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索光 >第三章 嗯,我熬了通宵
    【任部學長:你們老師是誰】

    嗯?這還要看老師?

    【我:吳山老師】

    【任部學長:給你們劃重點了是吧】

    【我:是的是的】

    【任部學長:他劃得都背】

    【任部學長:全是題型】

    啊這?

    【任部學長:都會了】

    【任部學長:卷子簡單的很】

    【任部學長:他都告訴你要考啥】

    【任部學長:你都背會沒有】

    【我:哈哈哈哈哈哈】

    【我:我……一般般熟吧】

    我說的有點心虛,其實很……不熟。

    【任部學長:有選擇,填空】

    【任部學長:名詞解釋】

    【任部學長:分析】

    【任部學長:幾道大題】

    【任部學長:我們去年是這樣】

    【我:哦哦哦】

    【我:哈哈哈哈哈哈】

    【我:謝謝任部學長】

    【任部學長:沒事】

    【任部學長:不會掛你的】

    【任部學長:背了就好】

    【任部學長:一點不學就掛】

    【任部學長:他人挺好的】

    【任部學長:恨不得把原題告訴你】

    【任部學長:英語視聽說是誰教你們】

    【我:束苗苗老師】

    【任部學長:哈哈哈哈哈哈】

    【任部學長:期末考試是啥】

    【我:聽寫文章】

    【我:這個還挺簡單的】

    我對英語一向有一丟丟小自信!

    【任部學長:不用背一篇自選文章嗎】

    【我:不是】

    【我:聽聽力然後把那篇文章寫出來】

    【任部學長:我們去年也有這個】

    【任部學長:這個老師特別好】

    【任部學長:我老喜歡她了】

    【我:對對對】

    【我:我也喜歡】

    【任部學長:喜歡就好】

    【任部學長:吳山和她都不會輕易掛人的】

    【任部學長:放心】

    【任部學長:不會掛科】

    【我:哈哈哈哈哈哈,nice】

    【我:我心安了】

    【任部學長:你們20號考基礎英語是吧】

    【我:對的對的】

    【任部學長:我們英語就是最後考的】

    【任部學長:全校最後一天放假】

    【我:好多人都回去了】

    【我:就很……】

    【任部學長:確實】

    【任部學長:我們19號考英語】

    【任部學長:哈哈哈哈哈哈】

    我給學長髮了個“加油”的表情包。

    【我:謝謝丁部學長啦,我不慌了】

    【我:學長早點休息】

    【任部學長:沒事】

    【任部學長:好的】

    【任部學長:老師都挺好的,你複習就不會掛科】

    【任部學長:基礎英語老師是誰】

    任部學長這一問我有點懵,是誰來着?

    【我:我忘了】

    【我:我去看看】

    不想讓任部學長等太久,於是馬上登錄網址看了一下課表。

    【我:孫韻老師】

    【任部學長:那可以】

    【任部學長:也挺好的老師】

    【任部學長:都放心吧】

    【任部學長:我們國教老師都好】

    【任部學長:不會很離譜的】

    【任部學長:卷子也不難】

    我覺得任部學長特別熱心,也特別有耐心,最後真的不知道說啥了,只好回了句:

    【我:嗯嗯嗯】

    得到了三份可靠性“情報”,我信心滿滿地把現代漢語題型發到了咱們寢室宿舍羣。

    ……

    我是打算在我的凳子上坐上一夜的,去牀上肯定會忍不住睡了的。白淺一早就睡了,陳涵和童冷凌也躺在各自的牀上在看手機。

    今天週六,不會斷電,我想了想,在宿舍羣裏發了句:

    【我:姐妹們需要關燈就和我說一聲哦!】

    快到凌晨一點的時候,童冷凌叫我關了燈。

    我打開了手機手電筒還在啃那本現代漢語,真的好痛苦啊!不過幸好今天晚上不斷電,不然手機沒電就更痛苦了!

    夜色深深,我突然想起了有首歌的歌詞:“夢爲努力澆了水,愛在背後往前推,累到整夜不能睡,夜色哪裏都是美……”但我現在這個場景似乎配不上這麼美妙的歌詞。我有點世俗,我只是爲了不掛科,爲之前的貪玩買單……

    一整夜說長不長,說短不短,但的確有點難熬。逐漸破曉,室友們的鬧鐘一個接一個響了起來,我也沒去管,既然設了鬧鐘,那肯定是要負責叫醒睡夢中的人哪。

    童冷凌昨天晚上說要起早來惡補知識點,六點半的時候,她就從牀上下來了。

    接着陸續陳涵、白淺一也起牀了。

    陳涵把寢室燈打開,我呼了一口氣,關掉了手機手電筒。

    陳涵看向我:“笑笑,你是一夜沒睡嗎?”

    我眼睛眯了眯,說實在的,我感覺我現在狀態不太好,我其實是一點都不喜歡熬通宵的,實在是迫不得已:“嗯,我熬了通宵。”

    陳涵的震驚我從她的面部表情變化中都能看得出來:“你牛逼啊,笑笑!”

    沒多久童冷凌又吐出一句:“笑笑,你起這麼早的嗎?”

    我想童冷凌剛纔應該是沒聽到我和陳涵的對話,我還沒來得及回答,陳涵就出聲了:“她是一晚上沒睡!”

    然後陳涵和童冷凌視線都齊刷刷看向我,我都能在空氣中感受到童冷凌的震驚氣息,我訕笑了下:“沒辦法啊,我不熬通宵我會掛科的,我昨天早上十點多才開始複習現代漢語。”

    壞了,我感覺我笑起來面部都有點僵硬了!

    到八點的時候我準備收拾下就出門了,我一直記着和邱洛琳約在8點15去坐校車。坐了一夜,從凳子上突然站起來都有些站不穩,心裏越發鬱悶了……

    仔細帶好考試要用的東西,面對着鏡子帶了個口罩就打算出門了,不要驚訝,學霸一般都是蓬頭垢面的!

    現代漢語考試的題目難度中等偏下,有些是書上的死知識,但是我沒背熟,某些地方根本動不開筆。好吧,真的鬱悶,但能剋制……

    題量不多,我做完了之後還大概算了下自己能不能及格,空白的地方是真的不能盡己之力填滿了。

    不能太早交卷,我就坐得端端正正,然後……發呆……眼睛微微眯着,有點要睡了,看見吳山老師從外面走進來,馬上清醒過來,有那麼一刻,我都分不清這是上午還是下午勒?

    看着試卷上的題目又想起來了一點,馬上寫了上去。可以交卷的時候嘆了一口氣,算了,交吧,反正在這坐着也寫不出來了,還浪費時間,所以我就故作瀟灑地把試卷交了。

    和邱洛琳在水果店買了些水果邊走邊喫,其實我還沒有喫早飯,但是感覺不是很餓,而且也不是很困,我還以爲我考完現代漢語後會瘋狂補覺。

    回到寢室後我換了睡衣準備上牀,睡不着的話在牀上玩下手機也是犒勞自己的一種方式啦。

    陳涵還在外面沒有回來,我想了一下,給她發了信息:

    【我:小涵】

    【我:你現在在哪】

    【小涵:我在食堂呀!】

    【我:能帶份喫的幫我行不】

    爲了自己的身體健康着想,我覺得還是多少要喫點東西。

    【小涵:要喫什麼呀!】

    【我:就那個涼拌麪就成,你和師傅說一下不要那個寬的面要細的面。】

    說實話,我已經把楠馨食堂的東西喫膩了,兜兜轉轉都不知道要喫啥了。

    小涵給我帶回喫的時候我還是挺興奮的,開開心心得下了牀。

    喫東西的時候和陳涵、童冷凌在一起閒聊,陳涵說到今天現代漢語考試的時候有人在作弊。

    聽到這我擰了擰眉,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行爲!

    知道自己不會又不復習,考試的時候還用這種手段!

    我用眼神示意了下陳涵讓她繼續說:“後面她們倆就被叫出去了,然後吳山老師也來了,在走廊上教育她們。”

    我的涼拌麪喫得差不多了,收拾了下放在垃圾袋裏面。

    陳涵還在說着自己看到那兩個女生作弊的過程,我坐在書桌上,赤腳踩在凳子上,有點神遊天外:所以所謂教育的初衷是什麼?專業課都不好好學,以後還怎麼靠自己的專業謀生?

    我突然有種悲哀感由內而外產生……

    陳涵說完後,童冷凌坐在自己的凳子上,低頭玩着自己的手指甲:“其實我也看到有人作弊,某某某在用手機,後面還被老師看到了……”

    陳涵好奇心爆棚:“那她們受懲罰了嗎?”

    “不知道哎!可能吧……”

    隨便又多叨叨了幾句……

    剛喫飽不是很想去牀上,就靠在書桌上玩手機,陳涵突然看向我:“笑笑你不用補覺的嗎?”

    “我也不知道啊,我都覺得我是非正常人類了,我竟然不困?”

    陳涵看着我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啊哈哈,許笑笑你今天好醜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我一聽就抓狂了:“啊啊啊啊啊,小涵,你在說什麼P話呢!你才醜呢!……”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