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許姨,你又在教育這條狗呢?

    一道極其張狂的聲音響起,很快一個年輕人走了進來。

    我一眼認出了他,曾經也算是我的一顆小小墊腳石,不過在我眼中,他連一隻螻蟻都算不上。

    他是沈百歲,大風水師沈初九的孫子,在輪迴世界中還想和我搶紅魚。

    真沒想到,一回到本源世界我就遇到了這樣一個我早就不會放在眼裏的小角色,偏偏這小角色竟然還敢說我是一條狗。

    這實在是太黑色幽默了,只要我想,我甚至眨眼間就可以讓其魂飛魄散。

    “百歲來啦,這臭小子不聽話,居然敢在外面廝混,我在審問他呢。”

    許晴笑着對沈百歲說道,態度一下子就變了,顯然是對這個沈百歲很是在意,應該是忌憚他們家在風水界的地位。

    沈百歲嘴角一揚,不屑道:“聽說了,據說他那破攤子最近邪乎的很,去了不少有頭有臉的人物。我懷疑他是不是作妖呢,很可能是動了葉傢什麼利益,所以我才特意過來看看。”

    許晴立刻附和道:“可不是嘛,我懷疑也是。來,百歲,你幫我好好審審他。”

    “夠了,這是家事,還輪不到外人來管。”

    這時,一旁的紅魚纔開口說道,她看起來對沈百歲很不歡迎。

    這在我意料之中,畢竟她本就討厭沈百歲,加上她擁有星辰界的記憶,更不會待見他。

    但與此同時我心中卻也升起一絲不妙的感覺,按理說紅魚擁有星辰界的記憶,她不該讓我在此受辱啊。

    以她對我的愛,她不應該只是口頭制止,應該早就拉我一把,將我守護在她的臂膀下了。

    難道紅魚迴歸本源世界出了什麼問題?還是說她心裏只有我這個陳黃皮,哪怕是本源世界的‘我’,她也不想管?

    直覺告訴我可能是前者,因爲心性純良的她,不太可能讓我蒙受屈辱。

    在我不安間,沈百歲跨步來到了紅魚的面前。

    “紅魚,我怎麼就是外人了?我纔是你真正的老公啊,沈叔叔已經和我爺爺定下了你我的婚事。”

    “這個窮小子只不過是用來給你擋災的,我爺爺算到了你命裏有九劫,現在他已經給你擋了八劫,還差一劫,等這一劫過了,他就會被掃地出門,我會將你明媒正娶!”

    沈百歲一副志在必得的口吻,完全沒有將我當回事。

    葉紅魚眉頭緊緊皺着,不過最終也沒發飆,只是說:“那是你和我父親的事情,和我無關,我也不會嫁給你。”

    沈百歲還要說些什麼,紅魚卻轉身走了。

    沈百歲氣得將怒火撒到了我的身上,罵道:“你這個廢物,別在這礙眼!”

    說完,一腳就朝我踹了過來。

    我只是稍稍一運氣,他就像是踢到了一塊鋼板上,整個人一個踉蹌後退了數步。

    我站了起來,挺直了胸膛,一步步走向了他。

    “陳黃皮,你想幹嘛?”許晴不悅道。

    我來到了沈百歲的身前,道:“知道我的店鋪爲什麼會突然來那麼多貴客嗎?我出賣了葉家利益?可笑!”

    “葉家這點資產我還不會放在眼裏,那些貴客看中了我的天賦,傳授了我術法,以後我可是要站在世界之巔的,就憑你也想動我?”

    聽了我的話,沈百歲突然肆意的大笑了起來,就連許晴都又氣又笑了起來。

    “陳黃皮,你是要把我笑死?就你?”

    我懶得理他,轉瞬間來到了沈百歲的身前,擡手就一掌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原本我只是想給他點教訓,奈何他太不抗揍了,左臂直接被我拍段在了地上,整個人更是癱倒在地,鬼哭狼嚎。

    一旁的許晴傻眼了,顯然沒想過我膽子這麼大,會這麼厲害。

    很快,哀嚎聲引來了沈百歲的保鏢,沒想到就連沈初九都來了。

    不僅有沈初九,與之一起來的竟然還有一羣執法者,看起來就像是早就有所準備。

    天生的警惕性,加上對於危險的直覺告訴我,這一切有點反常,按理說就算報警什麼的,也不可能來得如此之快。

    這一切,更像是一場針對我的陰謀。

    《麻衣神婿》無錯章節將持續在更新,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