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這是打我沈溫的臉,還是打炎夏的臉?

    沈溫不悅地開口,語氣極爲不爽,似乎我能和他一起進入連山歸藏,就是對他的侮辱似的。

    不過這也能理解,他本就是狂傲的性格,也許也沒怎麼將我們地球人種放在眼裏,而我卻不止一次讓他顯得並非那麼不凡,這簡直是讓他下不了臺。

    搶了他的神婿之名不說,他最喜歡的沈柔居然也對我這小小凡人表現出了極大的興趣,這更是讓他不爽,潛移默化間就想欺辱我,找回場子。

    而聽了沈溫的話,馬文明也立刻行動了起來。

    他直接對一旁的手下道:“聯繫神宮,這名額到底是怎麼分配的。不是說神婿代表魔族嗎,他吳明怎麼還能參加?”

    “就算和魔族無關,吳明脫離了炎夏,還讓他進來,這確實是在打我炎夏的臉啊,必須討個說法!”

    於是立刻就有人去行動了起來,看來他們估摸着真以爲炎夏已經地位飆升,不可同日而語了,以爲有着幾大神帝在,就已經不可一世了。

    不過這也只是馬文明和沈溫的個人行爲,大部分前來的長老很是明事理的。

    司長明立刻對馬文明說:“文明啊,得饒人處且饒人,吳明的事情已經翻篇了,胡老都說既往不咎了,你這麼辦怕是不妥。再說了,吳明他終究出自我炎夏,多個炎夏的血脈去參悟連山歸藏的祕密,難道不好嗎?”

    馬文明是看着沈溫臉色辦事的,見沈溫不鬆口,他依舊悄悄讓人繼續去想辦法抹除我的資格了。

    對於這一幕,我也沒有生氣,炎夏乃泱泱大國,不可能所有人都像聞老爺子他們那般磊落,而且沈溫對他們來說確實太重要了,更何況我故意唱苦肉計也是導火索,所以完全沒必要動怒,沈溫的反應從另一方面來說,更能幫助我的計劃。

    於是我若無其事的將目光從他們身上移開,繼續打量其它人。

    沒一會工夫,各大同盟國、各大組織的人馬就來齊了,每一個得到名額的人也悉數前來。

    和上一次的名額不一樣,這一次準備進入連山歸藏的大部分都是真正的強者,除了極個別自身實力也不弱,需要歷練的超級天才,幾乎都是天神,再次也是地神。

    當所有人集合完畢,聖龍嶺內突然傳來了陣陣龍吟,緊接着狂風大作,捲起了漫天黃沙。

    自從進入了末世涅槃紀,就從未有過反應的聖龍嶺在這一刻竟然從新擁有了龍氣,就好似巨龍即將甦醒。

    不過這龍吟之聲聽起來極爲暴怒,好似在發飆,在抗拒着什麼。

    就在這時,聖龍嶺的上空出現一道裂痕,虛空被撕裂,五位身披彩光的天神從天而降。

    這五大天神一看就都是巔峯神帝,威不可侵。

    隨着他們的降臨,大手一揮,五道神光降落,結出了金木水火土五大神印,落向了聖龍嶺。

    很快這五行神印合璧,鎮在了那頭意欲沖天而起的黃沙龍體上,於是那頭憤怒的黃龍被鎮壓,重新潛入了黃土,天地重新變得安寧。

    原來是人族天神中選出的五大主神,他們一出手瞬間引來一陣喝彩。

    “我乃火系主神小野太二,祖籍扶桑,現代表神主前來主持這次盛世。所有名額都已分配下去,你們可有意見?”爲首的一位老者神威凜然地問道。

    能夠獲取到名額,就是神賜,誰敢有意見?不過還真有人有!?

    很快,沈溫雙腳一踏,急速升空。

    雖沒有釋放自己的星元法則,但他也是將一身神帝之氣爆開,一人獨面五大主神,毫無懼色。

    “我是炎夏沈溫!此次將代表炎夏進入聖地,你們分配的名額基本合理。但有一點不妥!”

    說完,沈溫毫不避諱地單指指向了我,繼續說:“這個吳明因他的身份和一些罪責,被我炎夏驅逐出境了。這個人是個變數,不適合進入聖地!”

    他語氣沒有那麼狂傲,但也有點命令的口吻,果然如我所料,他還陣沒怎麼把我們地球人種放在眼裏,哪怕是主神也算不上什麼。

    而我看着這一幕,不怒反笑,沈溫這樣做,更能幫我打掩護。

    那個自稱叫小野太二的主神看向沈溫,他們顯然也沒想到沈溫氣勢這麼足,而且實力也不容小覷。

    於是也沒有責怒沈溫,而是說:“名額都是分配到各國各組織,由你們內部自己分配的。他既然離開了你們炎夏,卻還能進入,那自然是因爲別的勢力重新獲得了名額,和你們炎夏就無關了。”

    “我不許他進!”突然,沈溫臉色冷了下來。

    作爲主神被這樣不敬,氣氛一下子就僵持了起來。

    馬文明也是個人才,除了對沈溫無條件追捧,倒也是個魄有手段的人,這一切似乎在他意料之中,他也有了應對之策。

    就在沈溫和五大主神僵持間,很快就陸陸續續有人站了出來,這些大部分都是和炎夏較好的勢力和分國,都收到了馬文明的事先的請求。

    正所謂法不責衆,於是一個個立刻開始說了起來。

    “主神,對於神宮的安排我們都欣然接受,但炎夏提出來的問題也該重視。”

    “我們齊心協力進入連山歸藏,打算爲這個世界化解危機。可吳明他卻可能代表異族,確實不能讓他進入。”

    “是啊,他能夠被炎夏逐出,就說明不是善類,這樣的人怎麼可以和我們同行?”

    ……

    面對這麼多的質疑,那五位主神顯然也是沒有意料到的。

    不過能成爲主神,自然不是凡神,心性了得。

    很快那小野太二就開口道:“安靜!你們的質疑可以理解,但這些名額神主也過目了,他沒有反駁,現在要更改,我得問問神主的意見。”

    緊接着小野太二就沉默了,似乎在給阿奴發訊息。

    但他似乎沒收到迴應,於是直接道:“神主大人高高在上,日理萬機,他沒有迴應我。不過既然這麼多人提出了質疑,那這個吳明暫且就不要參加了。”

    不過他話音剛落,虛空之中再次風雲突變。

    伴着漫天的神光灑落,阿奴從天而降,仿若整個世界的中心。

    五大主神立刻跪拜,於是諸神皆跪,凡人更是匍匐不敢擡頭。

    就連沈溫都微微弓腰,沒有打算直面神主鋒芒。

    那小野太二敬畏道:“神主,沒想到你會親臨。正好有事彙報,有個人叫吳明,他……”

    他話音未落,阿奴一擺手就打斷了他。

    “我知道了,這次我就是專門爲他而來。”阿奴清冷開口。

    說完,阿奴看向了沈溫,道:“聽說你不想吳明參加這次聖地頓悟?”

    沈溫還以爲神主是特地來處理他的事情,眉眼桀驁,說:“是的,他參加我就不參加了。”

    阿奴點了點頭,淡漠道:“行,那你退出。”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