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20章 第 20 章
    洛南枝放輕了步子,小心翼翼地前傾,通過男人方纔的言論,她知道這個人是江啓年——無攸閣閣主。

    一個癡迷毒術的……瘋子。

    擡眼望去,一襲白衣,約莫二十七八的模樣,立於樹尖,手裏輕搖着紙扇。

    月華如斂,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姿容,但周身還是散發着陰柔之氣。

    “小六子,你說說,就江啓年這樣的人渣都能好好的活到大結局,蘇御卻要慘死,是不是……有點不公平啊?”她壓低了聲音,憤憤不平地說道。

    衆所周知,反派克男主,男女主克反派,更何況還是大女主重生文裏,光環更甚。

    蘇御……最後被男女主聯手廢掉了武功,挑斷手筋腳筋,成了廢人。

    爲了得到江啓年手裏的另一冊醫書,二人拿蘇御與他作爲交換條件。

    666:“衆所周知,大結局,反派必死。”

    她一時說不出,心頭不知什麼壓着,喘不來氣,腦子裏不斷閃現着‘原定設定不可逆’這句話。

    原定設定不可逆……

    主角有光環,反派自然也不例外。

    還沒發揮作用怎麼能死呢。

    蘇御受得苦就比他蘇衍少?

    還未足月蘇御在大雪紛紛之時被送往大梁,沒有母親、沒有忠僕,一路顛簸險些殞命。

    身邊盡是豺狼虎豹,還是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嬰兒時就是餓一頓飽一頓的。

    他就像一隻頑強的小強一樣,所有人都希望他死,卻每每在生死邊緣都留有一口氣。

    或許是反派光環保他不死,卻也不讓他好好的活着,反反覆覆的折磨他,直至死亡。

    梁皇室那些人沒少欺負他,他就是個出氣筒,連身邊的小太監都踩他一腳。

    蘇御身子本就在出生時料落下了病根,真的如他給她的第一印象輕輕咳一聲,人就沒了。

    活着簡直就是個奢望,幾乎每天都是奄奄一息,遊走在生死邊緣。

    …

    蘇御:“你想做什麼?”

    江啓年甩開手裏的扇子,邪魅一笑,“也沒什麼,就是…我那些小東西想您了,哦,我還尋到了好多寶貝,想想您不在,給別人我又捨不得。”

    蘇御不再聽他廢話,眸色一沉,直接動手。

    剎那間,林間狂風亂起。

    站在不遠處的洛南枝默默地看着,手很老實地抓緊了面前的樹幹。

    她這個時候出去,蘇御應該接受不了,主要是……不好解釋啦。

    他心裏壓着極大的委屈和苦楚,一點點脆弱可能就會擊敗他所有的僞裝。

    武功在江啓年之上,雖說那傢伙愛耍陰招,以蘇御能力能應付。

    正入戲時,江啓年手裏的扇子猛地向她這邊飛來,洛南枝快速轉向另一邊,扇子宛如迴旋刀般又繞了回來。

    此刻薄紙就如利刃,風中都帶着凌冽有力的殺氣,她很輕鬆的再次躲過。

    蘇御一看扇子攻擊的方向,眸中掩着濃烈的血紅。

    一股凌冽的內力向對手襲去,一躍,攬過洛南枝那盈盈一握的腰肢。

    對於她爲什麼出現在這裏,他並不關心,心中只顧她的安危。

    剛落地站穩的洛南枝猛地就被人拉了過去,男人的下巴給她磕了一下額頭,小臉皺了皺。

    男人自責地下意識擡手輕輕地揉了揉。

    江啓年接住飛回來的扇子,滿是驚愕,“你居然能躲過的我的追風刃!”

    她拍拍蘇御的肩頭,示意放開她,“我記得,你這毒術可以自詡天下第一,但這武功……好像不是吧。”

    蘇御一愣,她是如何得知?她身上確實有太多祕密了。

    “你……”

    “如果你覺得我是在羞辱你,別誤會,相信自己,我就是在羞辱你。”聳聳肩,表示無所謂。

    無所謂,姐得罪的人多了,不差你一個。

    蘇御八歲那年被梁惠寧下毒,居然沒有死,在生死邊緣痛苦掙扎的時刻被江啓年瞧見了。

    身中此毒,三日內必暴斃而亡,可是蘇御這孱弱的身子竟硬生生的撐到了第五天。

    說這江啓年自小就癡迷毒術,就愛拿人做實驗,蘇御這麼個奇人他可從未瞧見過,也正是他需要的。

    一個完美的……藥人…

    八歲的蘇御便成了江啓年的藥人,各種藥物交雜,鑽心刺骨,五臟內府翻江倒海的疼。

    他的痛覺是常人的十倍,不辨五味,不識百香……

    洛南枝越想越氣,嘴上便是更不能饒人,“瞧瞧你,陰不陰陽不陽的,不知道的還以是個公公呢,說來你練的武功不會是……啊~我沒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佯裝驚訝地捂住嘴,還是一副欠揍的模樣。

    666:“宿主,你能……收斂一點嘛?很容易被打的,我知道你想爲反派出氣。”

    洛南枝:“我…儘量。”

    話音剛落,轉頭就對着江啓年,柔和地說道:“你說說你,自己花時間、花精力、花重金尋來的藥,自己不嚐嚐多可惜,人家神醫都要嘗百草的,你製毒也是一樣的道理啊,實踐才能出真知。”

    江啓年臉上一陣一陣的,可還從沒有敢這麼跟他說話,陰陽怪氣的。

    “聽說你想長生不老,是不是喝多了,要不要給你上幾個小菜?人家一統天下的皇帝都沒轍。”

    江啓年越發專研這毒術,心中越發魔障,自己這窮盡半生所追求的,怎麼就這麼變成一抔黃土呢。

    “你要不要架個爐子練練丹,不過那玩意喫多了會一命嗚呼的,這邊建議你直接吞金,一步到位。”洛南枝喋喋不休地叨叨着。

    話畢,666就發出靈魂質問:“宿主,吞金真的會死嗎?”

    “嗯嗯……不清楚,聽說的,沒試過。”

    她思索了半刻,古代不是有很多人吞金,具體……也沒有實踐過。

    “那萬一不能,他會不會覺得你是個傻逼啊。”666說道。

    垂在一邊的手緩緩握緊,咬咬牙,這玩意兒它爲什麼就不能是個實物呢。

    “你沒說前不知道,你說之後就有感覺了。”

    “給我查查。”

    “那價錢……”一提錢666的聲音明顯有了波瀾。

    她差點沒被氣死,這傢伙是立志要一坑到底嗎?

    “這個節骨眼你跟我談錢?那是錢嗎?那是我的命。”

    洛南枝:“再說了,這個點,合適嗎?我們就不能一會再說嘛,我要是分心,掛了,你的夢想就變成妄想了。”

    一聽她這麼說,666覺得有道理,十佳系統最重要,默默地開啓搜索功能。

    “哦,有了,說是兩種情況,一種是純金,會造成物理傷害;另一種就是非純金,俗稱金屬中毒。友情提醒,不要亂來,很危險的哦~”

    得到回答的洛南枝打量着面前的人,“不過嘛,事在人爲。”

    沉默了片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