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創龍點睛 > 第17章:猜忌與計劃
    各種飛行工具內發出的巨大話語聲傳到各地,使所有人都清清楚楚的聽見了。

    也包括所有的子嗣,以及所有的特殊人類。

    子嗣們知道這些飛行工具上的說話聲是螃蟹說的,雖然有子嗣懷疑螃蟹爲什麼不用分身來告訴他們這件事,但隨後將這個疑問拋到腦後了。

    子嗣們覺得,這應該是王讓他這麼做的吧,他們不應該懷疑王的決定。

    而在早已熄火的村子當中,劉無龍,古爾和逸刃也理所當然的聽見了這些話語,看見了滿天的傳單,而紛紛停在了原地。

    這個時候,劉無龍和古爾回頭向逸刃望去,而逸刃也在望向劉無龍他們。

    逸刃將葉眼放在一旁,撿起地上的一張印着王樣貌的傳單,然後對劉無龍他們說:“我有一些想要和你說的話,如果在這裏分開了,我覺得我可能再也無法和你交流上了。”

    劉無龍沒有說什麼,而古爾說道:“是的,我也是這麼覺得的。”

    逸刃拿起傳單問古爾:“你覺得這是真的還是假的?”

    傳單上出了印着王神聖的樣貌,還印着一行不擋住王的小字:五日後,王將消滅所有人類。

    古爾思考了一下,然後說:“我個人更傾向於是假的。”

    逸刃問:“爲什麼這麼說?”

    古爾回答:“我以前見過王,他很強大,按道理來說他可以隨時毀滅世界,更不用說成了神的他了,但是爲什麼要特意通知說要等5天?”

    古爾繼續說:“而且他以前就毫不猶豫的滅了秋丹,但是對待其他國家卻選擇緩慢推進,我覺得王是在消滅了秋丹後,發現了什麼事情,所以不得不選擇緩慢推進的手法,並將這些任務給了子嗣,所以按道理來說,王根本不可能這個時候突然說要消滅所有人類的,更何況還特意說是五天後?”

    逸刃也覺得是這個道理,然後又想到之前的螃蟹和企鵝說過的話,然後對古爾說:“是‘憤怒’吧。”

    “嗯,”古爾說:“我覺得很有可能是這樣,我猜測王在統治了秋丹後發現統治的人類只有恐懼,沒有憤怒,於是在成神後就將其抹除了,收集憤怒的事情也給了子嗣們。”

    逸刃也覺得很有可能是這樣,然後說:“只是,不知道王收集憤怒是爲了什麼。”

    古爾回答:“誰知道呢,一般不是將其作爲食物,就是力量來源,就算我們知道了是幹什麼用的,也沒有辦法阻止啊。”

    逸刃說:“是的,”然後逸刃又問古爾他們:“那麼你們接下來怎麼辦?”

    古爾說:“如今發生了這種事,子嗣們肯定也會有所行動的,可能會加快收集特殊人類的步伐,或者是回到王的身邊,反正他們不可能和我們一樣將這條消息當成是假話的。”

    古爾說:“我想先去集合還活着的特殊人類,爲了能在五日後對抗可能來臨的危險,你呢。”

    逸刃思考了一下,然後說:“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現在應該幹什麼了,我們的老大不知道去哪了,現在我還成爲了別人的奴隸,我除了去那個企鵝身邊,也幹不了什麼了。”

    於是古爾說:“那你們去其他國家看一下再回企鵝身邊吧,看看其他國家有沒有遭受子嗣們的襲擊,這樣我就能猜測出王大概有多少子嗣,然後再看看今天的飛機有沒有飛往其他國家。”

    古爾說:“因爲飛機上說的是全人類都會被消滅,如果飛機沒有去往其他國家的話,那麼我就敢百分百肯定這些都是某個子嗣自己搞的了,而不是猜測。”

    逸刃明白了,說:“如果飛機沒有去往其他國家的話,那就說明這個子嗣又想將事情搞大,又不想擅自去往其他國家怕惹王生氣吧。”

    “是的,”古爾說:“但是相反,如果飛機真的去往其他國家了,並且其他國家也有子嗣,那麼王的憤怒已經收集夠了也說不定,定下五日後再消滅人類,可能在準備什麼,或爲了有點儀式感。”

    聽到這,逸刃答應了,說:“好的,那我接下來就繼續往西邊去了,現在離我們最近的國家就是這個,確定了情況之後再回企鵝身邊。”

    但是逸刃又問:“那我確定了其他國家情況後,怎麼把消息告訴你呢?”

    古爾思考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你未來遇到我們了,就告訴我們就行了,我們也不是很急,只是想一個‘確認’而已。”

    “好吧,”逸刃說:“我明白了。”

    見逸刃答應後,古爾也說:“嗯,我們也打算將重心放在尋找倖存的特殊人類上了,不與子嗣們接觸了,能逃就逃。然後,我們現在打算去東邊的大城市裏。”

    古爾說:“現在時間緊迫,我們再往西邊去也沒有什麼意義了,西邊人少,村鎮也少,只有一些樹林。而且子嗣們人多,那裏很有可能沒有存活了。如果你們說的特殊人類真的無法被子嗣感知到,那麼去大城市裏尋找特殊人類,說不定可能性還大一點。”

    說完,古爾又拿出一瓶拇指大小的血瓶給了逸刃:“有危險的時候就喝這個吧,他能增強你的各方面能力的。”

    逸刃認得這個,他說:“增強?我用了這個後到沒怎麼感覺變強了,不過倒是能無限恢復。”

    這個時候古爾立馬看向劉無龍:“這不是你的血的效果嗎!”

    劉無龍在古爾的注視下,過了一會才說:“唉,你之前不是說等召集了倖存力量後,就用龍血強化他們嗎,我是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的。”

    古爾無語的說:“我是能恢復的啊,真的是,而且那有主人爲能力做事的。”

    逸刃看着這兩個人,吐槽說:“哈哈哈哈,我還以爲這條小龍纔是你這個人類的主人呢,我還在想主人僞裝成一個小龍,真的是太牛批了,感覺可以躲過很多暗殺,畢竟很多人和我一樣第一時間都是想的人類纔是主人吧……”

    逸刃說着說着,聲音就小了下去,因爲他發現自己眼前的兩人正在看着自己。

    逸刃感覺有點不好意思,於是就閉嘴了。

    這個時候劉無龍也丟出一瓶血瓶給了逸刃,然後說:“這兩種血瓶的持續效果都是一小時,如果打不過敵人,快到一小時的時候記得逃跑。”

    逸刃想了一下,又對劉無龍說:“能不能再給我旁邊的這個人類一份,我覺得他應該也需要這個東西。”

    逸刃指的是葉眼,葉眼現在還在昏迷着。

    劉無龍看向古爾,古爾說:“其實給了你兩瓶就已經很危險了,我們不知道你今後會遇到什麼事,如果這血到了某些子嗣手裏,我們的處境只會更危險,更何況你現在還是企鵝的奴隸。”

    於是逸刃只能作罷,收起兩瓶血瓶說:“好吧,我能理解。”

    這個時候逸刃又對着劉無龍和古爾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