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我和高冷男雙劍合璧,兩人將後背交給了彼此,互爲對方的後盾,展開了瘋狂的拼殺。

    高冷男憑一己之力,本就能與他們抗衡,有了我的加入,如虎添翼,一場勢均力敵的戰鬥變成了單方面的碾壓。

    一尺又一尺,一劍復一劍。

    那些原本自以爲是不可戰勝的獵人的凡人天神,此時成了任人宰割的獵物。

    經歷了一輪殊死的反抗後,坂田他們絕望了,知道絕對不是我們的對手。

    “停,別打了,不能再打了。”

    “我們都是同胞,我們是人類命運共同體!人類將面臨無盡的危機,殺了我們就缺少了最大的幫手。留我們活口,才能共同迎敵!”

    ……

    老道格和坂田他們見不是對手後,立刻就話鋒一轉,開始求饒,開始爲自己活着爭取籌碼。

    看來他們也瞭解到了一絲訊息,然而他們卻不知道他們的話加劇了自己的死亡。

    如果說他們對人類危機一無所知,只是單純地利益之爭,還有饒恕的可能性,畢竟人類確實需要更多的強者來守護。

    然而他們在明知道未來危機四伏的情況下,依舊泯滅良知地殘骸同胞,殺戮人類天才。這樣的惡人,死一百倍也不足以平我心頭之恨。

    神農尺震碎了他們的肉體與魂魄,軒轅劍刺破了他們的靈臺,一個個自以爲從天而降,要主宰人間的天神,就這樣隕落了。

    到最後,只剩下了老道格和坂田還苟活着。

    看着身旁滾燙的鮮血,破敗的屍體,兩人再也沒了之前的狂妄,嚇破了膽,癱在地上,不停地哀求。

    我一腳踩在坂田的身上,問:“不是說要將我打成死狗嗎?怎麼沒有說到做到?”

    坂田完全失去了自己的底線,哀求道:“崑崙神帝,崑崙大人,我錯了,我錯了。我纔是死狗,我纔是死狗一條。我有什麼資格和崑崙神帝交手?該死,我該死。”

    一旁的老道格也附和道:“是啊,我們是兩條死狗。崑崙神帝,我們錯了。給我們一次機會,我們一定不敢再亂來了。以後我們以崑崙神帝你馬首是瞻,你說一不二。”

    “是的,我們作爲天神,回到各自的國度都是權力至高者。有我們支持崑崙神帝,以後崑崙神帝您不僅在炎夏,整個世界還不是任你呼風喚雨?”

    聽着兩人的求饒,我一點也沒有心動,相反很是憎惡。

    他們爲了可以活着,完全失去了做人的底線。如果今天要他們命的不是我,而是萬星山文明的入侵者,他們背叛起來會更快。

    寧願人類少一批頂尖高手,我也不允許身邊埋着這些炸彈。

    “我不需要你們的支持!”

    簡單的說了一句,我就手起刀落,在高冷男的配合下,剷除了這兩大天神。

    看着眼前的十幾具屍體,我也是一陣黯然神傷,殺戮開始了,這也僅僅是開始,未來的人類世界絕不會太平。

    放在以前,我會覺得少點殺戮,多點太平是正道。而現在我非常清楚,沒有殺戮,就沒有太平。

    清理掉這些屍體後,我和高冷男並肩而站,嗜血的心情總算緩和了下來。

    “崑崙,你還活着,很好。”高冷男重新變得不善言談。

    我好奇道:“你是如何猜到吳明是我的?”

    他用他那深邃的桃花眼眸,看着平靜的伊人湖面,說:“沒有理由,就是直覺。”

    “我說過,你比崑崙更擅長活命,你有着他的桀驁,同時還有着他沒有的謹慎。我不相信你會死,而如果你可以活着,我相信你就一定會出現在段紅鯉的身邊。”

    “所以當我聽說新一任的神婿是炎夏人時,我就猜測那可能是你。”

    “普天之下,只要你活着,就沒有人可以再出現在她的身邊。”

    聽了高冷男的話,我點了點頭。我和他之間確實不需要理由,一切都是最本能地直覺。

    “所以你混進了坂田他們的團體,將計就計,準備了這次獵物反殺獵人的機會?”我笑着問。

    高冷男說:“他們知道我生來只認你一人,所以我和他們有着共同的目的,那就是阻止新任神婿的出現,這個合作水到渠成。”

    頓了頓,高冷男繼續凝重道:“崑崙,不過你不要以爲殺了這些天神就結束了。這次從神宮迴歸的共有一百二十位天神,坂田他們只是其中最極端的反派。”

    “在另外的那些降臨的天神中,雖不乏正義之輩,但極大一部分也是野心家,是心懷不軌,企圖重新掌控人間秩序的。”

    “他們絕不想魔族降臨,他們想成爲人間新王,所以他們一定會繼續想方設法的除掉你,斷掉和神宮的聯繫。”

    我點了點頭,這在我意料之中,魔主段無意也說過,人是心思最複雜,最難掌控的生物。

    我問高冷男:“這些迴歸的人類天神中,哪些是正義的,哪些不懷好意,你能分得清嗎?”

    高冷男搖了搖頭,說:“很複雜,我也不是特別清楚。不過有一點可以很確定,一場血雨腥風絕對已經開始了。無論是心向正道,還是野心家,這些天神們此時一定已經爲了權利在滲透各大國度和勢力了。”

    這不難理解,無論是出於什麼目的,強大的天神確實要先取得各個勢力的掌權地位,畢竟人是羣居生物,離不開背後的勢力。

    這時,呱唧也適時地對我提醒道:“小黃皮子,後面再敘舊吧。這個冷酷的奶油小哥說得不錯,人間一片血雨腥風啊,天神們都在搶奪各大勢力的掌舵權利。各大同盟國、天府學院、暗潮、聯邦商會……這些勢力都迎來了不小的變故。”

    我立刻凝重地對呱唧問:“你搜集的情報是最準確的,目前我最該營救的是哪裏?”

    呱唧直接道:“炎夏還好,由於神宮中本來就沒多少炎夏天神,變動不大。目前最困難的就是暗潮商會,畢竟暗潮掌控着地球上極大的財力。”

    我頓時心頭一緊,我想到了待我不錯的蘇青黛學姐和她的爺爺,一直認我爲師傅的暗潮商會會長。

    暗潮的建立就是爲了助我一臂之力,我也在心底發誓過,要護他們周全。現在暗潮有難,我絕不能坐視不管。

    於是我立刻對高冷男道:“敖澤,你回炎夏鎮守,我去處理點麻煩,很快就回去商量下一步的行動。”

    說完,我起手給自己結出一副面具,畢竟在現實世界中我只有一次解符的機會了,暫時我還不想變回吳明。

    戴好死神面具,我直接奔赴暗潮商會的總部。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