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妲己是我媽[快穿] >清穿之繼後血脈(12)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妲己是我媽快穿 熱門”查找最新章節

    “不要不要扒我的皮”

    小狐狸被永琰的話嚇得魂飛魄散,狐狸尾巴和耳朵都“簌”地一下全冒出來。

    這下子,輪到永琰目瞪口呆了。

    “你、你、你居然是狐狸精”

    妖精的聽力遠勝人類,何況小狐狸此刻魂不守舍,冷不防聽到這一聲驚呼“狐狸精”,直接理智崩潰,尾巴毛全炸,身體縮成奶貓大的小狐狸,哧溜一聲,從衣服裏滑出來,逃得無影無蹤

    永琰也嚇瘋了。

    他懷疑自己吃了摻藥的食物出現幻覺,但手中確確實實又抓着殘留美人體溫和香氣的小衣

    一番思量後,他想起前日聽紀曉嵐講述的山野狐精假裝妙齡女子騙成年男子精氣的故事,疑心喜塔臘氏並未從宮中帶回美人,方纔的美人是山野狐精幻化,妄想吞喫他的龍精一步登天,卻被他的龍氣擊中倉皇逃竄

    必須找出這隻野狐狸,扒了它的皮,抽了它的筋

    永琰憤恨地想着。

    但他畢竟是皇十五子,不能讓外間知道他遇上了怪力亂神的事情,更不能讓旁人曉得他竟對皇阿瑪的東西起了覬覦心。

    因此,縱然心中萬千憤怒,永琰還是壓下不悅,故作平靜的走出房間,對守在外面的奴才們道“宅裏來了野狐狸,立刻把它找出來”

    “嗻”

    奴才們退下,開始地毯式搜索。

    永琰返回房間,抓起殘留天香的小衣,心情陰晴不定,外間響起“侄兒綿恩拜見十五叔”的聲音。

    小狐狸逃出永琰控制後,趕緊躲進角落,直到永琰打開房門走出房間喝令奴才們搜查宅院後,才趁亂躥出房間,藏入積雪的假山洞中。

    雪很冷,嬌生慣養的小狐狸瑟瑟發抖,只能抱着尾巴取暖。

    它豎起耳朵,聽見外面腳步聲又多又雜,伴着獵犬的汪汪聲、木棍的擊打聲,越發得膽戰心驚“系統大叔,現在怎麼辦阿萌不要變成狐狸圍脖”

    瞧你這沒出息的樣

    系統對小狐狸的無能非常不屑。

    小狐狸對此深表贊同,撓着耳朵哀求道“我知道我沒出息,系統大叔你快想法子救救我”

    系統無語。

    許久

    要不這樣,你暫時先躲在這裏,等天黑後沿牆角找個狗洞爬出去。

    “系統大叔你好聰明耶”

    小狐狸非常開心。

    系統卻很爆炸

    你是天狐是高貴的天狐你居然對鑽狗洞這麼羞恥的事情一點都不抗拒

    “天狐很高貴嗎我只知道建國後不得成精。”

    小狐狸理直氣壯地回答。

    系統決定暫時不和小狐狸說話,免得氣死,雖然它本質是一段無所謂生與死的代碼。

    小狐狸也蜷着身體安靜等待。

    夜晚,伸手不見五指黑。

    西北風呼呼吹過小狐狸藏身的山洞,饒得小狐狸皮毛豐厚,還是凍得好像寒號鳥“好冷啊好冷啊阿萌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暖烘烘的被窩裏”

    你是狐狸不是兩腳獸別這麼嬌氣

    “可是人家天生就這麼嬌氣嗚嗚嗚”

    小狐狸不服,在山洞裏和系統拌嘴。

    系統被它氣得差點自閉,等了很久才

    現在可以出去了。

    “是嗎”

    小狐狸驚喜,然後警惕地抖了抖耳朵“系統大叔,你不會是受夠了狐狸的囉嗦,想把狐狸送出去做狐狸圍脖吧”

    你以爲你們天狐是菜市場的大白菜,死了一隻還有一茬好了,別廢話,趁着打更人還沒到,趕緊聽我的吩咐從南牆右下角的狗洞鑽出去,然後往大門方向跑。

    “爲什麼阿萌出了宅子後要朝大門方向跑那不是自投羅網嗎”

    所以說你是隻超級笨狐狸

    系統氣得不想理狐狸。

    小狐狸則在一番思考後,照着系統的吩咐趁着夜色爬出花園假山洞,一路悄無聲息地跑到南牆邊沿,很快找到了狗洞。

    鑽出狗洞後,小狐狸終於明白系統爲什麼讓它朝大門方向跑。

    因爲

    永琰這一處外宅的大門此刻竟燈火通明,百餘名京城禁衛嚴陣以待,騎着高頭大馬,腰上配着彎刀,手中舉着灼灼燃燒的火把,軍紀肅穆,鴉雀無聲。

    “系統大叔這又是怎麼回事是不是宮裏發現阿萌被壞女人偷走,派人來解救阿萌”

    別問那麼多趕緊想辦法上馬車。

    系統懶得和狐狸解釋。

    “可是”

    看着被禁衛們團團包裹的馬車,小狐狸急得後爪子撓耳朵

    好在它很快意識到它現在是隻比奶貓還嬌小的狐狸,帥帥的兵哥們又都騎在馬上目光炯炯的盯牢外宅大門,它只要貼着地面一路小跑穿過馬腿森林就能

    說幹就幹

    小狐狸趁着夜色與雪色掩護,一鼓作氣跑到馬車前,正要躥進馬車暖和一下凍僵的爪子和耳朵,猛然發現自己是隻連車輪都夠不上的短腿小狐狸,掙扎了半天都

    “咦這裏居然有隻狐狸”

    一雙厚實大手從天而降,將小狐狸撈起來。

    小狐狸嚇得全身僵直。

    好在抓狐狸的戎裝男子雖然人高馬大卻是鐵漢柔情,他將全身白色沒有一根雜毛的小狐狸舉高高看了一番後,掀開簾子,放進狐狸。

    怕狐狸亂跑,男人從下屬處拿了根繩子拴着狐狸的脖子,輕拍小狐狸的腦袋“從今以後你就是定郡王府的狐狸,誰都不敢欺負你”

    嗯嗯

    小狐狸連連點頭。

    定郡王綿恩見小狐狸聰慧懂人性,也是會心一笑,但等車簾落下,他又露出煩躁憂愁表情。

    最終,綿恩大步流星走進永琰的外宅。

    綿恩入正廳時,永琰正與綿端下棋,身旁站着喜塔臘氏。

    見綿恩來訪,綿端暫停下棋,起身向兄長見禮。

    永琰則對綿恩道“想不到綿恩竟會親自過來。”

    綿恩道“十五叔,阿萌姑娘失蹤前和您的嫡福晉去了御花園。綿恩身爲宗人府宗正,於公於私都該來您這邊調查詢問一番。”

    “但是綿恩你並沒有證據證明寶月樓丟人與我有關”永琰鎮定回道,“今日大寒,風雪猖狂,綿恩與綿端還是早些回去吧”

    “找不到阿萌,綿端絕不回去”

    “不過是個回部的貢品,有必要這般在意”

    永琰冷眼看綿端。

    綿端卻是寸步不讓“十五叔,皇爺爺已將阿萌賜婚綿端,他現在是我未過門的福晉,不是什麼回部貢品他值得我的全心在意”

    “原來如此。”

    永琰不屑冷笑,道“可惜我這邊沒有什麼阿萌,你們還是請回吧”

    “十五叔”

    綿恩握緊拳頭。

    綿端更是雙眼血光,一字一頓道“阿萌是在您的嫡福晉去寶月樓探望後失蹤的神武門的侍衛們也曾在您的嫡福晉的馬車經過時聞到阿萌身上獨有的香味綿端無禮,懇請十五叔允許我搜查宅院”

    “原來你們還沒有偷偷潛入宅院搜查”

    永琰道“綿端,你自申時便登門尋我下棋,現在已是戌時接近亥時且不說我並沒有偷走阿萌,若真是我偷了阿萌,這麼長時間,殺人埋屍都已經足夠”

    “十五叔的意思是”

    “沒有什麼都沒有”

    永琰起身,一臉正義凜然。

    綿端自然不相信,正要據理力爭,綿恩上前,拉住綿端,低聲道“十五叔如此言之鑿鑿,想必阿萌姑娘是不在此處,我們還是暫且回去商議一番再作打算”

    “可是”

    “你不走,我走了”

    綿恩態度很堅決。

    綿端無奈,只能與綿恩一道離開。

    出了宅子後,不等綿恩說話,綿端請求道“二哥,你能不能借我一些身手矯健的人,我打算晚些時候再偷偷潛入搜尋一番”

    “你”

    綿恩有些不明白。

    在他看來,阿萌再美也只是個物品,就算已經賜婚,綿端也沒必要爲她得罪十五皇叔。

    但綿端態度決絕,綿恩只能退步,道“你先隨我上馬,等他們以爲我們已經走遠放鬆警惕,我再停下隊伍給你調人手。”

    “謝二哥。”

    綿端喜出望外,接過繮繩要上馬,突然聞到馬車內飄出阿萌獨有的香味。

    阿萌

    綿端鬆開繮繩,走到馬車前,深吸一口氣

    嘩啦

    車簾挑開,裏面並沒有他朝思暮想的阿萌,一隻奶貓大小的狐狸端正坐着,如松鼠的毛茸大尾巴優雅地蓋住爪子。

    狐狸的脖子上栓着繩子,明亮的大眼卻看不到半點悲傷,它歪着腦袋看着綿端,眼神甚至有些嫵媚,身上散發着讓綿端癡醉的香味。

    “這麼漂亮的狐狸,就是成了精也不奇怪。”綿恩調侃道。

    綿端聞言,卻是心念一動,伸手摸小狐狸的腦袋。

    小狐狸喜歡被綿端摸頭,不僅不躲避,還主動翹起鼻子蹭他手心。

    綿端見小狐狸可愛又通人性,心頭莫名歡喜,遂對兄長道“二哥,這隻狐狸”

    “撿來的,你喜歡就送你吧。”

    綿恩答應得很爽快。

    “謝二哥”

    綿端抱起小狐狸,解了繩子,揣入懷中,愛不釋手。

    又累又困回到家,掀開被子發現小狐狸變成心上人,而且還是嘿嘿嘿妲己是我媽快穿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