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薦閱讀:
    《陳黃皮葉紅魚小說免費閱讀》

    “別說你一個小小的煉氣境,就是雙天聖人,在我陳三千的眼裏,也連屁都不是!”

    我丟下這句話,掃了一眼滿面震驚的那些人,轉身瀟灑離開。

    這一次,沒人敢再阻攔我。

    我知道,很快,水月宗那個廢物男陳三千,輕易打敗雙天聖人的消息就會不脛而走。

    到時候誰也不會再看輕我,這也是我爲陳三千正名的第一步。

    此刻,站在原地的李一劍眉頭緊皺,臉色不佳的走到了李清泉的跟前,將他扶起來,指責道:“現在裏子面子都丟了,開心了?”

    李清泉看着指指點點的衆人,漲紅了臉,憋屈道:“爸,他不是無法催動體內玄氣嘛?爲什麼現在他變得這麼厲害?”

    李一劍搖搖頭,說:“我也不知道,或許和他死過一次有關。”

    “憑什麼?”李清泉不甘心地問道,“他罪大惡極,老天爺不懲罰他,卻還給他這樣的機遇,簡直太不公平了。”

    說完,他擔心地問李一劍:“爸,以後他不會就騎在我們的頭上了吧?”

    李一劍搖搖頭,說:“不會,我看過他的氣機,就算比我強,應該也強不到哪裏去,至少不可能是其他幾位長老和老宗主的對手。”

    他這話說得輕鬆隨意,可聽在李清泉和其他人的耳朵裏,卻十分驚悚。

    要知道,以前的陳三千,雖然擁有一身浩瀚玄氣,但他並不會運用,只會一點入門級的玄術,就連水月宗最差的掃地工都比他強上數倍。

    可這才過了幾天,他竟然就比水月宗八大高手之一的李一劍厲害了。

    再這麼下去,以陳三千那自帶仙人境纔有的玄氣,他的實力豈不是要和大金站在玄術頂峯的幾個老妖怪,並駕齊驅?

    這時,原本晴朗的天空,突然打了一連串的響雷,接着烏雲密佈,黑雲壓城,整個水月宗好似被大軍壓境,風雲變幻,令人膽寒。

    衆人看着天,同時閃過一個念頭:“要變得,不光是這白日青天,還是水月宗的天。”

    ……

    我知道,此刻我已達雙天聖人境界的消息,必定已經讓水月宗乃至整個大金的玄門,都陷入了深深的震駭中。

    接下來,大金的皇帝納蘭雄必定會召見我,軒轅青鸞也會關注到我。

    我倒是不怕他們會懷疑,畢竟陳三千自帶一身仙人境玄氣的事情,人盡皆知。

    我復活的事情本就是個謎團,再加上一條我突然開竅,能夠修煉操縱玄氣,也無人會懷疑。

    一邊想着這些,我一邊來到了別院。

    我岳父一家住的院子,是這水月宗最偏僻的院子,叫望梅園。

    記憶裏,他們是幾年前搬過來的,之前他們住的是最豪華的主院落。

    後來因爲陳三千懦弱無能,毫無前途可言,而他的妻子諸葛青梅又資質平平,她們一家徹底無望繼承人的位置,也就被打入了“冷宮”。

    望梅園很小,卻勝在幽靜,尤其是這裏又一片梅園,一年四季梅花都開着,花香四溢。

    白梅似雪,紅梅盛血。

    遠遠望去,美不勝收。

    我走在陌生又熟悉的羊腸小道上,腦海中是陳三千在這裏生活的各種片段。

    簡直是比現實還悲慘的毫無尊嚴的贅婿生活。

    雖然沒有什麼喝洗腳水這麼變態的事情,但他也是處處受打壓,是岳父一家的出氣筒。

    岳母甚至當着他的面,給他妻子和別人牽線搭橋。

    可是,陳三千一點都不怪他們,他甚至只覺得自卑自責,認爲是自己將岳父一家害成這樣的。

    而且,我發現他對自己的妻子有着一份真摯的情感,雖然談不上多深愛,但妻子是他想要保護一輩子的女人。

    他甚至還和妻子說過,倘若她找到了值得託付終身的人,他願意退出,成全她的幸福。

    這樣一個卑微到骨子裏的男人,怎麼可能會殺掉妻子一家?

    而且,陳三千的實力低微,岳父母的實力遠在他之上,他又怎麼殺掉他們?

    可陳三千在陰司的時候,親口承認自己殺妻的事情,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推開吱呀作響的木門,我看着清冷寂靜的房間,身後突然涌入一股寒意,像是被一雙眼睛陰冷地盯着。

    我轉過臉去,就見一隻通體黑色的貓站在一棵血色梅樹下,正用一雙金色的眼睛盯着我。

    見我看着它,這隻看似平平無奇的黑貓,突然像人一樣笑了一下,然後轉身跳到了樹上。

    我心裏一涼,看到它圓滾滾的後腦勺,竟然長了一張人臉!

    那張人臉此刻對着我,一雙眼睛只有眼白,就那麼直勾勾地盯着我,像是惡鬼看着自己的食物。

    那貓打了個飽嗝,背面的人臉也打了個飽嗝,下一刻,一股難聞的屍臭味飄來,令人作嘔。

    我擡手想要將那貓抓住,可它的身邊突然出現一片煙霧,接着它就消失在了風中。

    我想去追,空間戒指此刻卻在發燙。

    於是,我立刻進屋,結下結界,打開了空間戒指。

    我發現,發燙的東西,正是爺爺留給我的那顆風乾了的眼珠子。

    雖然我經歷了很多事情,但手裏拿着一顆發燙的眼珠子,我還是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爺爺沒在信裏提這顆眼珠子是什麼,我想,大概是因爲就像他說的那樣,這一次的路,他想我自己走。

    所以,他留給我的東西,究竟有什麼作用,還需要我自己去探索。

    剛纔那隻貓出現,這眼珠子有了反應,究竟是巧合,還是意味着它和那隻貓有關係呢?

    那隻貓跟過來,是不是也是因爲這隻眼珠子?

    這時,眼珠子的熱度開始減退,沒多久就恢復了正常。

    我將它重新放回空間戒指裏,撤掉結界,開始修煉。

    登臨人皇那日,我靠着屍丹,一舉突破,正式踏入雙天之聖的境界。

    現如今又藉着陳三千原本的玄氣,氣機又登高了幾層,這樣的實力,哪怕是在大金也可以橫着走了。

    但,要想問鼎大金,現在的實力還遠遠不夠,所以我必須勤加修煉,假以時日,我必定能徹底調動陳三千的一身玄氣,突破雙天聖人境界,一舉踏入仙人境。

    至於查案的事情,我並不着急,因爲我知道,該來的,一定會自動找上門來。

    接下來,我一心修煉。

    是夜,月黑風高,呼嘯的風聲中,夾雜着狂躁的貓叫聲,和耗子無路可退的吱吱聲。

    窗外黑影攢動,一股詭異的氣息從門縫底下飄了進來。

    接着,一道嬌笑聲傳來,忽近忽遠,一會空靈,一會淒厲……

    我感覺到戒指裏的東西在發燙,想必就是那顆眼珠子了。

    我沒動,耳邊傳來酥酥麻麻的呵氣聲,接着,一隻手順着我的背後,摸到了我的肩膀上,接着又順着我的胳膊,抓住了我的手。

    我睜開眼,赫然看到一截漂亮的斷手,此刻正牽着我的手。

    之所以說它漂亮,是因爲它五指修長,皮膚白皙,就是指甲特別細長,像貓的指甲一般。

    “跟我來啊。”門外響起一道聲音。

    我的靈魂像是受到了呼喚,身體竟然不受控制,直接站了起來,被那隻手牽着往外走。

    門口,一道曼妙的人影扭着水蛇腰,美豔動人。

    等我走到門口的時候,門無風自開,然後一個身材窈窕的女子就出現在我的眼前。

    女子側着身子,衝我勾着手指,只是當我跟她出去的那一刻,她赫然轉過臉來,我也終於看清了她的另一半臉——竟是一半貓臉!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