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創龍點睛 >第13章:夜晚之夜
    “好美啊……”

    粉紅貓坐在樓頂上,一邊賞着月亮,一邊喝着碗裏的泉水,再就着下肚的心臟,好爽啊!

    粉紅貓喜歡這種心臟,善良,正直的人的心臟,這種心臟往往比城市中人的心臟要來得更加美味。

    而沒有成年的心臟,也比已經成年的心臟更美味,粉紅貓喜歡這種稚嫩清爽的口感。

    啊,喫飽了喫飽了。

    粉紅貓看着滿地的心臟,口水也止不住的流,雖然她是能全部喫完,但她可是淑女啊,淑女是不能喫這麼多的。

    粉紅貓一時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想着要不先去找個地方冷藏起來?

    可是冷藏了的心臟不是很新鮮了,啊……這怎麼辦啊。

    唉,粉紅貓懊惱的想,如果未來有機會,一定要養一些這種人,這樣她就可以想喫多少就拿多少了,方便多了……

    算了,粉紅貓看着一地的心臟想,這些心臟就不要了,誰想要誰要吧,我先走了。

    但粉紅貓走之前,看着此情此景,月光灑落在屍體上,皎潔的月,鮮紅的血,讓人不得不作詩兩首。

    粉紅貓開口朗誦出了自己剛想的詩句:

    啊,生活,你是多麼的美好!

    啊,純潔的心臟,你是多麼的美味!

    好詩!

    粉紅貓想了想,真的是無比動聽且韻味十足啊,哈哈哈。

    這時的粉紅貓,心中的高興又多了一分。

    粉紅貓要走了,但在要走之時,一隻螃蟹卻不解風情的來到了粉紅貓的身邊。

    並且螃蟹一開口就是能讓人煩悶的話語:“父……王讓我們先停下收集憤怒,接下來先去找特殊的人類。”

    “啊……”粉紅貓抱怨的說:“怎麼又有事要做啊,好麻煩啊……”

    然後粉紅貓又注意到了什麼,問螃蟹:“父親的命令是父親用意識直接告訴你的,還是你去父親的聖殿裏知道的?”

    螃蟹說:“我是因爲有事,所以直接去了父親那,然後在王直接順便告訴了我接下來要乾的事,還有……”

    螃蟹說:“你最好不要叫王爲父親,會惹他生氣的。”

    而粉紅貓渾然不聽,還笑了起來對螃蟹說:“我就是不呢,我還要叫你弟弟呢,弟弟,讓姐姐抱一下~”

    螃蟹剛想躲開,就立馬被粉紅貓誇張的速度抓到受傷了,螃蟹自己都沒反應過來。

    然後螃蟹就被粉紅貓各種撫摸,讓他很不爽,說:“再這樣下去我就走了,你一個人在這裏玩吧!”

    聽到這,粉紅貓立馬將螃蟹放下了,然後委屈巴巴的說:“真的是,我就開個玩笑嘛,略略路。”

    而螃蟹心想,不就是王在成神的時候喊你的名字比較靠前嗎,就直接喊我弟弟。

    但是粉紅貓的實力在所有兄弟中也是比較靠前的,螃蟹也不想惹她生氣。

    而且接下來螃蟹還想拉攏粉紅貓,如果連好說話的她都不答應的話,那麼其他人應該就更不會答應了。

    螃蟹忍着心煩問粉紅貓:“我們兄弟之中有人想要叛變,你知道嗎?”

    粉紅貓想了想,說:“應該沒有吧,我的弟弟妹妹們都挺可愛的,應該不會幹這種事吧,難道是哥哥?但是哥哥他腦子只有父親,也想不明白他爲什麼會想叛變。”

    “是企鵝,”螃蟹直接說:“企鵝拉攏了兩個兄弟,以及兩個特殊人類,現在我的分身正在監視着他們,如果他們真的有叛變的想法,到時候我們兩個一起去殺了他們,可以嗎?”

    而粉紅貓一臉不情願的說:“讓我殺我弟弟嗎,我可不要啊……”

    螃蟹一臉不爽,喊道:“我們唯一要侍奉的是王!而且企鵝和你根本就沒有一點血緣關係,我們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

    但是粉紅貓表情擰巴,似乎還是很糾結的模樣,螃蟹則繼續說:“現在我的分身們還沒有將企鵝的事告訴給其他兄弟,只告訴了他們王要我們做的事,如果可以的話,我們兩個人解決掉這件事就是最好的,不要聲張。”

    螃蟹說:“你也知道的,兄弟們中有個神經病,一定會阻止我們的……”

    粉紅貓在擰巴的表情中擠出話對螃蟹說:“剛纔你明明自己也說了‘兄弟’一詞,還說自己不承認兄弟的關係,真的是……”

    螃蟹有點懊火:“你就只在意這個?我說了這麼多,你就聽見了這個一個代詞?我就問你一句話,加不加入我!”

    粉紅貓雖然很想說“不要”,但是也不想惹螃蟹不高興,沒有辦法了,只能對螃蟹說:“好吧好吧,我聽你的行了吧,真的是……”

    “好的,”於是螃蟹繼續說:“我覺得企鵝可能還會來找你的,畢竟兄弟之中就只有你,狼人,還有豹子看起來能交流,如果你發現了企鵝在接近你的話,先別暴露自己的目的,慢慢引誘他說出叛變王的實質性證據,到時候我們一起殺了他!”

    粉紅貓有點傷心,聽我加入了了,居然沒有一點高興的表示嗎,真冷淡……

    這個時候粉紅貓找了個椅子坐了下來,舒舒服服的癱在椅子上問:“你的分身應該在跟着企鵝吧,那企鵝現在在幹什麼呢?”

    螃蟹說:“似乎正在朝着‘碼人’前進,一直在往西邊走,明天早上就會遇上了。”

    碼人,就是那個頭上爲馬賽克的人,真名爲“轉換”。

    粉紅貓這個時候卻笑着問螃蟹:“對了,你之前說的‘特殊人類’是什麼東西啊?”

    企鵝說“就是無法用能力知道他們存在,不能定位,不能聞,卻能聽見其聲音的人類。”

    然後,企鵝又疑惑的說:“你這個時候問這個做什麼?”

    粉紅貓卻笑的越來越燦烈,說:“真巧啊,我聽見聲音,有個帶着龍的人類也在吵着碼人的方向前進,這個人類,應該就是特殊人類了吧。”

    “我知道,”企鵝立馬說:“我的分身也在跟着他,如果他再一直往那邊過去的話,應該也會遇上碼人。”

    粉紅貓似乎一下子就不高興了:“什麼嘛,你明明知道這個帶着龍的特殊人類,卻不告訴我,怎麼樣,要我去抓他然後獻給王嗎?”

    “不,”螃蟹說:“這個傢伙不用抓,直接殺死就行了。”

    粉紅貓問:“爲什麼?”

    “不知道,”螃蟹說:“似乎是因爲王和他有過什麼交集吧,其餘的我就不知道了。”

    粉紅貓又說:“那我這就去殺死他吧。”

    螃蟹也又回答:“不行的,我能感受到,這個傢伙很強,我不確定我們兩個能不能殺死他,我們得設計方法才能幹掉他,但不是現在。”

    這個時候,粉紅貓站了起來,問螃蟹:“那我們要不要去幫碼人呢,碼人似乎還在兢兢業業的完成工作,如果到時候企鵝和特殊人類都到了那,那碼人就危險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