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緒之和梁寧如搬回了自己的住處,家裏被打掃得很是整潔。

    梁父梁母也過來了,“你們這就不開火吧,小如現在剛懷孕,有點敏感,就不讓她聞油煙味兒了,你們餓了就去我們那兒。”

    梁寧如點頭,“也行。”

    章緒之就是蹭喫蹭喝的,“行,你們怎麼安排都可以。”

    梁母隨後又說,“冰箱裏的東西我都給你們清空了,別偷着瞎亂喫,怎麼還就不能忍一忍。”

    梁寧如知道這話是說給自己聽的,抿着嘴沒吭聲。

    章緒之在旁邊輕輕地摩挲了一下樑寧如的胳膊,表示安慰。

    梁母馬上就轉頭對着他,“你不能一直慣着她,肚子裏是你的孩子,你要替孩子考慮一下。”

    章緒之點頭,“是是是,媽教訓的是。”

    梁母有的時候拿章緒之也沒辦法,他態度太好了,說什麼都應,可會不會照着辦就不一定了。

    梁母轉身去給梁寧如洗水果。

    站在廚房裏,梁母的聲音很大,“你三姨前兩天給我打電話,說她做夢,夢見你領着孩子去看她,你說說,你自己沒做胎夢,她替你做了。”

    梁寧如坐在沙發上一頓,提起胎夢,她倒是想到了另一個事情。

    梁寧如看着的是梁老先生,“我昨天晚上倒是做了個夢,我夢見有個人站在牀邊看着我,還彎腰摸了一下我的肚子。”

    梁寧如隨後補充,“是個老婦人。”

    坐在她旁邊的章緒之先是一愣,接着就搖頭,“不管這東西代表的是真是假,應該不是我媽。”

    章家老夫人過世的時候還算年輕,不能歸到老婦人行列裏。

    梁父想了想,“那我抽空回去給你奶奶上個墳吧,你們結婚,我們也沒說去上個墳通知她一下,現在有孩子了,怎麼也要去告訴一下老人家,不管你的夢是不是代表一些別的東西,我都回去看看。”

    梁寧如抿嘴猶豫了一下,“我也想回去,我想自己跟她說。”

    章緒之沒攔着,“那我就跟你一起去。”

    梁母洗完了水果過來,剛纔他們的談話她也聽到了一些。

    她把水果放在茶几上,“確實應該回去燒個紙,習俗都是這樣,家裏辦喜事或者有喜事發生都要通知一下老人。”

    都這麼說了,他們幾個也就約定了一下,第二天章緒之開車,一起回老家,給梁家老太太上個墳。

    梁寧如吃了點水果,便上去睡覺了。

    可能是因爲之前聊了比較多這方面的話題,當天晚上樑寧如就做夢了。

    她夢到一個小孩子站在自己面前,看不出男女。

    梁寧如也是有點懵的狀態,盯着那個小人兒看。

    小人懷裏似乎抱着個蘋果,個頭不高,即便是不露臉,看着也萌萌的。

    梁寧如朝着小孩子走了幾步,然後蹲下來,可這麼近的距離,她依舊看不清孩子的長相。

    小孩子不進不退就站在原地,梁寧如想了想便伸手把他抱在懷裏。

    小孩子過了一會兒,朝着懷裏的蘋果咔哧咬了一口。

    咬蘋果的聲音並不大,挺清脆,卻還是把梁寧如從睡夢中震醒了。

    梁寧如身子一抖,第一個反應是朝着懷裏看了一下。

    不過是一場夢,她的懷裏空空的,她整個人還在章緒之的懷裏。

    梁寧如深呼吸了一下,也不知道這算不算是胎夢。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只是有些遺憾,夢裏始終沒看清小傢伙是男孩還是女孩。

    梁寧如緩了一會兒,重新閉上了眼睛。

    等到第二天早上醒來,梁寧如還記得那個夢。

    她跟着章緒之去了浴室,一邊洗臉刷牙,一邊把夢裏的場景說了,一共也沒有幾個鏡頭,這個夢做得短小而又有意義。

    章緒之笑了,一手摸在梁寧如的肚子上,“你沒看清他穿的是裙子還是褲子麼?”

    梁寧如搖頭,“當時沒注意。”

    夢裏的她只很努力的想看清小孩子的樣子,又或者是看到了穿着,但是都忘了,她自己也說不清楚。

    兩個人洗漱好,上樓去梁父梁母那喫飯。

    梁父梁母飯做好了,兩個人也收拾好了,說是喫過了飯幾個人就一起。

    梁寧如坐在餐桌上,把昨天的夢又說了一遍。

    梁母笑了起來,“可能是昨天咱們關於這方面的話題聊的太多了,對你有影響。”

    梁寧如點點頭,覺得應該也是這個原因。

    幾個人喫過了飯出門,章緒之開車帶着他們往梁家老家去。

    車上人多,一路說說笑笑,感覺沒過多久也就到了。

    車子開進了村子,路邊有的人看到,就大着嗓門喊,“老梁大哥一家回來了。”

    梁寧如靠在椅背上,有些感慨,“你們倆人緣還真是好。”

    “哪裏是我們兩個人緣好。”梁母開口,“是你們結婚典禮辦得太隆重了,把這些人都鎮住了。”

    梁寧如那天太累了,也沒心思看村裏過去這些人是什麼狀態。

    不過應該是真的被震住了吧,她自己都被章家的大手筆嚇了一跳。

    車子停在老家門口,周圍有鄰居出來湊了過來,“咋還回來了?”

    梁父開口的,“回來給老人上個墳。”

    鄰居笑呵呵,和從前的態度對比天差地別。

    道路平坦,可章緒之還是護着梁寧如進了院子。

    家裏很久沒住人,屋子裏一股空曠的味道。

    章緒之去了房間裏,把牀上蓋着的防塵布掀開,讓梁寧如休息一會兒。

    車上三個多小時,梁寧如不停的換姿勢,章緒之看在眼裏。

    好木好樣的人這麼坐三個小時也累,何況她現在是個孕婦。

    梁寧如剛靠在牀上,外面就來人了。

    這次來的是之前給梁寧如和林生搭線的中間人。

    章緒之特別不待見她,看見她進院子,眉頭就皺了起來。

    梁母也愣了一下,“她怎麼來了?”

    這麼說着她就要出門,章緒之開口,把梁母攔了下來,“媽,我出去吧。”

    梁母一愣,章緒之從房間出去,在梁母肩膀上拍了拍,“我去會會她。”

    梁父笑了,“讓他去,有些話你不好說,讓緒之來說。”

    章緒之跟別人說話可誰都不慣着,尤其是這種他看不上眼兒的。

    章緒之推門就出去了,把那中間人攔在了院子裏。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