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給反派太子遞刀子 >第 54 章 第 54 章
    轉身一看沈晏手裏的武器架在了蘇御的脖間,與此同時蘇祁正找準時機準備動手,洛南枝餘光一掃,手裏的劍直接插在人的腦袋上。

    只聽一身慘叫,“啊!”

    人抽搐了一下,就沒了音兒。

    她看着沈晏,“呵,倒是忘了你這背主的狗。”

    “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放開。”

    沈晏一臉爲難,顯然還是不打算放手。

    她看着蘇御,對方一點也不慌張,似乎在告訴她不必擔心,洛南枝手腕一轉刀在手裏掂了掂,嘴角一揚,“那就比比誰的速度快。”

    洛南枝飛快的到了顧淺月身邊,一把薅過她的衣領,刀架在她的脖子上。

    就只是一秒鐘,蘇御用內力震飛了沈晏。

    人孤傲冷漠地看着倒在地上吐了血的沈晏,他從來不相信任何人,除了他自己,後來也只是多了一個洛南枝。

    他很清楚只有洛南枝是非他不可的,此外世上就再無他人了,當初救他們的是任何人都可以,對於他們來說他只是一個救命恩人,自認還完恩情便可。

    對方不敢直視他,他那次爲太子擋劍,很大程度上就是想償還他的恩情,也好讓自己作出如今的行爲纔不至於愧疚難堪。

    可一見洛南枝架着顧淺月,沈晏慌亂了,根本不顧忌自己受傷,“太子妃,牽連無辜人做甚。”

    “她無不無辜,你我心裏清楚。”

    低頭貼近看着顧淺月,似妖豔鬼魅,“嗯,這小臉蛋真是嬌俏啊,也難怪啊,這勾男人的手段很厲害嘛。”

    “不過也是,畢竟是伺候過三軍將士的女人,對吧,”在她耳邊輕聲道:“顧~皇~後。”

    顧皇后!

    這個熟悉有陌生的稱呼一下自己擊中了顧淺月所有的防備,瞳孔放大,驚慌的人向前不禁靠了一下。

    “啊。”臉蛋不偏不倚正好被劃傷,人喫痛地叫了一聲。

    她直接把人甩到地上,俯視着在地上的人。

    顧淺月看着人瘋魔了的洛南枝,心裏一陣陣的畏懼,面前站着的是一個魔頭,倒地的她不斷向後退去。

    不可厚非,她要幫蘇衍除掉蘇御,但也存有私心,她想除掉洛南枝,她有預感,很強烈的預感,這個女人不簡單。

    洛南枝慢慢靠近,手裏不知道多了什麼東西,附身抹在她的傷口上,

    “啊啊……”臉上火辣辣的灼熱,疼得她直叫。

    就在她開口尖叫的時刻,一顆似藥丸的東西滾進了她的喉嚨。

    顧淺月努力嘔着,希望把東西吐出來,“你你……你給我吃了什麼?”

    “你給蘇玄、顧清月吃了什麼,我便給你吃了什麼,哦不,比那個還猛。”

    “我是不是跟你說過,手不要伸的太長,會被剁掉的。”她撩起裙襬單膝蹲下,擡起她的下巴,左右打量着,像極了調戲貞潔烈女的流氓,“你說說你,怎麼還是這麼不聽人勸,落得那般下場怪的了誰啊,只能說你活該。”

    “原想着你報你的仇,咱們互不干涉,可是你爲什麼就是要把那些心思花費在我家殿下身上呢。”

    本來不打算對她動手的,已是忍受了這麼久,人還是這般得寸進尺,既然這麼不聽話就一起毀滅吧。

    起身看着沈晏上前也給人塞了一顆藥丸,笑笑道:“把他倆給我帶下去,放在一間房內,給我守着,一隻蒼蠅也不能放過。”

    沈晏仇視着她,在他眼裏她是個毒婦。

    不過洛南枝纔不在乎呢,什麼草包、醜女、妖女、毒婦,賤人,通通見鬼去吧。

    “你該高興,要不然你好幾輩子都碰不到,人家可是天命之女,你給她提鞋都不配,你以爲她那次救你,還貼心的爲你包紮傷口,真的就是心善,真的就是單單的爲了你啊,呵,可笑。”

    “你望着人家那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人家可不傻。”

    沈晏癡呆的望着她,耳邊不禁迴旋起,

    “看啥呢?”

    “受傷了?”

    這個女人怎麼什麼都知道,原以爲只是一些小小的事。

    坐在位置上的顧正全坐不下去了,這怎麼就到了自己閨女身上了,可是這刀架在自己脖子上也不敢動啊。

    “太子妃這是要把臣女弄哪去?”

    身爲丞相的顧全正其實打心眼裏是瞧不上洛南枝的,這女人說來確實身份顯赫,可是通篇除了身份什麼都拿不出手。

    蠻狠無力,恍如鄉野村婦,比洛成義那個莽夫還要討人厭。

    洛南枝搖搖晃晃走了兩步,很是純真地問道:“顧大人,您確定她是你的女兒嗎?”

    對方被這一問顯得疑惑,眉頭輕擰,這是什麼問題?

    唐如開了口,“太子妃,你……”

    “您着什麼急啊,唐姨娘,噢不對,是月纏姑娘。”她根本就不給人插話的機會,轉臉看着顧淺月那痛苦難耐的表情,“你說說你這個女兒跟你當年相比,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你看看,”指着男主及其幾位男配們,“這王爺、皇子、世子、首富之子,哦,你不知道吧,還有個上官家那小子。”

    語氣滿是輕蔑嘲諷的意味,“你說說這上官夫人要是知道自己家那個寶貝兒子喜歡上了你這個狐媚子的女兒,她會不會被氣死啊。”

    一手抱在腹前,一手撐着下巴,若有所思般,“不過話說回來,她是誰的女兒呢?是上官棠的,墨即非的,亦或是……柳雲飛的。”

    上官棠——飛鶴山莊莊主。

    墨即非——賀軒樓背後的墨家家主。

    柳雲飛——姜國皇帝。

    身爲女主,尤其是這種重生的大女主文的主角怎麼可能就只是一個小小的丞相庶女呢。

    爲了配上男主,甚至是爲了顯得是男主高攀了,怎麼也得是個公主吧。

    文中這女主本就對於顧正全有恨意,這人也是她的報仇對象之一,在唐如被盧氏殺害之後,就鐵了要滅顧家滿門的念頭。

    嫁入平南王府後,就開始計劃了,正所謂要名正言順,這無論是名義上的父親還是生母都得死。

    後來各大助攻出現,她堂堂正正地當上了姜國的公主,柳雲飛還把皇位傳給了她,兩國相併,蘇衍稱皇,她稱後。

    想想,挺可笑的。

    “哦,興許是那趕車的馬伕的。”

    唐如臉色瞬間慘白,“你……”

    這些年對於顧淺月的漠視,並不是單單的自己接受不了顧正全,其實是接受不了這個女兒,她是自己被人侵害所產之物。

    可是後來漸漸也看清,畢竟那是自己親生的骨血,看着被盧氏母女欺負自己的女兒,她終究還是狠不下心。

    看着這張對自己冷漠至極的臉,心裏是一陣陣的揪心。

    那是她的女兒,眉眼間與柳雲飛有幾分相像。

    女主自然是柳雲飛的女兒,當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