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陳黃皮葉紅魚小說免費閱讀》

    一想到秦君瑤帶我的屍體入封門村,可能就是秦家的授意,想要繼續查找我們陳家人死而復生的祕密,我就有點緊張。

    這秦家可不是小的風水家族,他們底蘊極深,甚至比古家都要厲害得多。如果他們真的未曾放棄過這個祕密,祖祖輩輩都在爲此探尋,那麼他們一定積蓄了足夠的力量。

    而他們選擇在這時出手,選擇在我身上出手。說明他們真的掌握了非常多的訊息,他們可能真的認爲我就是下一個陳青帝!

    我不知道如果真和秦家對上了,該怎麼處理與這個龐然大物的關係。

    理論上來說他們和我們陳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但那畢竟是千年前的舊仇,現在的我還該不該報這個仇?如果說秦家沒有再做出格的壞事,我有必要冒着生死之危何他們拼個魚死網破嗎?

    一時間我心裏真的沒有答案,但我很快就冷靜了下來。

    我有一個底牌,那就是棺材裏的死者並非真的是我。

    所以哪怕秦君瑤接下來每一步都步步爲營,走到最後一步依舊會功虧一簣。

    我完全可以作爲旁觀者來參與這場秦家陰謀,在關鍵時刻反戈一擊。

    想通之後,我就不再緊張。

    我閉上眼睛,裝作被封門陰氣給迷暈了的樣子,倚靠在車座上一動不動。

    車子的速度很快像是放緩了一般,估摸着是快到目的地了。

    沒一會功夫,車子停了下來。

    我立刻悄悄朝外面看去,這就是一個很普通的山村,但明顯已經沒人住了,破敗不堪,那些老舊的石屋上也長滿了青苔。

    這裏顯然不是真正的封門村,而是風水圈流傳甚廣的鬼村風門村,是真正封門村的風門玄關。這裏原本是陳家莊附近的一個村落,不過歷史上發生了陳家莊慘案後,這個村子裏的人就陸陸續續搬走了。

    而一些驢友以及風水師口口相傳的鬧鬼封門村其實指的就是這裏,來到這其實並不代表去了真正的封門村。

    來到這後,陰將首領羅喉以及二十名隨從陰將立刻就顯出了真身。

    很快,我看到從不遠處又跑來了一批陰將,這次是一支三十個陰將的陰兵隊伍。

    這支新來的隊伍擡着六頂大轎子,顯然風門村只是中轉站,要想入真正的封門村還得坐轎子。

    這些新來的陰將出現後,立刻就放下了轎子,來到車上,直接擡起我們的身體就往轎子裏送。

    我眼睜睜看着秦君瑤他們被一一擡進了轎子裏,而我也被兩隻陰將給擡起了身子往轎子裏走。

    當時我緊張到了極點,徹底屏住了呼吸,收斂了氣機,生怕被他們給發現了我其實沒有昏迷,還清醒着。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我突然聽到擡着我的一個陰將,疑惑地開口說:“咦?老高,你有沒有感覺今天擡的這個人真他孃的重?跟個死人似的。”

    那個被稱爲老高的陰將也附和道:“是不對勁啊,活人到了我們手裏跟魂魄一樣輕,這小子怎麼這麼重?”

    我尋思完了完了,這下子要暴露了,不過接引使者羅喉是知道我的祕密的,他讓我不管遇到什麼都當作不知道,什麼也不要問什麼也不要說

    我只得假裝沒被發現,繼續屏住呼吸。

    這時,那率先開口的陰將又開口說:“聽說這次來的人挺有身份的,還運了屍體進來,也許不止一具屍體吧,咱擡得可能也是屍體。在這裏當差最忌諱多嘴,別說了,只管擡吧。”

    聽到這,我鬆了口氣,很快被擡進了轎子裏。

    轎子被擡了起來,不過並沒有立刻走,新來的那個陰將和羅喉還在寒暄。

    “羅接引,你真是好大的膽子啊。”新來的陰將突然開口對羅喉說,這個陰將長了一張馬臉,看着比較瘮人。

    我暗道不好,尋思是不是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那羅喉倒是心理素質很高,立刻假裝不解地開口問:“宋接引,什麼意思,此話怎講?”

    看來這批新來的也是接引使者,負責將我們從風門村接引到封門村的。

    新來的宋接引立刻說:“羅兄,別給我裝了。你的事已經被城主知道了,你收了秦家好處,這次接入城內的新人並沒有按照城規挑選,而是接來的秦家人!”

    聽到這,我先是鬆了口氣,很快又提心吊膽了起來。

    這個封門村顯然比我想象中的要複雜得多,裏面魚龍混雜,等級森嚴,難怪強如聞朝陽都要提醒我不要擅自惹事。

    而且這裏應該比想象中的要大得多,也不再是當初的陳家莊了,居然被他們稱作是一座城池。

    羅喉聽了宋接引的話,臉色瞬間變了,露出驚恐之色。

    “宋接引,這個玩笑可開不得啊!”羅喉還在強顏歡笑地說。

    “羅喉,誰給你開玩笑了,我們是什麼關係,我能騙你?要不是我們關係好,我會冒着魂飛魄散的危險給你透露消息?”宋接引說。

    羅喉連忙驚惶地說:“宋哥,你給支個招啊,那我現在咋辦?我確實收了秦家人的好處,帶了這批人進來。”

    羅喉驚恐到了極點,依舊沒有逃跑的念頭,可見在封門村當差,一旦動了逃的念頭可能會橫屍當場,它們應該簽訂過什麼靈魂契約。

    宋接引立刻說:“倒是不至於一點回轉餘地沒有。”

    說完,他看了眼那口棺材,然後說:“聽說薛孽對這棺中人很有興趣,你把這棺材以及棺中人送給薛統領,讓他出面找城主,你雖有責罰,但估計不至於被打得魂飛魄散!”

    他們提到的薛孽應該和聞朝陽提到的是同一個人,如此說來,我在這封門村底氣倒是硬了。

    羅喉猶豫着說:“可是秦家這些人怎麼可能把棺材給我?他們帶這棺材過來顯然是衝着什麼祕密來的啊。”

    宋接引瞪了眼羅喉,說:“都什麼時候了,你還管這秦家?管他秦家在外面多麼權勢滔天,來到我們封門村,是龍他得盤着,是虎他得臥着!”

    聽到這我暗暗心驚,同時也感嘆於這些陰將的厲害,居然沾染了我們陽人的江湖氣,說話一套一套的。看來在封門村當猜要比在陰司快活的多。

    羅喉點了點頭,說:“也只能這樣了,出了這岔子事,我這接引使者也別想當了,和那秦家也不會再有交集了。等會入城後,直接搶了棺材去找薛孽薛統領吧。”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