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妲己是我媽[快穿] >清穿之繼後血脈(8)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妲己是我媽快穿 熱門”查找最新章節

    乾隆此番來寶月樓,目的非常明確。

    下了儀仗後,他立刻扶起行禮的小狐狸,老樹皮摸過細滑柔嫩的小手,道“阿萌身上這麼香,莫非從小喫花瓣長大”

    “阿萌不只喫花瓣,阿萌也喫各種各樣的果子。”

    小狐狸聽不懂老色魔的調情,實話實說。

    天然呆萌的話語配上真誠無邪的面容,連老色魔的良心都久違地疼了一下,挽着小狐狸的手走進寶月樓,道“朕方方從養心殿出來,還沒用晚膳,阿萌這邊有什麼喫食”

    “阿萌今天晚上準備喫奶酪餑餑、乳扇沙琪瑪、羊蠍子火鍋。”

    “朕可以喫一口嗎”

    “好啊。”

    小狐狸單純的答應了。

    宮女們送上新做成的乳扇沙琪瑪、奶酪餑餑,端上表面鋪了厚厚一層羊蠍子的銅火鍋,滿滿一盆野韭菜花醬,最後再加一盤爽口清脆的拍黃瓜。

    炭火放入小火鍋,羊湯再次沸騰,蓬勃濃郁的香味惹得乾隆食指大動,道“阿萌,你真是懂喫能喫。”

    “是皇上給阿萌的賞賜夠多,阿萌才能每天變着法子弄好喫的。”

    小狐狸夾起一塊羊蠍子,蘸飽了野韭菜花醬,習慣性放進自己碗裏,正要張嘴

    醒醒這裏是皇宮乾隆等着你呢

    哦

    得了系統提醒,小狐狸趕緊調轉筷子,把只差一步就要進自己嘴裏的肉放進乾隆的盤子裏,道“皇上,您嘗一下。”

    “好,朕嚐嚐。”

    乾隆見慣了阿諛奉承,難得小狐狸這般我行我素不懂人情世故,反而覺得很新奇很有趣,加上他的樣貌是乾隆此生見過的成千上萬美人的前三,自然又多了幾分寬容。

    喫過一口羊蠍子,乾隆開始向小狐狸提要求。

    “阿萌”

    “皇上有什麼事情”

    “劉嬤嬤教你的事情,你可都學會了”

    “皇上是說畫冊上的那些事情嗎”

    小狐狸聞言,羞得面紅耳赤,隔着火鍋的白霧,嬌媚的面容彷彿玫瑰那般璀璨明媚。

    乾隆有些按捺不住。

    他對小狐狸道“阿萌,你入宮也已經有些時間,該知道自己是爲什麼才被送入宮中。”

    “阿萌明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乾隆的意思已經很明顯。

    小狐狸再笨也聽得出他的暗示,只能硬着頭皮道“皇上說過給阿萌賜婚”

    “賜婚可不一定是賜給外面的人。”

    乾隆意味深長地笑着。

    小狐狸渾身一機靈,道“皇上,您該不會是想”

    雖然按照龍族的年齡,七八十歲的龍還是個剛斷奶的娃娃,但乾隆如今是兩腳獸,按照兩腳獸的年齡計算,他可是下一秒就能

    何況,系統明確說過

    他老了,沒有龍精了。

    小狐狸纔不要把有限的時間浪費在一個又老又色還沒有精的老色魔身上

    乾隆見小狐狸神色閃爍,冷笑道“怎麼,你覺得朕老了不願意與朕同牀共枕”

    “不是的阿萌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

    乾隆拍案而起“朕沒有老朕還很年輕”

    他抓住小狐狸的手,試圖將小狐狸拽入懷中做些證明自己沒有老的事情,但他確實已經老了,抓着小狐狸的手,竟是怎麼用力都無法把看着瘦瘦弱弱的回部美人拉進懷抱

    怎麼會

    乾隆頓時非常不舒服。

    阿萌也一樣不舒服,賣萌拖延的同時緊急追問系統大叔,現在該怎麼辦我不要和老色魔睡覺我只想喫綿端哥哥的龍精

    那就釜底抽薪吧。

    什麼叫釜底抽薪

    小狐狸再次暴露他的不學無術。

    系統無語。

    從現在開始,把你的狐狸耳朵豎起來,一切聽我指揮。

    哦哦

    小狐狸連連答應,然後在系統的唆使下主動走到乾隆身邊,道“皇上,我給您跳個舞吧。”

    “好。”

    乾隆點點頭。

    他的尊嚴因失敗的拉拽受到嚴重傷害,急需從別的地方補回來。

    啪啪

    小狐狸擊掌,三個宮女抱着回部樂器走進來,開始叮叮咚咚的彈奏。

    小狐狸其實壓根不會什麼民族舞蹈,但他聽了系統提醒,知道此刻的乾隆根本不在乎他跳什麼,只要他隨着音樂節奏繞着自己扭來扭去就能笑成一朵風乾菊花。

    所以

    小狐狸學着電視上看過的漫展小姐姐們跳起宅舞,幼稚單蠢但凸顯萌感的舞蹈動作讓乾隆大開眼界,感覺青春重新回來。

    “阿萌,你這舞蹈”

    “是不是跳得很難看”

    “不,很有意思。”

    乾隆興致勃勃地觀賞着,伸手,讓小狐狸順着他的胳膊坐到懷中。

    老色魔低頭,嗅聞回部美人身上獨有的馥郁芳香,陶醉道“阿萌啊阿萌,你是從天上掉下來的嗎”

    “阿萌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阿萌就是阿萌。”

    “胡鬧”

    老色魔此時興致高漲,恨不得像少年郎那般將小狐狸攔腰抱起帶到牀上,怎奈他年老力衰,兩次用力都沒有完成公主抱,心裏窩火,對小狐狸道“阿萌,天色不早了,我們也該歇息了。”

    “可是”

    “怎麼不樂意”

    老色魔錶情很微妙。

    小狐狸趕忙掰着手指腳趾找藉口“阿萌不是不樂意,阿萌是怕睡相不好惹皇上生氣。”

    “阿萌睡相不好有多不好”

    “阿萌喜歡蜷成糰子睡覺。”

    因爲我只是一隻小狐狸。

    “蜷成糰子”

    乾隆輕笑,道“你這習慣怎麼跟貓兒狗兒一樣。”

    “因爲阿萌”

    “仔細想想倒還挺可愛的。”

    乾隆伸手,手指劃過小狐狸的臉頰“阿萌,你實話告訴朕,你是不是從未想過做朕的女人”

    “阿萌”

    我是公狐狸怎麼做你的女人

    性別和種族都錯了

    小狐狸在心裏偷偷矯正。

    乾隆聽不到狐狸的心裏話。

    橘色的燭光下,本就非常美貌的面容越發國色天香舉世無雙,老色魔的慾望也跟着水漲船高,索性厚着臉皮道“阿萌,朕想現在就要你”

    “皇上啊”

    小狐狸急得不行,竟藏不住狐狸耳朵。

    嘭

    軟趴趴的耳朵冒出來,可愛又可憐。

    乾隆也是心大,看到小狐狸頭上冒出一對軟綿綿暖烘烘的狐狸耳朵,還以爲是別具匠心想出的花哨情趣,笑得眼睛眯成一條縫,道“這耳朵是致齋教你的花樣嗎來,讓朕摸摸你的耳朵。”

    “嗯嗯。”

    小狐狸半蹲下,讓乾隆捏他的狐狸耳朵,

    乾隆這輩子見過太多的稀罕物,其中不乏刻意裝扮成狐精引逗他的,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