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48 章 第 48 章
    ???

    兩軍交戰,大大小小的戰役就這麼不間斷地打着,蘇御帶兵打了不少勝仗,一步步向東移,拿下了煙雲二州,漠煙州、三關州。

    用事實讓三軍將士閉了嘴。

    日子一點點的過去,天已經到了七月多。

    她以巧雲的身份呆在蘇御身邊,照料他的一些事宜。

    這日,她端着茶水要給蘇御送去,路過營帳前時,

    沈卓那個臭小子高昂着下巴,十分不屑,“哼~別以爲勾搭上了太子就以爲自己是主子了。”

    洛南枝停下了腳步,想想算了,偏偏頭,嘴角一揚,“沈卓,你還是這麼‘乖巧’。”

    因爲還不能暴露身份,她一直裝作一副乖巧膽小的模樣,就她這氣性怕是一開口,就暴露了。

    說完就含着笑意離開了。

    “她她她……她調戲我。”人驚恐的瞪大了眼,眨了眨,表示發生了什麼,說着還看了身邊的何林。

    何林那冰塊臉,白了他一眼,肉眼可見的嫌棄,白癡!

    “梁軍的大本營現在在這東邊,這邊佔據高地,四周都是山,爲他們形成了一個天然的保護屏障,易守難攻。”

    “不過,若是真能繞過這秦羽關從後方出擊,那就簡單了。”

    理論上一切皆有可能,可實際上沒有太大的勝算。

    此次大戰,梁軍是做足了準備,而他們是被趕鴨子上架,雖然作爲士兵的基本素養是準備隨時作戰。

    可眼下各方支援已經開始出現了問題,那就意味着必須速戰速決。

    洛南枝一進去,幾人都停下了言語。

    蘇御愣了一下,擡眼一看,冷冷地說道:“繼續。”

    她也很識趣地將東西放下就離開了。

    一番交談後,幾位將軍也離去了。

    蘇御到她身邊,“帶你去個地方。”

    “去哪兒?”

    “好地方。”

    出了軍營,蘇御直接攔住她的腰肢,縱身一躍。

    轉眼他們就到了一片山頭,與固城周邊的大漠有些不同,一片山林丘陵景象。

    面前滿是綠意盎然,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藍色花海。

    風習習而來,雖然帶着卷卷熱氣,但在這山林還是夾雜着涼爽之氣。

    泥土、青草、花香也藏在夏風中,燥熱瞬間就在此消散了,身心舒爽。

    蘇御把人拉倒一個陰影處坐下,把人抱到胸前,靠在她身上抱着人搖了搖,“前幾日追梁懷清時路過瞧見了,想着還有段花期就帶你來看看。”

    “這段時間都在忙着作戰呢。”

    風吹起她的秀髮掃在他的皮膚上,涼涼的,癢癢的。

    他這顆心只有挨着她時纔會跳動,心情也瞬間舒展了,有她真好。

    雖是身處戰亂,但此刻是歲月靜好,完事莫擾。

    洛南枝望着迎風搖曳的花枝,“藍雪花。”

    真神奇,這地方居然還能生出這一片藍雪花。

    “殿下知道這花還有個故事嗎?”

    男人一臉疑惑地看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洛南枝仰頭靠在她的身上,望着頭頂的藍天,感受着山間的清風,“相傳,有個將軍喜歡上了一個亡國公主,爲了愛人他放棄了名利,與公主隱居山林,兩人過着神仙眷侶的生活,可是在一日外出時,遇見了一頭大黑熊。”

    “將軍奮進全力也無法將其殺死,最終只能與之死死拼搏,護其愛人離開。”

    “最後,只留下了公主一人,愛人已離世,公主不堪忍受這悲痛,最終了解了自己的生命,而在她腳邊便是一片淡雅的藍雪花。”

    “所以,這藍雪花的花語是,”說着便回頭看着他,甚是鄭重,眼裏冒着光,“與心中所念之人共生死。”

    蘇御看着她的眼神,眼裏似有什麼即將呼之欲出但卻又硬生生給壓住了,笑笑聳聳肩,“我應該能打得贏一頭黑熊。”

    “噗嗤,”這回答惹她一笑,“殿下最厲害了。”

    “那當然了。”人不要臉的擡擡眉頭,頗有幾分無賴潑皮的神韻。

    旁人見了都要詫異,這人還是那個一臉冷冷冰冰,毫無情.欲的太子嗎?

    洛南枝看着漫山的花,轉動身子擡手捂住了男人的眼睛,“殿下你別動,等我一會兒。”

    說着起身,帶着銀鈴般的笑聲跑到了花叢中。

    蘇御緩緩睜開了眼,現在在花叢中嫣然盈笑的人正是洛南枝,那是洛南枝那張絕美嬌俏的容顏。

    他看的出了神,眼裏滿是她的身影。

    剎時間,這漫山花海也不過如此。

    瞬間這青山、藍花就黯淡無光了。

    洛南枝遠遠的看着愛人,手腳開始隨風舞動,笑魘如花。

    那婀娜妖嬈的身姿在花叢中起舞,有是偏偏如鳳蝶。

    “好看嗎?”

    “好看,世間絕色不過如此。”

    吹着風,身上的人呼吸漸漸平穩了,洛南枝轉頭看看,人已經睡着了。

    此刻,他們就像普通的夫妻一般。

    666:算了,我就不幹煞風景的事了,

    …

    享受了片刻的二人世界就回到了軍營。

    周雄來了,蘇御前去商議相關事宜。

    人前腳剛走,後腳洛南枝就被人迎面揚手給了她一巴掌。

    她捂着漲紅的臉還沒有反應過來,她被打了?

    666:“看吧,談戀愛果然會讓人變傻滴,咱生意場的人就應該斷情絕愛。”

    “我被人打了。”

    “跟我說有什麼用,要麼自己打回去,要麼找你男人去。”它一聽對方沒有抓住話裏的重點,瞬間就炸了。

    這是關鍵嗎?啊?能不能抓住事情的重點。

    它就要這麼看着它的宿主墮落,親眼目睹自己的夢想隕落。

    造孽啊~是什麼磨難讓它遇見蘇御這個災星啊。

    哦,是系統升級,早知道就不把升級卡在這個世界了。

    666:嗚嗚……自己造的孽,還得自己承受,嗚嗚……啊啊……

    “你這個不要臉的賤人,居然敢勾引主子。”周曼如嘴裏不斷輸出,起伏的胸口就可以看出她心裏是有多氣憤。

    上次被蘇御甩了臉色後她其實已經放棄了,父兄也連連勸說她,不要在蘇御身上花費心思。

    他是儲君,將來是一國之主,想要在他身邊就要接受上京城內那些條條框框的規矩,她這性子不適合那個地方,更不適合蘇御。

    在固城裏也是逍遙自在了幾個月,可是每每夜間腦子裏蘇御那偏偏卓然的身影就是揮之不去。

    趁着戰局穩定,父親要來她就央求着一同前往。

    原本是不同意的,她是偷偷躲在馬車裏纔來的,到了半路父親無奈就只能帶着了。

    周曼如:“回去我就讓林叔把你發賣了。”

    就在洛南枝考慮要不要動手的時候,

    何林出面了,“周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