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大唐農王 >第八百五十四章 審訊
    兵器,那可不是你想擁有就能擁有的。

    即便勳貴也好,想要給自己的護衛也好,還是護院也罷配有兵器,那也都報備的。

    你要是弄個幾把兵器,到也不會如何如何。

    可你真要是私藏數百把,那這個後果可想而知了。

    而這個尚書都事,不只是私藏兵器這麼簡單啊,他還藏匿昨日襲殺李衝元的那些歹人。

    兩件事一加起來,不要說王禮會當場拿下他,哪怕就是任何一人發現這位尚書都事牽連進這兩件事情當中後,都會當下拿下他了。

    當李世民那憤怒的聲音一落地之後,王禮二話不說,行了一禮告退而去行使李世民下達的旨意去了。

    而此時。

    朝堂之上那更是鴉雀無聲,誰也不敢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任何的話。

    爲何?

    因爲那尚書都事馮居,乃是房玄齡的人。

    房玄齡是何人?

    他可是當朝尚書僕射,一等一的宰相。

    房玄齡的人出了問題,他房玄齡那不就坐蠟了嘛。

    不過。

    此時坐蠟的不只有房玄齡,還有崔家的那位崔仁師。

    當崔仁師聽完王禮的彙報之後,他那臉色立馬就變了。

    從那崔仁師的臉色一變,就能猜出來,這位尚書都事估計可以肯定,乃是崔家的人了。

    朝堂此刻變得有些詭異。

    說安靜吧,亦是安靜。

    說有動靜吧,亦有動靜。

    寶座上的李世民,坐在他那寶座之上,冷眼看着下面的衆朝官們,好似在盯着他們每一個人似的。

    而下面的一衆朝官們,有面無表情的,如房玄齡。

    有義憤填膺的,如長孫無忌。

    同樣也有興災樂禍的,如非房玄齡的人,亦非崔家的人。

    當然,更有好事的,坐看此次即將要上演的大戲的人。

    李恪此時瞧着朝堂之上的氣氛有些詭異,隨即站了出來欲要打破這種詭異,“聖上,臣認爲,私藏兵器者,依當以謀反論處。而那尚書都事亦私藏兵器,更是藏匿襲殺我宗室郡王的歹人。足以可見,那尚書都事馮居,怕是與着這些歹人有着很長時間的勾結。一個小小的尚水都事勾結歹人,想來他馮居背後必有他人爲其撐腰,還請聖上下令徹查,查出其背後之人。”

    “聖上,臣認爲吳王所言甚是。馮居僅僅只是尚書都事,他又從何處弄得如此多的兵器?私藏數百兵器,那可不是一朝一夕之事,少說也有數年時間才能弄到如此多的兵器。臣受聖上令,管制鐵礦,以及兵器煉製,臣相信,馮居私藏如此多的兵器,必不是從軍器監所流出去的,必是有人在背後爲其撐腰,故爾能弄到如此多的兵器在手。”趙國公長孫無忌見李恪先他一步站了出來,趕緊站出來出言,爲自己辨白。

    着實。

    長孫無忌他要是不爲自己辨白的話,那尚書都事馮居所私藏的兵器從何而來?

    能弄到如此多的兵器在手的,除了朝廷,那就只有他長孫無忌了。

    朝廷的兵器,全部來自於軍器監。

    如沒有李世民的准許,任何人怕是無法從軍器監弄到任何一件兵器。

    而除了軍器監之外,還有兵器坊。

    而這些個兵器坊吧,乃是長孫無忌在管着。

    他長孫無忌聽到那馮居私藏如此多的兵器,自然是要站出來劃清界限的,更是義憤填膺的要徹查此事,爲自己證清白。

    所以,少有贊同李恪的他,此刻已是顧不了那麼多了。

    什麼面子不面子的,一旦李世民懷疑那馮居所藏的兵器是從長孫無忌手中流出去的,那他長孫無忌可就跟着房玄齡一樣坐蠟不止。

    當然,還想要弄到兵器的話,李衝元那裏也是可以的。

    不過,李衝元現在可不打製兵器,也只是給自己近身的一些人打製了一些鋼製兵器。

    而且,李衝元的那些護衛原來手中的配刀,也都出自於朝廷。

    只不過,後來更換成了老許他們打製的罷了。

    自從那之後,李衝元就沒有再讓老許他們打造鋼製的兵器,哪怕就是唐力他們的弟子來了之後,李衝元也只是讓人到朝廷報備了一下他們人員手中的兵器之事。

    老許他們最近忙得很呢,哪有時間去打製什麼鋼製兵器。

    船隻的核心動力都夠他們忙的了。

    兵器的來源。

    除了這些之外,當然還有他處。

    比如某些鐵匠,也是可以打製兵器的。

    但這些兵器,僅僅只是私底下打製的,可不能明着來。

    真要是明着來,那後果誰都清楚。

    私藏兵器,此刻成了衆朝官們所緊張之事。

    上到宰相,下到其他的官員,心中都在暗想着那馮居所私藏的兵器到底來自哪裏。

    李恪說要徹查,長孫無忌附議也說要徹查。

    這也讓坐在上面的李世民,見長孫無忌難得如此贊同自己兒子李恪之言,心中暗暗的點了點頭。

    兩刻鐘後。

    王禮回來了。

    同時回來的,還有那位被他拿下的尚書都事馮居。

    當馮居被帶到太極殿後,房玄齡卻是冷眼看了看馮居一眼之後,就依然如剛纔一般,一臉正經的模樣,像是什麼也沒發生似的。

    而隨着馮居被帶進太極殿後,那位崔家的給事中崔仁師臉色可謂是變了又變。

    崔仁師臉色變了又變,而又頻頻向着被帶進來的馮居打着別人查覺不到的眼色。

    可是。

    此刻的那位尚書都事馮居,卻是接收不到他的眼色,更是接受不到他的任何示意。

    馮居,自打他被王禮以雷霆手段捉了之後,就知道自己怕是要栽了。

    藏匿襲殺宗室郡王的歹人之罪,就已經夠他受的了,更何況還從他的府上搜出數百兵器。

    馮居能猜到自己的結果,更是能猜到自己最後的路在哪裏。

    馮居被帶進太極殿始,從頭到尾,都好似一臉的淡然,好似看透了一切似的,並沒有在意衆朝官們對他如何看,也不在意寶座上的李世民如何看待他。

    而此時。

    寶座上的李世民見馮居被帶到之後,緩緩的從寶座上起來了,又緩緩的走向下方的馮居。

    當李世民來到馮居的跟前之後,李世民那臉上的青筋像是刻意展露一般,但誰都知道,李世民此刻怕是憤怒異常得很。

    “說,朕哪裏對不住你!朕哪裏又失德了,讓你如此處心積慮!”李世民這一生,最恨的莫過於他人要謀他的反了。

    這幾年。

    李世民一直處在被人謀反的事件當中,而就連自己的太子兒子,都聯合外人想要謀他這個父親的反。

    李世民能不恨嘛。

    自己兒子謀自己這個父親的反,這已經成爲天下人的笑柄了。

    而如今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