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妲己是我媽[快穿] >我在四爺家裏當和尚(6)
    您可以在百度裏搜索“妲己是我媽快穿 熱門”查找最新章節

    榮覺不許小狐狸消極怠工,小狐狸也不敢偷懶。

    第二天,丑時剛過,小狐狸揉着睜不開的眼睛從牀上爬起來,洗洗涮涮,準備坐馬車進宮去上書房伺候阿哥們做早課。

    “先生留步”

    小狐狸回頭,看到四福晉烏拉那拉氏牽着個白嫩可愛的包子走過來。

    “四福晉安好。”

    “年先生客氣了。”

    四福晉烏拉那拉氏笑了笑,對手中的包子道“弘暉,從今兒開始,你得每天早上跟着年先生去宮裏讀書了,晚上才能回來。”

    “每天都要嗎”

    小包子懵懵懂懂。

    “每天都要,過年過節的時候才能休息。”

    四福晉解釋着,將弘暉交給小狐狸。

    弘暉規規矩矩地給小狐狸行了個師徒禮“先生好弘暉有禮了。”

    原來,康熙皇帝重視子孫教育,要求皇子皇孫滿六歲就去乾清宮東南側上書房拜師讀書。四爺的嫡長子弘暉虛歲才七歲,已經在上書房讀書小半年。

    前天晚上,弘暉鬧肚子,整宿的發燒腹瀉,四貝勒爲兒子向上書房總師傅請了一天病假。所以小狐狸昨天第一次去上書房當差並沒有見到四爺家的弘暉。

    如今,弘暉病情有所好轉,按規矩得繼續去上書房讀書,四福晉擔心兒子,從四爺處得知奉旨出家的年安堯如今是上書房行走,便決定將兒子暫時交託給年安堯,左右有個照應。

    小狐狸聽着有些迷惑。

    歷史上,雍正把皇位給了四阿哥弘曆而不是嫡長子弘暉,可見這個弘暉

    雍正的嫡長子弘暉去世的時候虛歲只有八歲。

    系統冷不防吱聲。

    什麼

    虛歲八歲

    那豈不是還只能活一年

    小狐狸聞言,心疼得看了眼朦朧天光下衝自己拱手行禮的小包子,對四福晉道“福晉放心,安堯必定不辱使命。”

    說罷,小狐狸抱起弘暉,與他一道登上馬車。

    “駕”

    馬車出發,車廂搖搖晃晃,前往紫禁城。

    上書房裏的皇子皇孫們個個都精明遠勝過同齡人,伺候他們的師傅們更是人精中的人精。

    因此,弘暉雖缺了一天課,師傅和叔叔、兄弟們卻對他格外的噓寒問暖,負責教授騎射的滿蒙師傅擔心他身體虛,特意翻出他六歲時使用的小弓箭。

    下午,上書房課程全部結束,小狐狸準備帶弘暉回去,快到宮門時被德妃跟前得眼太監留住“德妃娘娘請您和小阿哥去永和宮喫點心。”

    德妃

    四爺的偏心親孃

    小狐狸渾身一激靈。

    對德妃,他沒有半點好印象。

    他理解德妃對十四有偏愛,畢竟四爺從小記在孝懿皇后名下,母子感情確實比不過由她親自撫養長大的十四,但偏心偏到完全不顧四爺的名譽一心想着給自己偏愛的小兒子搶皇位甚至懷疑四爺要謀害自己和十四、當衆詛咒四爺

    實在是太不像個母親了

    但不管心裏怎麼想,德妃請他帶弘暉過去喫點心,他也只能忍着不適去永和宮。

    “奴才見過德妃娘娘”

    “孫兒弘暉給皇瑪嬤請安”

    小狐狸帶着弘暉一起行禮。

    德妃對老四有諸多不滿,但在外人以及自家孫子面前,倒還是體體面面,笑道“起來吧都起來吧”

    “謝德妃娘娘”

    “謝皇瑪嬤。”

    謝恩完,小狐狸幫弘暉站起,畢恭畢敬地站在一旁。

    德妃揮手讓弘暉到身前,給他拿了一塊新做的玫瑰醬奶糕,擡頭,看向小狐狸,不由心頭一震這和尚竟生得如此好看

    德妃定了定心神,對小狐狸道“大師請坐。”

    “謝德妃娘娘,年安堯學識淺薄,大師這等稱謂,實在愧不敢當。”

    “你纔多大年紀就得皇上恩寵御賜上書房行走,學識淺薄什麼的實在是太謙虛了。”

    德妃笑眯眯地看着小狐狸,道“皇上可曾許諾過什麼時候讓安堯還俗出仕”

    “皇上心意,奴才不敢妄自揣度。”

    小狐狸心裏巴不得明天就得聖旨還俗,從此光明正大喫葷腥,但在德妃面前,他必須謹慎謹慎再謹慎,不落任何話柄,以防被德妃拿到康熙面前做文章攻擊四爺。

    德妃沒想到會在小狐狸這邊碰軟釘子,尷尬的笑了笑,低頭逗弘暉,故作不經意道“十四家的舒舒覺羅氏過了九月也該生了,就不知這頭胎是個阿哥還是個格格。”

    “十四爺鴻福天佑,頭一胎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都必定聰慧非常福壽綿延。”

    小狐狸有口無心的說着場面話。

    古代嬰兒死亡率高,貴爲皇室也通常只有不到一半的孩子能成年,因此,哪怕都知道年安堯說的是場面話,德妃聽着依舊心裏舒服,道“希望一切都借你吉言。”

    “德妃娘娘客氣了。”

    小狐狸彬彬有禮地回答。

    隨後,兩人又做了些佛理問答。

    小狐狸雖然是個不學無術的假和尚,禍水系統的資料庫卻是實打實的天上地下無所不包無所不容。

    仗着強大的系統搜索引擎,小狐狸給德妃講了整整一個時辰的經文都沒有露出馬腳,臨走的時候,永和宮上上下下全都對玉安和尚佩服得五體投地,恨不得捧他是高僧鳩摩羅什的轉世。

    小狐狸向來有自知之明,沒因爲德妃爲首一衆人的吹捧就飄飄然,帶弘暉回府後,立刻將今日在上書房、永安宮的見聞全部一五一十的稟告四爺。

    四爺聽完小狐狸的報告,點點頭,道“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小狐狸退出書房,小小的腦袋大大的問號。

    四爺心裏到底在想什麼

    爲什麼感覺他好像很不開心

    因爲十四的側福晉馬上就要生孩子

    你猜得沒錯,胤禛確實爲胤禵的事情不開心。因爲懷恪與弘暉出生的時候,德妃對他們基本不聞不問。

    系統的解答在腦內響起,小狐狸氣得心態爆炸,走到人工湖旁,抓起石頭就要

    “誰又惹你不開心”

    一隻手從後面抓住小狐狸的胳膊,順帶把整隻狐狸都帶進懷中。

    小狐狸聞着榮覺身上散發的熟悉味道,低聲問“榮覺哥哥,爲什麼世上會有德妃這麼偏心的母親都是自己的孩子,怎麼一個當寶貝一個當仇人”

    “你讀過春秋左氏傳嗎”

    “春秋左氏傳”

    小狐狸腦內一片漿糊。

    榮覺看他一臉迷茫便知他又開始懵逼,柔聲解釋道“春秋左氏傳有一名篇鄭伯克段於鄢,鄭國的鄭莊公的母親武姜非常偏心,一心要讓小兒子共叔段做國君,甚至聯合小兒子要殺大兒子,由此可見,母親偏心某個孩子憎恨另一個孩子的情況是自古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