臉的戲虐。

    而在蒼穹之上,更是懸浮着一虛擬的影像,那是主神高德帶着段紅鯉等人,在親自觀戰。

    他們都在等我現身,他們也相信,我不可能真的苟活,我沒有現身,就說明殺戮還不夠殘忍。

    崑崙山上突然傳來了一道霸烈的龍吟,地皇霸刀劈開了守山陣法,我踩着人皇龍劍,扶搖而起。

    出山!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