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34 章 第 34 章
    洛南枝頭也不回地就往蘇御這邊趕來,留下一臉懵逼的銀翹在後緊追着。

    “殿下!”

    她一聲下,面前的人都很有默契的給她讓了一條路。

    這是在御花園的一角,人煙罕至,此處也沒什麼美麗獨特的景觀,多時在前面就停下了。

    久而久之變成了幽會的好去處。

    “阿枝,你沒事吧。”蘇御上前一手抓住了她的肩膀,眼裏滿是擔憂。

    自己一回來,人就不見了,被告知人被皇后喚去了,一路過來,就瞧見一身狼狽的容溫向他撲過來。

    而後,宮女大叫,引來了衆人。

    洛南枝:“好好的,我怎麼有事啊。”

    回首看了周圍一眼,“這是?”

    只見一旁皇上的新寵妃容妃,衣衫不整,哭哭啼啼的;這圍得水泄不通的衆人。

    這是……搞事情啊。

    666:“他們是不是串通好了啊,怎麼這麼巧。”

    “廢話,在蘇御這件事上,他們的立場是一致的。”

    “太子與容妃禍亂宮闈。”張婉儀回答了她的問題。

    不料話剛出口,她直接笑了聲,這比一般的笑話可逗人多了,衆人有些不解,這太子妃是不是傻了。

    嬉笑的眸子看着面前的人霎時間就變得森冷,“呵,您是在說笑嗎?”

    這些人真的是,只要蘇御有一點苗頭,就會不惜一切打壓他。

    無論多荒唐的理由,不管有沒有說服力,只要一個理由就可以啦。

    一旁的容溫小臉一白,人直接昏死過去。

    “娘娘,娘娘。”

    張婉儀身旁的嬤嬤給說:“證據確鑿,人證物證俱在。”

    “什麼人證?什麼物證?”

    不就是這些人精心安排的‘美夢’嗎。

    這時,一個宮女走出來,“奴婢……”

    她才懶得聽那套精心準備的說辭,看着面前的人,“您有證據證明她的話是真的嗎?”

    張婉儀已經見識過這個丫頭的伶牙利嘴,這次她不會讓她就這麼糊弄過去了。

    那晚與蘇祁正撕破臉後,冷靜下來,確實是自己衝動了,熬了那麼多年,把周怡青都弄死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周家如今遠在邊關,就算京中異變,他們根本就支援不了。

    自從周家被調離上京後,張家就掌控着城中的一切,不會讓他們再有重返上京的機會。

    周家的敗落是註定的,包括……蘇御。

    洛南枝:“空口無憑,張口就來,本宮也可以說是您故意設了這個局陷害我家殿下和容妃。畢竟您與他們不和是整個上京都是人盡皆知的。”

    “無論其中哪一個倒臺對您都有利,更別說兩人一起了。”

    在場的人都傻了,這事明眼人一看便知是怎麼一回事,可是誰敢說啊。

    這太子妃也是個沒有分寸的人,果然沒娘養的孩子成不了氣候。

    被她當着衆人直接戳穿,對方面紅耳赤,吼出:“荒唐!”

    張婉儀氣到發抖,步搖和耳環不停的搖晃着。

    她是討厭容溫,那眉眼間與周怡青那個賤人有幾分相像,可偏偏蘇祁正這個傢伙寵愛她,這臭女人也是不知道自己幾分幾兩了,居然公然敢挑釁她。

    皇后之位……

    一座空虛的宮殿……

    整個皇宮的人都知道,皇上尊敬皇后,也不過如此罷了。

    這些妃子不敢在她面前放肆,是因爲她是皇后嗎?

    不是,是張家,是張家在她的身後。

    自從那次流產後,她就失去了做母親的資格。

    她知道,這一切都是蘇祁正做的,給她的懲罰,也是給蘇御的庇佑。

    只要……只要,她沒有自己的孩子,蘇御的地位就不會被威脅。

    不,不,她得不到的,寧願毀掉。

    她不會讓張家走周家路。

    沒有孩子,但是她有蘇衍。

    蘇祁正不喜歡他,那她就要把皇位給他,把寵愛的太子拉下來,把他最討厭的蘇衍推上去。

    想想蘇祁正那個表情,她就身心暢快。

    反觀洛南枝,人就是一副吊兒郎當地模樣,用着說笑的口吻:“對啊,就是這個反應,您方纔說禍亂宮闈時,本宮也是這個反應。”

    她才懶得跟他們玩這些彎彎繞繞的,就這麼直接,有本事就承認。

    給她一個膽子,她也不敢承認。

    他們敢做,她就敢說。

    她洛南枝就是來把這淌渾水攪得更混的,誰也別想乾乾淨淨地走出去。

    她除了一個蘇御沒什麼可怕的了。

    張婉儀咬牙壓住胸口那破體而出怒意,指甲都要嵌入掌心,“太子妃就這麼相信太子?”

    洛南枝冷着眼,嘴角似笑非笑,十分堅定,“那是自然,放眼天下,能入他眼身的,獨我一人。”

    試問在一衆大女主小說裏,唯一一個不對女主動心的人,他又看得上什麼人呢。

    蘇御啊,只要你對他好點,他就會放下警惕,變得溫和。

    滿是苦的人生,只要一點甜,就夠了。

    可是……沒有人願意給他,哪怕是施捨。

    更何況他和這容溫壓根沒什麼交集。

    這個回答讓在場的人心中一怔,究竟是怎樣的寵愛,才讓她這麼自負。

    這天底下,怎麼可能有隻願一人心的男人,尤其是這個男人還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太子。

    這個洛南枝當真的太天真。

    蘇御有些錯愕,她……就這麼相信他?

    其實,他心中真的有太多擔憂,那種得到後……又失去的感覺,他……不想。

    這喫人不吐骨頭的皇城,養得了這燦爛明媚的花朵嗎?

    望着她的眼神,多了些不明的意味。

    洛南枝:“皇后娘娘身爲中宮之主,這些事該是您的職責所在,父皇這日理萬機的。”

    “本宮和在衆的所有人都相信您一定會明察秋毫的。”

    言外之意,自然是在威脅張婉儀,這是自然會傳到皇上耳邊,但要是蘇御不計較,皇上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臨到了還不忘拉在場的人一把,這話吶,在場的人已經聽到了,事情究竟是什麼樣,大家都清楚。

    什麼流言蜚語傳出去,可就不是他們之間的問題了。

    蘇衍:“這個就不勞太子妃操心了。”

    “本宮也不想操心啊。”

    …

    一路回來,蘇御都沒有說話,還是一副不喜不怒的模樣,什麼心事都不會掛在臉上。

    但洛南枝知道,不知道那個皇帝小老頭跟他說了什麼。

    銀翹把蘇御的藥膳端上來,勾着脖子,偷偷瞄了瞄兩人幾眼,一個字——撤!

    人乖乖在門邊候着,一臉喪氣地眺望天邊,她真慘,連個交心的小姐妹都沒有,想着擡眼瞅了另一邊的沈卓,想想……算了。

    察覺她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