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這裏依舊是那片叢林,距離我剛纔的位置約莫數十里。

    此時沈溫他們一行人應該也是剛剛來到這裏,剛剛落腳。

    他們一共是是四個人,除了沈溫、沈柔,另外還有兩人,道行稍次一些,看來炎夏也是分批組隊的。

    “沈大人,這裏真的會有星元嗎?看起來也沒什麼特別的啊。”隊伍中一位中年男子好奇地開口問道。

    沈溫眉頭一挑,道:“我既然來這裏,那肯定是感受到了它的存在。怎麼,你在質疑我?”

    那中年男子忙閉嘴了,而我也對沈溫有點刮目相看。他沒有我這番造化,竟然也能找到這裏,看來作爲高等生命,作爲星核生命,他們對星元有着遠超常人的感知力。

    好在他也智能感知一個大概,目前還沒有具體確定那顆星辰石藏在哪裏,還在搜尋。

    我不動聲色的藏在結界之中,利用那隻黃雀精準移動。

    以沈溫他們的強大,自然沒有注意到這只不起眼的黃雀。

    最終,黃雀落在了一團野蘑菇上。

    換做常人,又怎麼可能聯想到高高在上、神祕莫測的星辰石,怎麼會藏在不起眼的蘑菇裏呢?

    不過對於我來說,這一切都很好理解,甚至在我看來,更爲合理。

    因爲我在星辰山的最終本源實驗世界中,爲了對抗沈溫,我創造了玄祕的星核萬物,那是一個不分高低貴賤,萬物皆可擁有星核的世界,正好陰差陽錯地應和了眼前的景象。

    一花一草,皆可隱匿星元。

    我趁着沈溫他們在另一個方向搜尋時,悄悄來到了這菇羣之中,取走了那朵野菇,我悄然離去。

    身後傳來了一道又一道爆炸聲,那是沈溫正在搜尋。

    我嘴角帶笑,他找破天野不會找到,最後不知道會不會自我懷疑。

    找到一個僻靜處,我故技重施,沒有急着吞納這顆星辰石,而是先用禁神之術,給他種下了精神印記。由於我已經對星元種下過印記,而它們本就同根同源,所以只是印記共享,輕車熟路地就征服了它。

    緊接着,我才利用吞星之術,從中又吞納了一些星元之氣,讓自己一舉邁入了地神境,才繼續下一顆星元的獲取。

    這一刻星辰石在沙漠之中,附身於一條沙蛇上。

    剛好有一批北美同盟國的人在附近,不過他們此時正興奮地採摘一顆沙棘,那是能鍛造人筋脈的神品植物,讓他們陷入了瘋狂。

    可笑他們丟了西瓜撿了芝麻,我奪走了沙蛇,再一次遁走。

    照葫蘆畫瓢,我再一次共享精神印記,且很有分寸的吞納些許星辰之氣,繼續鞏固着自己的氣機。

    就這也,我不停地穿梭於不同的地貌之中。

    上山擒龍,下海捉鱉。進林震虎,入雲囚鳥。

    我一次次遊走於不同的地方,在別人後知後覺間,我已經足足取走了三百顆星辰石。

    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我從每一顆星辰石中都只吞納了些許星辰之氣,不過饒是如此,我野一舉邁入了天神境,成爲了神王。

    打開精神識海,看着那原本虛浮地萬里星河,此時有三百顆星辰璀璨奪目,我也是無比的感慨。

    我已經讓三百顆地球星元認主了,不知道離呱唧口中的地球領主,是否更近了一步。

    不過雖成功了一小半,我也沒有掉以輕心,做了簡單的休整,我準備一鼓作氣。

    我繼續遊走於不同的地方,一路上我發現不停地有人從聖地中出來,進進出出。

    在聖地外面,低空飛行着一架架代表着各大勢力的飛機,這些人獲得了寶物後,都會先上繳,最後再瓜分,論功行賞,當然,肯定也會有人私吞。

    我對這些寶物興趣不大,繼續執行着自己的計劃。

    不過在我獲取第九百顆星辰石時,我遇到了麻煩。

    這顆星辰石藏在一隻神獸饕餮的身上,以我的實力,要想幹翻一頭饕餮,哪怕不出動底牌,正常情況也很容易。

    但這頭饕餮極有靈性,甚至屬性也特別怪,竟然可以不停切換不同的元素,每當我使出殺招時,它都能巧妙化解。

    更邪乎的是,它一張大嘴,就能吞納掉我的氣機,讓我很快就進入虛弱狀態。

    我不信邪,打算出動底牌,一舉將其擒拿,奪走星辰石。

    不過就在這時,我冷不丁打了個寒顫。

    我升起了一個可怕的念頭,饕餮者,主貪婪,隱隱間我意識到這似乎是對我的一種提醒。

    月盈則虧,水滿則溢。

    凡事要有度,要懂得適可而止,切不可太過貪婪。

    我意識到,這可能是‘元’對我的敲打,畢竟我一個人拿走了九百顆星辰石,這還讓其他人怎麼玩?

    如果我繼續下去,這場遊戲還有什麼意義?

    所以‘元’出動了這頭詭異的饕餮,提醒我不可貪婪。倘若我繼續貪婪下去,很可能適得其反,毀在這頭饕餮手上!

    想到這,我及時收手。

    我給一些熟人,諸如段紅鯉、炎夏的一些長老,天府學院的法老……悄悄給他們留下了一些線索,然後就退出了聖地,來到了外面。

    蘇青黛很知趣地在那等我,也沒問我收穫如何。

    而隨着我走出聖地,也沒有引起太大波瀾,沒人在乎我這樣一顆棄子,更沒人會想到我已經給這場星辰石的爭奪戰,畫上了句號,落下了註定的結局。

    就在這時,一道囂張的聲音突然響起:“哈哈哈,找到了,總算讓我找到了第一顆星辰石!”

    這是沈溫的聲音,沈溫終於找到了一顆星辰石,他還以爲是第一顆呢。

    很快,陸陸續續又有其他人找到了星辰石。

    不停地有播報的聲音響起,每當某個同盟國、某個勢力找到星辰石後,外面都會鑼鼓喧天,大勢宣傳。

    這看起來很招搖,實則也是在給自己打氣,同時既可以震懾其它勢力,也是在公然宣佈,這樣反倒是會讓其它勢力不敢來搶。

    炎夏十四顆!

    北美同盟國八顆!

    西歐同盟國九顆!

    段紅鯉,一人六顆!

    ……

    不停地有議論聲在我耳邊響起,每出現一顆星辰石,都會引來一陣陣豔羨的聲音。

    就在這時,沈溫霸氣的聲音再一次響了起來,極其地狂傲。

    “十五顆!我替炎夏找到了第十五顆星辰石!”

    “十五顆,還有誰!?”

    “呵呵,神主竟然還說讓我退出,如果我退出了,這是你們全人類的損失!一個小小的凡人吳明,怎麼可以和我沈溫相提並論!?”

    沈溫張狂地大笑,聲音響徹聖地。

    不過就在這時,‘元’蒼老的聲音再次響起:“所有星辰石都已被獲取,即刻退出聖地!”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