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陳黃皮葉紅魚小說免費閱讀》

    鬼谷子爲了讓炎夏得已喘息,不至於在當年那紛亂的春秋時代發生外患,導致炎夏毀滅。他與邪族妥協,不惜封玄門未來,不惜與聖人先賢們一起隕落。

    而他也留了後手,那就是作爲中央五行之土黃龍神獸的說法,他一直故意隱匿了。

    其實他在神廟內與邪族談判時,就已經在胸中擺下了千年棋局,他韜略過人,在談判那一刻就想好了周旋之法。

    他故意和邪族說自己掌握四象天人陣,讓對方誤以爲那真的是四象天人陣。

    其實他隱匿了黃龍天人一說,他將黃龍天人頤養之法傳給了自己最信得過的敖族。

    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鬼谷子當真是膽魄過人,他甚至讓敖族作爲割讓給邪族的一個宗族,被送進了由邪族主導的大金王朝。

    當時他給了敖族族長一座斷龍臺,告訴敖族族長,斷龍臺名爲斷龍,實際上斷龍卻可生龍、養龍。

    倘若時機來臨,敖族只需將新生之兒通過斷龍臺斷其命魂,就可在斷龍臺內出現黃龍天人,孕育一段時日,即可降生。

    不得不說,鬼谷子這一招當真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而且意義非凡。

    首先,把敖族安插進大金王朝,大金乃邪族主導的世界,這樣炎夏在此有臥底,日後倘若真的崛起,有人追查當年的邪靈之密,也不至於對大金一無所知。

    再者,他沒讓敖族立刻養黃龍天人,而是靜等時機,如果時機沒出,那就一直保守這個祕密,永世隱忍。

    這樣一來,日後倘若邪族捲土重來,或者通過大金王朝掌握了入世之道,哪怕邪族強到控制了四相天人,其實最終也是不能破掉白骨冢聖人封印的。

    因爲四象天人集齊其實沒有用,邪族一定想不到就在大金王朝,在他們眼皮子底下,其實還有最關鍵的黃龍天人。

    而鬼谷子之所以敢如此佈局,一來是因爲他確實謀略驚天。

    再者,其實是因爲他真的很崇拜和相信老子,他始終抱有一絲期翼,他認爲老子氣化三清登天而去,總有一天將歸來,引領炎夏走向正道。

    因此他一系列佈局其實都是在延時,在拖延,想要拖到聖人李耳歸來那一刻。

    所以他給敖族所吩咐的時機也是這一刻,他讓敖族務必隱忍,切不可輕易暴露黃龍天人的身份,除非他們等到了老子,或者等到了代表正義的人皇出現。

    除此之外,鬼谷子另有佈局。

    他雖領玄門聖人在白骨冢坐化,但他卻留下了自己的一身謀略,他培養出了好多胸中有驚雷的絕世門徒,諸如蘇秦、甘貌、司馬錯、徐福、范雎、尉繚子等……

    這些史記中名垂青史的遠古大拿,傳聞都是鬼谷子門徒後生,無一不是驚天之人,而他們的任務就是尋明君,輔助之,爭取一統天下,整合人道氣運。

    鬼谷子這是要立人皇!

    他知道人皇的重要性遠超想象,就連邪族都想立人皇,借人皇降世,他自然不能讓邪族捷足先登。

    而事實上,鬼谷子雖隕落了,但他的計劃一直被門徒們推進着,而且近乎成功了,那就是人間祖龍,始帝嬴政!

    在鬼谷子去世沒多少年後,他的門徒們就遇到了絕佳的人皇之選。

    輔助嬴政掃六合,一統天下。

    緊接着又通過崑崙山上玄武現世,將嬴政引上了崑崙山,入了白骨冢,接觸了人皇之密。

    只可惜,嬴政最終還是氣運差了點,沒有徹底成功。

    不過嬴政也完善了四象天人陣,且打造了無數陰兵,穩固了炎夏根基。

    而且據徐福所講,祖龍嬴政所掌握的邪族祕密超乎想象,這一切都被他帶進了始皇陵,不爲外人所知。

    說回到被送入大金王朝隱忍的敖族,敖族爲了不忘祖訓,開立黃天宗。

    黃天宗,顧名思義,爲黃龍天人之宗門。

    他們在大金王朝內一直隱忍,與世無爭,不停記載大金的每一任重大事蹟,爲的就是等待時機來臨。

    就這樣一直等,直到炎夏大唐歷,他們等來了時機。

    那就是聖人李耳轉世來到大金王朝,帶走了聖女白虎天人白靈兒。

    可惜李耳道行通仙,來去無蹤,他們沒能見上一面。

    直到後來碰到人皇陳崑崙數入大金王朝,幹下了不少轟動之事,他們知道鬼谷子口中的機會來了。

    他們一直在等,想要悄悄見上陳崑崙一面,把這些祕辛告訴陳崑崙。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還沒見上面,陳崑崙爲了白若煙竟然差點死在大金國師手裏。

    那一刻,他們冒着暴露的危險,舉族之力救下了陳崑崙。

    緊接着,他們直接開啓斷龍臺,將宗主夫人的新生兒給活活在斷龍臺上摔死了。

    摔死宗主之子敖龍,養出了黃龍天人敖澤,並且將敖澤交給了陳崑崙,讓其帶離了大金王朝。

    這就是爲何會存在兩個一模一樣的敖澤的原因,這其實不是四腳棺材重生之法,而是黃龍天人養龍之法。

    兩人雖長一樣,卻又不是同一個人,所以不存在王不見王的說法。

    難怪敖龍會那麼恨敖澤,欲殺之而後快,其實說起來,敖龍是真的慘,他是真正的棄子。

    而後面的事情,我也都知道了。

    聽了敖澤給我講的這些,我的大腦徹底開闊了起來。

    雖說最大的祕密,關於邪族到底爲何物,從何而來,又爲何要入侵我炎夏,還無從得知。

    但除此之外,幾乎每一個隱祕都揭開了神祕面紗。

    這一切都是從當年邪族欲侵入炎夏造成的,是鬼谷子橫跨數千年的謀略,而這謀略後來又被聖人李耳的轉世得已推進。

    這是兩大通仙聖人爲了抵禦邪族,爲了在終極浩劫來臨時,炎夏有一戰之力,以炎夏玄門爲棋,佈下的滔天棋局。

    這一刻我耳清目明,思緒開闊。

    所有的事情聽起來很複雜,是環環相扣的步步殺機,但其實最終卻又很簡單,那就是人皇。

    人皇,似乎是一切的終點,所以我必須得到它。

    看着依舊一臉凝重的高冷男,我難得有機會安慰他。

    我對他道:“敖澤,不用難過,我知道你要與類似自己親兄弟一樣的人爲敵,你心裏不好受。但有時候,我們真的身不由己,我們沒得選。”

    他沒有說話,我繼續道:“敖龍命運悽慘,但這不是你的錯,後面如果對上,條件允許的情況下,我們儘量不殺他。”

    敖澤突然看向我,一臉肅冷。

    他道:“我說過,你不能殺的人,我來殺!我會親手殺掉他。”

    頓了頓,他繼續道:“我擔心的不是這個,而是他爲何變成現在這樣。顯然,我黃龍天人的祕密被邪族發現了。而他之所以可以重生,肯定是邪族所爲,現在的他應該也是黃龍天人。黃皮,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嘛?”

    我的心立刻戈登了一下,這意味着什麼我自然知道。

    我遇到真正的對手了,這對手不是敖龍,而是敖龍所支持的那個人。

    那個人應該就是邪族想要新立的人皇,他也在爭取五象天人的支持。

    突然,我腦子裏冷不丁冒出一個念頭。

    我想到了人宗宗主所隱藏的那遠古皇陵,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人宗人皇,會不會是褒國公主?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