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一起上吧!

    我這話聽起來很張狂,有點霸道,不可一世。

    而我也確實很狂,這就是我的目的。

    我就是要激起他們的怒火,這樣他們纔有資格做我的歷練對象。

    因爲現在的我,很有可能已經是上三境之下無敵!

    包括馬玲在內的六名風水師,全部用不可思議的眼神看向了我,看向我這個世人眼中被廢了氣機的廢物。

    馬玲下意識想要開口打壓我兩句,但當她看到我的三把劍,到嘴邊的嘲弄愣是嚥了回去。

    “陳黃皮,你這是?你不是沒有了丹田嗎?”馬玲不解問道。

    邊問她邊用玄氣來測試我,我將氣機爆開,任憑她測。

    她頂多能測出我身上有着超凡的玄氣,但並不能看出我體內的靈胎之元,也不能判斷出我的境界。

    很快,她臉上就劃過一抹震撼,她完全看不透我的玄氣,那就說明我遠遠凌駕在她之上。

    “陳黃皮,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是廢物嗎?你又使詐?”馬玲驚怒道。

    我冷笑一聲道:“三把劍,你選一把,你想死在哪一柄劍下,你說!”

    她被我的氣勢給嚇到了,連連後退。

    這時,實力最強的那名絡腮鬍風水師,突然開口道:“一起上,我們一起消耗他!他還是個廢物,他沒有丹田。這股玄氣不屬於他,而是他用什麼祕術借來的,不可能撐太久!”

    這絡腮鬍風水師還算有點眼力見,不愧是氣機來到了六十四層。

    但是他只猜對了一半,自然要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很快,這六名風水師就結出了六甲陣。

    這六甲陣雖不是什麼失傳的高深陣法,但練起來卻並不容易。

    要選六個實力相仿,卻又依次遞進的風水師,一起排陣。這六名風水師得一起修習,沐天地之氣,做到心意相通,生死與共,方能請神氣護體,陣法大成。

    所以這六人竟然結出了六甲陣,還是讓我眼前一亮的。

    這樣一來,還不算不堪一擊,可以激發我的潛能和戰意了。

    甲子護我身。

    甲戌保我形。

    甲申固我命。

    甲午守我魂。

    甲辰鎮我靈。

    甲寅育我真。

    六名風水師一一喊出了口訣,同時祭出了道符。

    我並沒有阻止他們施法,而是要好好領教一番。

    而他們則以爲我沒能力阻止,空有一身不屬於自己的玄氣,發揮不了多大作用。

    很快六甲陣成,六人身上籠罩着借來的天地之氣,倒是別有一番意境。

    “陳黃皮,去死!”他們六人同時開口,無比自信地開口。

    同時,六人齊齊擡手,六道氣機合在一起,化爲一掌,直拍我的頭頂。

    我不退反進,猛地跳起。

    腳踏深淵劍氣,直接跳進了六甲陣內。

    不得不說,此陣還是有點厲害的,尋常情況下,除非是上三境的高手,也就是知命境之上的風水師才能破得了此陣。

    但我不一樣,我雖才六四十層氣機,但我的丹田可是天地之靈,崑崙靈胎!

    有崑崙胎的輔助,我的氣機將是源源不斷,生生不息的。

    想用六甲陣耗死我,最後他們只會被我反過來耗死!

    我一心三用,九眼銅錢劍的六眼嗡鳴,左手揮舞,這把銅錢劍在空中畫出了一道又一道劍符,異彩連連。

    而我右手中的龍魂劍,更是發出了威猛的龍吟之聲,龍魂燃燒,劍意翻騰,在六甲陣中如蛟龍入江,翻江倒海。

    頭頂的深淵劍更是如靈蛇舞動,這是我最擅長的一把劍,甚至還在黃泉劍訣的基礎上,自己悟出了深淵劍訣。

    所以深淵劍氣延綿不絕,一劍又一劍的在六名風水師面前斬下。

    每一劍都直斬他們的命門,但最終卻又及時收手,像是貓捉耗子般,控制着分寸。

    就這樣鬥法鬥了約莫半小時,我感覺自己對崑崙胎靈元的控制已經渾然天成了,它對我來說就是我的丹田,甚至還更加好控制,心神合一。

    而通過這半小時的鬥法,我也基本可以確定,現在的我有了崑崙靈胎的加持,上三境的風水天師不談。

    至少是三境登天之下,我陳崑崙單挑第一!

    還想再嘗試着看看能不能將三劍合一,凝出獨屬於我的劍訣。

    就在這時,其中一位風水師開口道:“老大,不對勁啊。不是說耗死他嗎,這家怎麼感覺玄氣無窮無盡啊,我都要撐不住了。”

    絡腮鬍風水師立刻道:“是有點邪乎,這小子夠妖孽的,不可戀戰,我來想辦法,你們先撐住!”

    我也不是個好戰分子,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我自然不會再戀戰。

    我感覺這絡腮鬍風水師挺沉穩的,可別讓他將這裏的情況泄露出去。

    於是我不再留手,猛地爆喝一身。

    三劍齊發,直斬絡腮鬍。

    他手中祭出了一張靈符,果然是要通風報信,不過他還沒來得及祭出這張符,我的劍就刺穿了他的胸口。

    他臉上露出一臉的震撼,下一秒癱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我沒有絲毫的保留,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於是另外兩劍又瞬間洞穿了兩人,瞬間六名風水師只剩三位活口。

    剩下的三位風水師嚇得目瞪口呆,像是看着死神一般看着我。

    下一秒,他們丟盔棄甲,落荒而逃,再也沒了之前的氣勢。

    就連一開始無比狂傲,揚言弄死我的馬玲都老實了,她臉色慘白,同樣撒開腳丫子狂奔而去。

    “再動一步者,死!”

    我冷喝一聲,三道劍氣封住了他們的退路,我是不會讓他們離開的。

    三人被劍氣逼停,面面相覷,眼神裏寫滿了不解和絕望。

    顯然,到了這一刻,他們都沒法理解,本來就是來殺雞捏螞蟻的,怎麼這隻雞成了要命的鳳凰?

    “我給你們一次機會,誰率先說出爲何要來殺我,封神派到底要殺我幹什麼,你們的真正目的是什麼?誰先說出來,我可以饒他一命!”我冷聲說。

    邊說,我邊一步步逼近他們。

    每走近一步,我的氣機就爆開些許,壓得他們喘不過氣來,此時的我就是真正的死神。

    不過這三人倒是挺硬,對視一眼後,竟然沒人開口。

    沒有絲毫的猶豫,我冷聲倒數:“三。”

    噗,一劍殺一人。

    “二。”

    噗,又殺一人。

    最後,只有馬玲還站着。

    我是故意將馬玲留到最後的,因爲她的地位明顯是這六人中最高的,她知道的內幕也是最多的。

    “一。”我來到了馬玲身邊,用最平和卻最殺人的語氣在她耳邊說道。

    “啊,我說,我說。陳崑崙,都是因爲那個陳崑崙!”馬玲的心理崩潰了,突然癱坐在地上,嚎啕大哭地說道。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