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50 章 第 50 章
    ???

    待大局穩定後,回到固城。

    周曼如看着蘇御身邊那個不施粉黛,細眉濃眼,膚如凝脂透着淡淡的桃紅,只是簡單的衣物沒有什麼首飾裝點,但在她身上都顯得高不可攀,美得無與倫比。

    她看了都自慚形愧,“你…你是洛南枝?”

    不是說洛南枝是個醜八怪,小眼睛,滿臉雀斑,大嘴脣。

    聽說蘇御回來了,人是歡歡喜喜衝到大門口,居然見到這一幕。

    俊男美女,郎情妾意。

    尤其是女人右手手腕上那個銀鐲,而與她對之的是男人左手手指上的銀戒,這是二人身上唯一的首飾品,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在彰顯着他們是一對。

    “很奇怪嗎?”看着人這驚訝的小表情,她破有幾分得意地摸摸劉海,“哦,按照輩分你應當喚我一聲——嫂嫂。”

    她這性子是那種忍得了情敵在自己面前蹦噠的人嗎?

    知道爲了維持‘巧雲’這個人設,她是憋了多大的氣嗎,還好蘇御不受這些小妖精的迷惑。

    “你……”一想到蘇御對她種種行爲,周曼如直接炸了,原來自己一直被他們夫妻玩弄於鼓掌中,把她當傻子一樣玩弄。

    擡手就指着人。

    洛南枝很討厭被人指着,直接握住她的手指,也只是掐了人一把,人喫痛地抽開。

    臉色也頗爲怒,“往日只爲了不暴露,纔沒有理會你的。”

    “說實話,我忍你很久了,你跟我家殿下是不可能的,沒有我也是不可能的。”

    “御……”

    原本又打算撒撒嬌,可是被洛南枝搶先一步,“御哥哥。”

    蘇御見她滿臉醋意,心裏是樂呵呵的,情感自然控制不住的流露在面上。

    她看着傻了的男人,嬌嗤道:“人家叫你呢,御哥哥。”

    蘇御上前寵溺地摸了摸她,“在呢。”

    這一幕除了習慣了的沈卓、何林外都很驚訝。

    這…這,這是誰啊?

    這段時日以來,根本就沒見過太子露出過這種神情。

    從來都是一臉無慾無求的模樣,看着不喜不怒,就像上界的仙者般胸中有蒼生,眼裏卻無萬物。

    “周妹妹啊,我家夫君已經很明確的拒絕你了,你家父兄也很知禮的規勸你,雖然不是生在上京那般風水寶地,但是這北疆應該也算養人之地吧。”

    周曼如有沒有聽懂話中意不知道,反正周家父子是聽出來了。

    這不是在說他周家女兒不知廉恥,窮鄉僻壤沒有規矩。

    “做事還是知曉一些分寸爲好。”

    沈卓,何林:這話您說合適嗎?

    洛南枝:分寸?我一直都知道的啊。

    “尤其是不要惦記別人的丈夫,這樣顯得你很……”最後也只是微妙地笑了笑,但那嘲諷的意味絲毫沒有削減。

    洛南枝對於周家人抱着很明顯的攻擊性,沒有同他們好言細語,也不打算跟他們演戲。

    周甫慶見自家小妹被人這麼指着鼻子明裏暗裏的罵,自然看不下去了,但是自身的涵養也沒教他罵出粗俗的言語,“太子妃身爲儲妃理應寬容大度,溫婉知禮,這般模樣怕是難堪大任。”

    哪裏想洛南枝立馬就變了一副柔弱的模樣,直接撲倒蘇御懷裏,“殿下也認爲我是這樣的人?”

    美人主動投懷送抱,蘇御嘴角都壓不住了,手自然就爬上了她的肩頭,輕聲細語地哄着,“哪裏,阿枝是最好的。”

    這麼一頓操作是把一旁的周雄都氣歪了嘴,憤憤地甩開衣袖,“洛將軍就是這麼教養子女的,呵~”

    洛南枝:“不然呢,畢竟政事繁忙啊。”

    被這麼一說周家三父子簡直要被氣死了,周家被貶置這邊陲之地,鎮守邊關,根本就插手不了政事,這黃毛丫頭隔這兒隔應誰呢。

    本來打算在大戰中給蘇御使絆子,可是蘇御好像一早就知道了般,一來二去慢慢的把人給架空了。

    根本就沒有他們插手的餘地,後來周雄還受了傷,根本就上不了戰場。

    666:“你不要這麼綠茶好不好。”

    “不氣氣他們,我都對不起自己。”

    周曼如還想上手,“你……”

    洛南枝按住手腕一拽一扭,就把人甩了出去。

    她手裏拿着周曼如的髮簪,擡擡眉頭示意對方看着,周曼如一臉懵,只見她嘴角微微一笑,兩指繞玩着髮簪。

    ‘嗖’的一聲,就看見髮簪直直的插進了門口的石獅子上。

    周曼如只覺得脖子一僵,背後驚出一身冷汗。

    …

    此戰歷時了盡一年半,以大梁戰敗爲結。

    兩軍商談,最終大啓的版圖向東北方向前進了。

    因爲蘇御所失去的煙雲四洲,最終蘇御也拿回來了。

    在這一年多內,上京發生了很多事,顧清月和蘇玄在顧老太太的壽宴上偷情被抓包。

    才女、美女的名聲也是一落千丈。

    二人將皇室和顧家的臉面都丟盡了,最終也只能無奈讓二人成婚,但是因爲此事,顧清月這正妃之位是保不住了。

    顧淺月生母盧氏也被收回了掌家之權,而女主的姨娘唐茹被提爲了平妻。

    這顧正全本就是愛戀這唐氏的美貌,都說美人氣性高,這在唐茹身上得到了體現。

    人是顧正全在流民中所救,在灰撲撲的人羣裏,她一身紅衣及爲引人注目,雖然多了些狼狽,但這美貌和氣質是藏不住的,便強要來當了姨娘。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

    男人就是不喜歡輕易得到,顯得乏味無挑戰性,就是稀罕那些不稀罕他的。

    不久之後唐茹就生下來顧淺月,兩人是各有心思,瞧都不瞧一眼這個女兒,唐茹就此閉門唸佛。

    而顧淺月男扮女裝的事情也暴露了,因爲江南、剿匪、爲太后治療等事免了處罰,還被賜給蘇衍做了個側妃。

    這洛嫣然本來就不樂意嫁給蘇衍,這下倒好了,自己還沒進門這側妃都有了,她那性子哪裏忍得了,這不還故意給女主來了個下馬威。

    就在他們回京的前幾天,洛嫣然去南山寺禮佛時,遇見山匪,毀了清白,婚事怕也是隻能作罷。

    果然這種什麼第一美女、才女之類的結局都很慘。

    洛南枝知道這些事雖然與書裏不同,但這個走向是對的,沒有問題。

    照着局勢來看,再有段時間,蘇祁正該歸西了。

    當然除了男女主這邊,蘇祁正也向張家下手了,張家的黨羽在這一年多的時間裏被清除差不多了。

    張家再也沒有當初的風光了,張婉儀在宮中本就沒有皇帝的寵愛,再沒了張家,各種醜惡的嘴臉也隨之顯現。

    蘇祁正根本就不管,當初娶張婉儀本就是爲了張家的權勢,對她無情無愛,懼着張家在朝中的勢力,纔是相敬如賓罷了。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