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46 章 第 46 章
    面前的人那雙眼此刻冒着瘮人的寒光,驚得洛南枝脊背一僵,覺得脖子涼颼颼的。

    這個眼神她再熟悉不過。

    反正蘇御是不會對她露出的眼神。

    嚇得她一抖,趕緊死死閉上雙眼。

    眼前只有微弱的光感,什麼都看不到,也不知道下一步怎麼進行。

    懸在半空不知道如何進行下去的手,突然一卷紗布被塞到了她的手裏。

    洛南枝下意識地縮了縮手想要握住紗布,只是這一瞬間,男人的手和她的輕輕摩擦而過,男人的手冰冰涼涼的,在這炎熱的北疆格外清涼。

    一陣陣酥麻從指尖傳到心頭。

    她憑着認知和觸覺慢慢摸索着給人把傷口包紮了。

    整個營帳內,十分安靜,可以聽見外面的風沙聲,空氣中都是油燈的味道。

    邊境尤其是這軍營裏環境自然是不能那皇城相比,這軍營裏也沒有什麼優待,蘇御這營帳和普通將軍的並無異

    有幾次手會不小心碰到傷口以外的部位,除了冰涼細嫩的皮膚還有些疤痕。

    蘇御不會讓她看見他的身體,即便是在行事時,男人都是將燈火吹滅。

    說是怕嚇到她,也怕她哭。

    不過,不用看,通過雙手撫摸就無比的清楚。

    弄完後,人的小手無措的在空氣中抓了抓,乖乖站着等待下一個指示。

    可是過了好一會兒,面前的人就是不發話,只聽見悉悉索索的聲音,該是蘇御在穿衣服吧。

    她要一直閉着眼?蘇御怎麼還不說話啊,

    沉不住氣的洛南枝,悄咪咪迷了一條縫兒,

    男人冷哼一聲,眼神瞬間變得嚴肅。

    嚇得洛南枝向後退去,蘇御臉色一變,眼急手快立馬上手把人拉住。

    一股力猛地一拽,濃烈的血腥味剎那間佔領她的嗅覺。

    此刻她坐在蘇御的大腿上,與他那張臉就差毫米。

    呼吸都屏住了,洛南枝瞪大了眼,忍不住地嚥了嚥唾沫。

    他……他在幹什麼啊?

    我怎麼感覺他在勾.引我?

    男人眼裏很平靜,沒有什麼波動,就這麼看着她。

    眸子深黑,恍如黑洞,吸食着她的心神。

    悶熱的環境,男人身上帶着涼涼氣息,呼吸的熱氣不斷的襲來。

    蘇御身上的內襯並沒有完全穿好,只是簡單的搭着,還能看見他的鎖骨。

    本來眼前人就是心上人,在這麼近距離的,洛南枝哪裏忍得住啊。

    在她將要迷離之際,身後傳來一聲。

    “太子殿下。”

    回過神來的她本能地把人推開,如彈簧一般跳起來埋頭乖巧地站在一邊。

    仔細看去,耳朵和臉都紅透了。

    怎麼感覺跟勾.引主子被抓包了似的,真是的,那明明是我男人。

    氣啊!

    反觀蘇御卻十分冷淡,似乎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薄脣微啓:“三七、藍尾草、五錢草……”

    洛南枝明白他的意思,“是!”

    打擾‘好事’的周家二兄弟和何林斜眼瞧了她一眼。

    她也只能硬着頭皮在三人的目光中離開。

    …

    待她拿着東西回來,正要進蘇御的營帳時,何林攔住了她的去路。

    對方還是那張臭臉,一直就沒有見他正兒八經的有過人的喜怒哀樂。

    何林少見地開口了,“巧雲姑娘還是清楚自己的身份爲好。”

    話語間夾槍帶棒,火.藥味十足啊。

    見狀一邊的沈卓也吱聲了,“就是,我們殿下和太子妃關係很好,你還是不要做那些個飛上枝頭變鳳凰的春秋大夢。”

    洛南枝抿嘴不說話,現在她心不知道該是笑還是哭了,至少吧,在他們眼裏她這個太子妃是合格的。

    “御哥哥,御哥哥,曼如聽說你受傷了,就趕來了。”

    還沒有踏進營帳就聽見了周曼如那如百靈鳥般嘰喳的聲音,看來這小姑娘還是掛念着蘇御。

    這還真是應了那丫頭說的話,她能當上太子妃還真的是因爲這周曼如不在上京城。

    就這小姑娘這樣,不就是很典型的小說標配嗎。

    煩人精小表妹,高冷無情太子表哥。

    小表妹日纏夜纏還是融化不了冰山,最終含淚離開。

    少了小喜鵲的喳喳,冰山表哥慢慢發現不適應了,然後親眼目睹小表妹跟別的男子親近,一時醋上心頭,糾糾結結了好久,才知道自己已經喜歡上了這煩人的小喜鵲。

    然後開啓典型的名場面——追妻火葬場。

    二人真情告白,終於心意相通。

    然後父輩出場阻止,啊,集齊狗血、虐心於一身。

    666:“這個走向好像也挺有看頭的,雖然很古早,很老套,但是不得不說很容易勾起人的欲.望。”

    “呵呵…光想想我就已經很生氣了,還勾起欲.望。”

    洛南枝不禁想自己是不是傻了,居然在這裏腦補自己的男人和自己情敵的劇本。

    不,是瘋了!!

    她看得很清楚,雖然這個周曼如是圖蘇御的美色,但也不得不說也是個單純都主兒。

    若真是多些時日,蘇御怕是真的會習慣吧,再漸漸心動。

    想着居然有點難過,拿着託底的手死死地扣着,鼻頭涌起一股酸意。

    “怎麼了,好好的怎麼就受傷了啊。”

    “大哥你也是的,怎麼也不保護好御哥哥啊。”說着還氣呼呼地瞪了自家大哥一眼。

    周甫實表示,我可不願意。

    “吵。”沉默不語的蘇御終於忍不住開了口,眉頭很不適的微皺着。

    身上強烈的疼痛感,心頭又涌現無比的煩躁。

    還準備開口說什麼的周曼如,張着嘴,好半天說不出話。

    在看着蘇御那一副不樂意打理她的樣子,人氣憤地跺了跺腳,氣鼓鼓十分委屈,撅着嘴就要哭了。

    “醜。”

    “煩,”擡頭冷眼望着周曼如,“滾。”

    話雖然是平平淡淡的,但這殺傷力還是不容小覷的。

    他是多有不想跟她說話,採用着簡短的話語說着傷人的話,周曼如一下子委屈涌上心頭,她還是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無論他怎樣她都喜歡,就連爹爹兇她,她都不在乎。

    越想就越委屈,眼淚就這麼‘吧嗒吧嗒’地掉。

    小姑娘一頭就衝出去。

    周甫實見從小捧到大的妹妹受了這委屈,對蘇御有意見就更大了。

    給了蘇御一個眼神就追上去了。

    除了軍營,黑夜包圍四周。

    “小妹,小妹。”

    周曼如扭捏着嘴,撲倒周甫實懷裏,“嗚嗚……大哥,御哥哥他不喜歡我,他爲什麼不喜歡我,”

    “我妹妹這麼好,他不配。”他摸了摸她的頭,安慰着。

    哭了一會兒,周曼如推開人,擦乾臉上的淚痕,“嗚嗚……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