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妲己是我媽[快穿] >清穿之繼後血脈(5)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妲己是我媽快穿 熱門”查找最新章節

    福康安和綿懿說了些什麼,小狐狸不得而知。

    和伊爾根覺羅氏在偏廳吃了半個時辰的糕點茶水,小狐狸已經胃裏鼓鼓,什麼都喫不下,肚子卻莫名感覺很餓,眼前甚至冒出餓到極致纔有的金星。

    這是怎麼回事

    小狐狸驚慌失措。

    你的身體提醒你吸龍精了。

    系統獨有的毫無感情的聲音在狐狸腦海中響起。

    啊

    小狐狸愣住。

    到目前爲止小狐狸只碰到三個有龍精的兩腳獸,其中乾隆年紀太老,永琰氣質陰暗,唯一有好感的綿端哥哥此刻不知身在何處,該去哪裏喫龍精

    這事簡單,待會綿懿帶你回紫禁城的時候,你撒嬌讓他陪你逛京城,興許能在某個酒樓茶肆遇上你的綿端哥哥。

    真的嗎

    小狐狸來了興趣。

    當然是真的,你可是禍水計劃的重要一環,我坑誰都不會坑你,不是嗎

    我不信。

    小狐狸搖晃着腦袋。

    他能感覺到系統那沒有情緒波動的聲音藏着深不可測的黑暗。

    不多時,福康安與綿懿談完大事,並肩走出。

    綿懿向福康安告辭,福康安送綿懿和小狐狸出去,伊爾根覺羅氏命管家牽出滿載的馬車,車廂裏堆滿了小狐狸經過長廊時看着覺得喜歡的小玩意。

    “都是些不值錢的東西,阿萌喜歡,就拿去玩吧。”

    伊爾根覺羅氏態度非常和藹可親。

    阿萌看向綿懿。

    綿懿道“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可是”

    阿萌莫名覺得不妥。

    最後還是福康安拍板讓小狐狸收下了伊爾根覺羅氏的禮物。

    因爲有福家準備馬車,回去的時候,綿懿騎馬,小狐狸坐在馬車上,腳邊堆放着伊爾根覺羅氏送給的禮物,最高處是一個鳥籠,先前和小狐狸鬥嘴罵他狐狸精的五彩大鸚鵡假裝服軟,耷拉着翅膀和腦袋,賊溜溜的眼睛時不時瞄一眼小狐狸。

    “現在還敢不敢罵我是狐狸精”

    小狐狸得意洋洋,伸手指進籠子逗大鸚鵡。

    鸚鵡見小狐狸竟敢伸手逗自己,果斷出爪撓狐狸,虧得小狐狸反應及時收回手指,不然鐵定現場見紅。

    看着小狐狸的狼狽模樣,鸚鵡洋洋得意,撲騰着翅膀喊“笨蛋大笨蛋狐狸精是個大笨蛋”

    “壞鸚鵡壞壞”

    小狐狸委屈得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外間騎馬的綿懿聽到響動,掀開車簾問狐狸“阿萌,發生什麼事情鸚鵡欺負你”

    “沒有啦,它和我逗着玩呢。”

    阿萌怕綿懿懲罰鸚鵡,主動給鸚鵡打掩護。

    綿懿聞言,放下車簾子。

    鸚鵡卻很納悶,歪着腦袋問阿萌“喂狐狸精你爲什麼幫我”

    “我是阿萌,我不是狐狸精”

    小狐狸一本正經地更正着。

    鸚鵡晃着腦袋想了半天,又問小狐狸“阿萌,我要啄你,你爲什麼幫我”

    “因爲我們是朋友。”

    小狐狸認真地說着。

    鸚鵡哼了一聲,把腦袋埋進翅膀,“呼呼”睡覺。

    小狐狸看鸚鵡已經睡着,又見它的羽毛五彩斑斕好似傳說中的鳳凰,心裏癢癢,忍不住伸手進籠子想摸一摸,誰知手指還沒碰到鸚鵡的翅膀,就有一根粗長的五彩翎羽落入手中。

    小狐狸驚異。

    鸚鵡睜開眼睛,道“這根羽毛送你,別趁我睡着扒我羽毛”

    “哦哦。”

    小狐狸連連點頭,捏着鸚鵡的五彩羽毛,心裏樂開了花。

    猛然間,它想起系統大叔的囑託,急忙掀車簾子,對綿懿道“綿懿哥哥阿萌想晚些時候回紫禁城。”

    “好啊。”

    綿懿也想和阿萌多一些相處的時間,很爽快就答應了。

    揮手停了馬車後,他問小狐狸“阿萌想去哪裏逛”

    “我我”

    小狐狸抓了抓頭皮,不知怎麼開口,冷不防想到早晨犯腿病的美大叔和珅,於是奶聲奶氣地問“綿懿哥哥,阿萌可不可以和你一起去和大人府上探望一下”

    “當然可以。”

    綿懿得了福康安的囑託,本就打算送小狐狸回紫禁城後便去和珅府上送傷藥順便套交情,小狐狸請求同行,他欣然接受,調轉馬頭和馬車,前往和府。

    和珅身爲乾隆中後期的第一寵臣兼錢袋子,宅邸的富麗堂皇程度遠超想象,別說是初次下山沒什麼見識的小狐狸,就算綿懿這等天潢貴胄富貴閒人,每次來和府都會被府內新添的物件惹得神情恍惚,眼花繚亂。

    至於小狐狸

    “好漂亮好好看好多好多好東西”

    他一進和府就激動得找不到北。

    綿懿看着小狐狸沒見識的天真樣,心裏又喜歡又憂鬱,三舅福康安的囑咐再次迴盪耳旁。

    此時,和府大管家劉全也走了過來,笑呵呵地請綿懿和小狐狸入內,並請他們稍等。

    小狐狸看劉全雖是家奴身份,衣着打扮竟不輸官宦,腰上的荷包甚至逾規用了皇家才能使用的東珠,心裏不覺納悶這個劉全到底什麼來頭怎麼這麼放肆

    劉全是和珅的家養奴才,和珅還未發跡時,他就陪在和珅身邊,與和珅患難與共。所以和珅飛黃騰達後,劉全跟着雞犬升天,與和珅名爲主僕,其實情同兄弟。劉全三番五次給和珅惹麻煩,都被和珅用手段保下來。

    爲什麼要保他

    因爲劉全是和珅在這個世界上僅次於和琳的親人。

    系統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沒有感情。

    小狐狸聞言,看劉全的眼神變得有些複雜。

    劉全身爲和府大管家,向來被無數人又恨又怕,見小狐狸瞧他的眼神不對勁,倒也不在意,領着綿懿與小狐狸穿過冗長複雜的走廊,來到和珅臥病的暖閣前。

    “爺,綿懿貝子和阿萌姑娘來看您了。”

    “請他們進來。”

    “嗻。”

    劉全推開暖閣的雕花木門,暖乎乎的氣息撲面而來,小狐狸舒服得狐狸尾巴差點掉出來,還好此時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臥病的和珅與進屋的綿懿身上,沒有人發覺阿萌的異常。

    趁着沒人注意藏好狐狸尾巴,阿萌快步走到和珅面前,與和珅的妻妾見了禮,正要問和珅情況如何

    “和大人”

    綿端貝子的聲音突然響起。

    小狐狸轉身,看到綿端抖着半身風雪走進暖閣,沾在肩頭的雪花碰到屋內暖風,瞬間化爲清水,在絲綢表面留下深色水漬。

    和珅顯然和綿端是舊相識。

    見綿端入內,原本躺在榻上疼得哀聲連連的和珅竟掙扎着要下榻與綿端見禮,還是綿端眼疾手快,搶先一步來到和珅榻前,按住和珅,道“致齋叔不必多禮。”

    系統大叔,他們是什麼關係爲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