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51 章 第 51 章
    城外十里涼亭,

    面前時青山綠水,江面在陽光的照耀下波光粼粼,洛南枝坐在亭裏,單手撐着下巴感受着清風拂面的涼爽,一手拿着茶杯晃了晃。

    看着面前的景色,不由地嘆息一聲。

    “這樣挺悠閒的。”

    666:“提前進入養老生活了。”

    青絲被風撩起,耳邊有樹葉搖曳的聲響。

    “太子妃,很悠閒啊。”林渝生上前到她身邊坐下。

    她一擡手將茶水飲盡,“你不也是。”

    林渝生那狐狸般的丹鳳眼瞅了人一眼,自顧自地給自己倒了杯茶,“我什麼都沒有查到。”

    “所以呢?”

    “但是我相信你說的,”聞言洛南枝看着他,對方有些傲嬌地躲開視線,“雖然覺得不可思議,可是確實如你所言仔細一想,很多事就明朗清楚了。”

    以前不是很清楚的事情,現在確實明白了很多,換個角度一看,事情就合理了很多。

    得到答案的洛南枝笑笑,“真聰明啊,弟弟。”

    一聽她開口叫弟弟,林渝生就覺得她似乎在調侃他,心裏一陣變扭,“不準叫我弟弟。”

    “哎呀,放心了,你這個弟弟和那幾個弟弟不一樣。”

    洛南枝跟林渝生聊了半會兒就隻身離開。

    林渝生看着身影消失在路的盡頭,才緩緩轉過身來。

    入眼就是熟悉的人,先是本能的一怔,隨後就很痞然地笑笑,“太子妃知道你在跟蹤她嗎?”

    蘇御凝着臉,不見一絲一毫的情緒,“孤自會告知她,就不勞堂弟操心了。”

    “你……”身份被揭露,他愣了一下,“呵呵,你怎麼知道?”

    “當年晉王還是將軍時就傳出在外養有外室,與此同時梁王妃懷孕了,在回洛川祭祖時受了傷便在那養身子,直到生產,對外說是難產,一屍兩命,屍體被運回上京,下葬皇陵。”

    蘇御用着極爲冷血的言語很平淡地訴說着一切。

    “不過幾個月,林將軍那外室就誕下一名男嬰兒,孩子被林夫人抱回了府裏,而那外室則是被祕密處死了。”

    一切似乎沒有聯繫,一切似乎又有聯繫。

    “可是這晉王和梁王爺似乎沒有什麼交集?”

    林渝生也沒了嬉笑的嘴臉,咬牙切齒地瞪着蘇御,沒有交集?怎麼可能呢。

    …

    洛南枝前腳剛踏進毓清殿,後腳就被人叫住了。

    “去哪兒了?”

    背後一陣涼颼颼的。

    不知爲何像是被抓到偷東西的賊人一般,心虛,她陪着笑臉轉過身去,“殿下,你回來了啊。”

    蘇御一臉黑臭,不見一點欣喜,直接開門見山,“你和林渝生說了什麼?”

    跟洛南枝根本就不需要那些彎彎繞繞,想知道什麼他直接問。

    林渝生說什麼很想告訴他,可是開不了口。

    洛南枝:我是那種隨便來的人嗎?沒點手段會告訴他們?

    666:放屁!沒有我你能幹個啥!!

    “祕密,嘻嘻……”

    蘇御沒有得到答案很不開心,也不是必須知道,她身上確實有很多祕密,但是就是這祕密旁人都知道了,他卻不知道,心中總是難受啊。

    她瞧着人一臉不高興,直接上手想要抱住他。

    豈料,蘇御直接把人推開,氣呼呼的直接背過身,“不告訴我,那就別碰我。”

    洛南枝:“……”

    呦呵,漲脾氣了啊。

    “殿下?”

    “殿下?”

    洛南枝繞着人轉了好幾圈,對方高昂着下巴,眼神就是不看她。

    “蘇御!”她也是生氣啊,直接跺腳喊了他的名字。

    喊名字的時候就該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了。

    蘇御見人生氣了,本想在忍忍,可是垂眼一見到她,心中哪裏還有氣啊。

    把人往懷裏一拽,抱得死死的。

    洛南枝推了推人,“不是不讓我碰你嗎?”

    “我又沒說我不碰你。”

    “……”

    “你不願意說我也不想知道,可是……可是,林渝生都知道,我還不知道。”

    聞聲感覺蘇御都要哭出來了。

    “哈哈,很快就會知道的,不騙你。”說着抱着蘇御的手使足了勁兒。

    …

    書中的設定是不會輕易地改變了,只要蘇御這邊起一點苗頭。

    這不,纔回京不到一個月,有關蘇御不是太子的流言蜚語席捲整個上京。

    傳言,真正的蘇御早已經死於大梁,所以在大啓提出以蘇御回國來平息兩國站亂時被大梁毫不猶豫的拒絕了。

    越說越有理,越傳越真實,人們就真的信了。

    此刻金鑾大殿之上,除了百官,幾位妃子,還多了幾位莊重的耄耋老者。

    蘇氏一族統治大啓百年,除了君臣之別,還有宗族之分。

    太后看着殿下跪着的人,“張宇,你說這蘇御不是太子,你可有何證據?你要知道污衊儲君該當何罪嗎?”

    婦人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樣,看着十分有把握。

    話語中也是說明了一切,知道他蘇御是儲君,你一個小小下人是不敢污衊他的,那他所說的就是真的。

    沒有誰敢賭上自己陷害一國儲君。

    殿中央正跪着一個佝僂着身子的太監,“奴才就是證據。”

    “他怎麼還活着,他不是死了嗎?即便是活着也不該是原本的面目。”

    張宇,那個隨同蘇御去大梁的太監,就是提議把蘇御送給老太監的那個人。

    他怎麼會在這兒,他不是已經死了嗎,被蘇御扒皮葬身火海了嗎?

    怪不得老太婆把所有人都叫來了,這是打算下死手,接着各方勢力一起把蘇御拉下。

    洛南枝只覺得這一切的一切都太過於玄幻了,這眼前的一幕幕真的不是假的嗎?

    □□,那個她親眼看見被蘇御扒皮殺死的人,現在完好無損的站在大衆面前。

    只覺得渾身的血液在再亂竄。

    確定她是在架空的歷史文,而不是玄幻的?

    666動了動小腦袋,“嗯嗯……這世間只有一個人可以辦到。”

    “顧淺月。”想都不用想,她的腦子裏就直接蹦出了女主的樣子。

    這…這TM也可以??

    你管着叫主角光環?

    這TN的分明就是造物主!!

    緩了口氣,行,主角團無所不能。

    又不是現實生活,一切皆有可能,就不要在意這些了,看書嘛,不就是圖一樂嘛。

    不只是她震撼,蘇御等人也震撼。

    蘇御整個人都變了氣場,表情凝重,他很堅定當初自己是把人給解決了的,但是他也很清楚面前的人也是真的。

    可是,爲何是完好無損的?

    怪不得太后這麼有底氣,敢把蘇氏的長老都給請過來。

    是啊,他張宇有人認識,但是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