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一舉成神提示您:看後求收藏(),接着再看更方便。

    心中想着秦君瑤的爺爺可能毀了爺爺的佈局,我就無比驚惶。

    但轉念一想,爺爺未必就不會察覺到異樣,他不惜退隱江湖也要爲我鋪路,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被別人給破局呢?

    於是我立刻問許晴:“然後呢,你們帶着別人的娃娃去見了陳老爺子,沒被他發現嗎?”

    許晴說:“我當時也提心吊膽的,生怕被看穿。但陳老爺子又沒見過我女兒,再說了小孩子都長差不多。他應該是沒看出不對勁,他最後選中了那女娃子,帶着那個女娃和他孫子陳黃皮消失了約莫一週的時間,一週後把這女娃娃還給了我們,我們就離開回了西江。”

    “回到西江後,那掉包的風水師在我們家等我們,他似乎有意避開我,和青山謀劃了一件什麼事,但是那件事之後,紅魚就一切正常,再也沒生病。”

    我點了點頭,看來那風水師確實是秦君瑤爺爺無疑了,他們謀劃的事情就是水底的借壽大陣。

    我估計應該是秦君瑤代替了紅魚與我定親,那葉紅魚就要陽壽耗盡而死,秦天師怕露出破綻,就幫葉紅魚逆天改命,讓她繼續好好活着,防止爺爺看出不對勁。

    如此說來,這秦天師確實也是手眼通天了,難怪葉青山說他本領不在爺爺之下。

    我追問道:“後來那風水師是不是還出現過一次,你們葉家現在府邸就是他幫忙堪輿的吧?”

    許晴點了點頭,這坐實了我的猜測。

    “先生,你一定要幫我啊。不是我不守誠信,實在是當年事發突然,我也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那樣。現在那女鬼出現,我感覺她是猜到了什麼,要來報復我和我們葉家了。”許晴無比後怕的說。

    我談了口氣,道:“事已至此,也不能說你就有多錯。你只是個普通人,被一個那麼厲害的風水師給算計也屬正常,現在你只要全力配合我,應該還有迴轉的餘地。”

    許晴一個勁地點頭,說:“恩,我一定全力配合的。其實後來我也一個人靜下心來好好想過,陳老爺子和那個風水師到底該信誰。我覺得更該信的還是鬼手老爺子,所以後來他孫子做我們家上門女婿,我一直在推動這件事。只可惜這孩子命薄,走的這麼早。我不知道他的死和我的錯誤有沒有關係,如果有我真的是天大的罪人。”

    說到這,許晴眼眶泛紅,都快哭了,我看得出來她是真的爲我的死感到難過。

    很想安慰她一下,告訴她我還活着,但我並沒有這麼做。

    這對我來說也是磨練,如果連這種兒女情長都不能做到不動於心,將來的命劫我一定扛不過去。

    “放心,既然我受託而來,自然會幫你擺平的。”我說。

    就在這時,花韻給我傳聲:“不好,葉小姐被那女鬼帶入了青龍山,我進不去,快來!”

    我心中一緊,青龍山可不是誰都能去的,我必須趕過去。

    “許晴,我先去把紅魚帶回來,你說的這些祕密務必保守,不能再告訴第三個人。”我對許晴說。

    許晴點了點頭,而我則離開了葉府,急速趕往青龍山。

    路上我發現秦家風水師隊伍扛着裝有我屍體的棺材離開了,李八斗他們一直在跟着,所以我暫且也能放心。

    等解決了紅魚的事情,我再跟過去看看情況就行。

    總感覺秦君瑤帶我屍體回去不是簡單的落葉歸根,他們秦家一定要幹啥驚天動地的大事。

    青龍山離葉家不遠,很快我就上了青龍山,來到了龍門前。

    花韻癱坐在地上,像是受了傷。

    我忙跑過去扶住她,問:“怎麼了?誰傷的你,是那無臉女鬼?”

    花韻搖了搖頭,說:“不是的,我想強行進入青龍山,被山內的陰氣給逼了出來。這青龍山的兇名果然名不虛傳,我壓根進不去。”

    我點了點頭,道:“你守在山門外等我,我來試試。”

    我焚了香,準備祭拜青龍山主,其實當時我也很猶豫,到底該不該和陳青帝暴露身份。雖說他是陳家人,我該信他,但他之前又讓我帶紅衣女的骨灰落葉歸根。

    這紅衣女一定就是秦家人,和秦君瑤是一個家族的,他似乎也想讓我和秦家扯上關係。

    陳青帝明顯和紅衣女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我擔心他過不了女人那一關,把我也拖下水。

    所以我潛意識裏覺得,我該防着這個存活了千年的猛人。

    正在心裏盤算着呢,我耳邊突然傳來陳青帝的聲音:“陳崑崙,別祭拜我了,直接進去吧。”

    我額頭冒出冷汗,想那麼多有個屁用,別人看不出來什麼,他卻一眼就瞧出了我的身份,我的味道他認得出。

    我尷尬一笑,恭敬道:“山主別來無恙啊,上次力戰當世三大天師,恢復得怎麼樣了?”

    他沒回復我,只是說:“好你個陳崑崙,還真是夠奸猾,這麼快又換了張臉。當年我要是有你一半聰明,也不至於落得這個下場。”

    我啞然失笑,說:“山主是藝高人膽大,不需要耍小聰明。我學藝不精,道行不夠,不處處苦心經營,活不下去啊。”

    當時我很想問問青龍山主,當年他到底做了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被整個歷史封殺了。我們陳家和秦家又到底是什麼關係,爲何這千年過去了,秦家老爺子還在算計我們陳家。

    但最終我還是忍住了,好奇害死貓。既然爺爺和陳青帝都沒給我提及這段歷史,說明那就不能提,天機不可泄只可尋,要想知道真相,我只有通過自己去探尋。

    於是我直接打開龍門,在花韻瞠目結舌下,堂而皇之地走進了青龍山,沒有受到絲毫阻攔。

    這是我第二次入青龍山,上次還是幫小青龍討封,再一次感受着山內的恐怖陰氣我沒那麼慌了。

    堂堂山主都很歡迎我了,我慌啥呢?

    腳下生風,我一個勁地往青龍山深處跑,想要追上被女鬼附身的葉紅魚。

    同時我心裏也很好奇,那女鬼到底是個啥玩意,陳青帝爲何願意放它入山?

    一口氣跑了約莫小半個鐘頭,我纔來到了青龍山的核心之處。

    遠遠地我看到了一個一望無邊的深坑,看來許晴確實沒有騙我,當年爺爺就是帶她來到這深坑求子的。

    在深坑邊緣,我看到了紅魚,女鬼已經從她身上下來了,正貼在她身邊,在她耳邊一個勁地說着什麼,就好似在告訴紅魚她的身世一樣。

    我剛要走過去,那女鬼突然扭頭用那長滿了頭髮的臉看向了我。

    我被她發現了,但我也沒慌,立刻將一身純陽之氣提起。

    但下一秒我慌了,這無臉女鬼只是踮着腳尖朝我跳了幾步,我發現我一身陽氣居然調動不了,被她的陰氣完全給壓制住了!

    好強的陰氣,我整個人不寒而慄,這無臉女鬼的真正實力竟然遠超紅衣鬼母!

    這他孃的到底是個啥玩意?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