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索光 >第十章 你好像在邀功
    【丁恩傑:我昨天剛剛把時差真正調回來】

    丁恩傑前段時間在機動周和考試周的時候作息時間晝夜顛倒——晚上用來玩遊戲看電視,白天用來補覺。我還開玩笑說他過得不是天朝時間。

    【丁恩傑:我十二點睡8點半起來了】

    【我:你好像在邀功[捂臉][捂臉]】

    【我:求誇獎】

    【丁恩傑:那你不誇?】

    【我:那你很棒棒哦[666][666]】

    ……

    第二天早上九點左右起牀了,要不是因爲還要整理行李,我還想多睡會。

    看到丁恩傑給我轉賬了昨天幫他買零食的錢,還是早上六點轉的。好傢伙!起這麼早?我隨手點了一下。

    【丁恩傑:你起來了?】

    我快速洗漱了:

    【我:對啊】

    【我:我東西還沒整理呢[裂開][裂開]】

    【丁恩傑:真晚真晚】

    【丁恩傑:真懶真懶】

    【我:你有毒吧】

    【我:幼稚】

    我也沒時間跟丁恩傑嘮嗑了,有條不紊地在整理我自己的東西。

    整理東西的時候童冷凌也站在自己的座位上整理東西,我乎地看向童冷凌:“冷凌,你啥時候回來的?”

    昨天我和陳涵從歡樂都回來的時候也沒見着童冷凌,後面我洗完了衣服十二點多了童冷凌也還沒有回來,知道她和男朋友出去的,我當時也沒有多問了……

    童冷凌看着我笑了笑:“我早上八點多回來的。”

    陳涵在旁邊聽到了,害!哪裏都有她:“哎呀,跟男朋友在一起呀!”

    白淺一也來插了一嘴:“孤男寡女共處一室……”

    童冷凌現在有點四面楚歌,我不能不仗義地再去火上澆油了,所以沒說話,只蹲在地上扶着行李箱蓋子看着童冷凌笑。

    童冷凌有點不好意思了:“哎呀!沒有,有……有兩張牀的。”

    “哎呦呦!解釋就是掩飾……”

    ……

    十點左右我開始餓了,好想喫白米飯,那種熱乎的!我看向陳涵,她正在泡芝麻糊。

    “小涵,去食堂喫東西不?”

    “不,我不吃了!”陳涵“毫不留情”得拒絕了我,“我喫芝麻糊就行了。”

    我一個人也不想去食堂喫,只好繼續整理東西,心情不好ing。

    過了一會兒實在受不了,拿着手機在手機上點外賣,可是那個外賣快餐一個菜太貴了,我才點了一葷一素,就將近三十塊錢了。

    於是——我在寢室瘋狂吐槽:“啊啊啊啊啊啊!這個菜太貴了吧!一葷一素就這麼貴!我就想喫口熱乎的這麼難嗎?!嗚嗚嗚嗚嗚……”

    正當我想着怎麼解決我的飲食問題的時候,陳涵喊了我一聲:“笑笑,走!喫飯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激動得尖叫,從座位上火速站了起來。

    “這個學期最後再陪你去喫一次。”我挽着陳涵的手,喜滋滋得和她出門了。

    我和陳涵走到食堂的時候,發現食堂一樓都關門了——我這無法阻擋的鬱悶!

    陳涵說了句:“走!我們上二樓看看。”

    我和陳涵同時擡頭往二樓望了望。

    “二樓還有燈亮着,我們上去吧!”

    聽着陳涵的話,我也只能碰碰運氣了。

    去到二樓看到二樓的門口有一張貼紙,上面寫着:“寒假期間二樓蓋澆飯照常營業!”

    我覺得我興奮得都要跳起來了,於是蹦蹦跳跳得拉着陳涵去了蓋澆飯店面。

    我點了一葷一素,吃了一半就喫不下了,陳涵一向喫飯比我快,我看向她時她正把最後一口飯往嘴裏喂。

    我有點驚訝:“小涵,你是很餓嗎?”

    “沒有呀!不是很餓,我喫飯都要光盤的而已!”

    我……無地自容!

    ……

    回到寢室的時候白淺一正要把自己的行李箱往外搬,我問了一句:“現在就要走了嗎?”

    “沒有,沒有”,白淺一推着箱子,臉上帶了點笑容,“我只是看看我的車能不能裝上它。”

    “哦哦!”我踏進寢室,繼續整理自己的東西。

    我把衣櫃裏的衣服一件件重新折了一遍,拿了一兩件厚的衣服放在箱子裏。

    童冷凌的聲音傳過來:“笑笑,你要和我們一起走嗎?”

    童冷凌和她姐姐一起離校,不錯的,她和她姐姐都是田洲學院的,不過她和她姐姐不是回家,而是去復州打寒假工,都不打算回家過年了……

    我還沒來得及說話,童冷凌又說:“哦!不對,你們是坐飛機的,我們是坐火車的。”

    我笑了出來:“哈哈哈,是的呀!我也想和你們一起呢!”

    我去洗漱臺洗了一些草莓和車釐子,本來想放在路上喫的,放在自己的泡麪碗裏。

    可是水果太少,放在碗裏一路上蹦蹦躂躂的怕都給碰壞了,於是打算給我的室友們分享一點。

    分水果喫的時候才發現白淺一沒在,我問了一句:“哎!淺一呢?”

    “她出去玩了吧,還沒回來。”

    “那好吧,”我嘆了口氣,“我給她留着點吧!”

    其實我不是很想回家,在學校也挺好玩的,在家就挺無聊了,而且我也挺捨不得我這些姐妹們的——承蒙老天眷顧,和我同一個寢室的姐妹們,陳涵,童冷凌,白淺一,雖然我們每個人性子不同,但都很善良,也都比較隨和,寢室生活也沒有搞成一部“宮鬥劇”,所以在寢室的生活也比較輕鬆愜意!

    童冷凌給自己紮了個可愛的髮型,就打算出門了。害!真的有點捨不得,一學期過得可真快啊!

    “拜拜!我走了啊!”童冷凌笑着說了句。

    然後給了陳涵和我一人一個擁抱。

    要回家了,心情其實也沒有那麼好。

    微信消息提示音,我猜這會兒除了丁恩傑也沒人找我了:

    【丁恩傑:今天太陽真的大】

    【丁恩傑:我想穿兩件】

    【丁恩傑:但是現在我感覺短袖都熱】

    【我:我等下還要穿成毛茸茸的】

    【我:等到廣南就冷了】

    【丁恩傑:有點困】

    【丁恩傑:要不我先睡一覺[旺柴]】

    我看了一下時間,而且我自己衣服還沒換。

    【我:隨便你啦】

    我換好了衣服就開始塗防曬霜。

    【丁恩傑:我現在去門口等你】

    我不厭其煩地提醒他。

    【我:你帶那個校園卡,還有那個身份證都記得帶哦。】

    【丁恩傑:帶了】

    給丁恩傑帶的零食都堆在我的電腦上,我有點愁,該怎麼給他拿過去呢?

    想了一下拿了個透明的袋子把零食都裝了進去,還用一個皮筋綁着開口處。

    於是滿意得給丁恩傑錄了個視頻,邊錄還邊說:“丁恩傑這是你的零食,給你妹妹帶的零食,你等下哈哈哈啊哈哈,要騰出一些地方裝這些零食。”

    【丁恩傑:不要拿這麼多東西啊。】

    【丁恩傑:我真的好慘啊[流淚]。】

    【我:這都是你妹妹的呀。】

    【丁恩傑:我已經在校門口了】

    【丁恩傑:你訂好車了嗎】

    【我:等一下咱們花小豬打車不就行了嘛,40塊錢。】

    【丁恩傑:那行吧】

    【丁恩傑:你來訂吧】

    【丁恩傑:我轉給你】

    【丁恩傑:你在哪了】

    看到丁恩傑問我到哪了我有點不好意思了,我現在還在寢室!

    所以只回復了他一個表情包,我就把手機放在包裏,跟陳涵說了句:“小涵,我先走了啊!拜拜!”

    還沒等小涵說啥,我就急匆匆出門了。

    出了社區大門的時候我馬上看向等校車的地方——沒有一輛校車!一兩個人走過,頗有種荒涼的感覺。

    我欲哭無淚,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沒有校車了吧!?

    想着剛纔童冷凌比我先出門的,我可以問一下她,她是怎麼去校門口的。

    還沒給童冷凌打電話,舅舅的電話就播過來了,我按了接聽鍵,舅舅的聲音撞擊着我的耳膜:“你是今天坐飛機回來吧?”

    “是的!是的!”

    “……”

    說着我還是往校門口方向走着,這會兒等校車估計得等到猴年馬月,食堂都關門了,司機師傅應該也都放假回家過年了吧!

    童冷凌有車,她可以開車去校門口的。

    舅舅還在說着什麼,我對眼前的狀況有些煩躁,也沒怎麼聽。

    從北四到校門口起碼要三十分鐘左右的腳程,而且我還穿着加絨的褲子和上衣,在田洲將近三十度溫度的天氣裏走路實在是煎熬,手上還有有點拿不動的行李,這會兒丁恩傑還在校門口等我,我已經讓他等了幾十分鐘了……

    天哪!

    我環顧了四周,突然看到有個女生在挪她的電動車,我眼睛一亮,似乎看到了希望,於是對電話那頭的舅舅說了句:“舅舅,我有點急事,先不說了!”

    掛了電話後我向那位女生走近了幾步:“姐姐,你好!你是要去校門口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