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創龍點睛 > 第30章:雜魚
    ……

    10小時前。

    在未佔逸和所有人說自己的計劃時,企鵝曾眉頭緊皺的和豹子說了點什麼。

    那個時候,企鵝是在讓豹子有空時去沒人的地方等他。

    豹子看着一臉嚴肅的企鵝,也沒說什麼,只是點了點頭……

    之後,企鵝見未佔逸還在一直說着各種東西,正想打斷時,卻被劉無龍先打斷了。

    劉無龍提議讓大家去休息一下,問未佔逸刃是否可以。

    看到這,企鵝內心欣喜,正好給他們創造出可以私下交流的時間。

    於是沒多久,企鵝和豹子來到了一片無人的空地上。

    企鵝也沒有多廢話,直接拿出兩罐藥劑,說:“這是狼人的藥劑,待會把這些藥劑給所有特殊人類喂下,除了劉無龍他們和未佔逸。”

    豹子似乎有些不滿,問:“爲什麼?”

    企鵝說:“你看不出來嗎,未佔逸根本就沒指望讓這些特殊人類能拖住幾個子嗣,他的想法都寫在他的臉上了,一臉的不信任。”

    豹子驚奇的問:“爲什麼,他不是爲了決戰而讓湊集了這麼多特殊人類的嗎?”

    “呵,”企鵝直接冷呵一聲說:“你覺得像嗎,他明明知曉一切事物,應該知道有人在監視着我們,但他卻仍然堂而皇之的說出一切的計劃,誰會信他,他的一切話都感覺像假話。”

    “而且,他明明覺得所有人戰勝不了王,卻仍然讓大家去送死,我就沒見過這麼小人的人。”

    然後企鵝還補了一句:“我都不會這麼對待我自己的棋子,除了萬不得已,我是不會拋棄我棋子的。”

    沉默了一會,豹子問企鵝:“那你覺得未佔逸帶領所有人來這裏的目的是什麼……”

    企鵝直接打斷了豹子,說:“不是問他的目的,應該問銘邱認的目的是什麼,他說他被銘邱認控制着,那麼這一切應該是按照銘邱認的控制來做的。”

    “那……”豹子按照企鵝的想法問:“銘邱認的目的是什麼?”

    企鵝接過話題,說:“未佔逸以前說過他帶領這麼多特殊人類過來,是因爲我們需要特殊人類,所以按照銘邱認篡改的命運找了這麼多特殊人類。”

    “但我覺得只有一半的真話,除了我們需要隊友外,他的主人銘邱認也需要這些特殊人類做些什麼。”

    豹子問:“你是從哪看出來的?”

    “是猜測,”企鵝說:“只是在看見了未佔逸那不信任所有人的表情後,纔有了這些想法。”

    而豹子說:“我爲什麼沒看見他有這種表情呢?”

    企鵝微微笑了一下,搖了搖頭說:“只是經驗而已。”

    豹子一臉奇怪:“你不是和我一起出生的嗎……”

    企鵝不想再聊其他的了,直接將藥劑塞入豹子手裏說:“待會用你那極快的速度將藥劑喂入每個人的嘴裏,不要驚動任何人。”

    豹子看了看藥劑上的標籤,說:“這……好像是毒藥吧……”

    企鵝也沒想隱瞞,說:“既然這些特殊人類不被未佔逸信任,那麼至少我們要信任他們吧。”

    “這毒藥只有喝下一整瓶纔會有效果,無論對方有多大的體積。”

    “這是必死的毒藥,如果正好有子嗣吃了很多的特殊人類,那麼他就死定了。”

    豹子還是有些猶豫,說:“你就是用這種方法來信任他們的嗎……”

    企鵝攤攤手說:“我沒有任何辦法……”

    之後,企鵝再次感受到被監視的目光了,於是對豹子說:“好了,我已經沒有其他事要聊了,回去吧。”

    而豹子似乎還在糾結,問企鵝:“不喝完一瓶,真的不會對人體產生負面影響嗎?”

    企鵝只是讓豹子不要再多說了,說:“不要再問不該問的了,改回去了。”

    企鵝走在前面,而豹子一直在原地站着。

    豹子不想違抗企鵝的話,但也不想傷害成爲自己同伴的人。

    豹子很糾結,等了很久,纔開始跟上企鵝的步伐……

    ……

    這時的海洋上鮮血一片,鯨魚已經被吞噬掉一百左右的人了。

    鯨魚在海洋中一上一下,如同所有人的夢魘。

    三個隊長帶領大家使用了很多方法,都沒能阻擋住鯨魚的步伐。

    無論是直接戰鬥,還是防禦,逃避,沒有一種方法是對這種傢伙有效的!

    看着大海上四處逃離的人們,二隊長問一隊長:“我們……現在就如同那個怪物的玩具一樣,被她各種追趕,在最後纔將我們喫幹抹淨,早知道……”

    三隊抱着臉絕望的說:“早知道……我就不會來這裏了!”

    一隊長看着兩個已經打退堂鼓的其他兩位隊長,自己心裏其實也是有些自責的。

    畢竟,是他在戰場上將所有人喊了回來,讓大家現在面臨死亡的危險。

    而在之前,也是一隊長在私底下和所有人說要拯救世界,打倒王的啊!

    大家輕易的聽信了他的話,所以纔在最後一刻也沒離開,覺得不會死的自己絕對和王有一戰之力!

    可惡,一隊長懊惱的心想:我怎麼會有這麼天真,這麼愚蠢的想法啊,說了一大堆留下大家的話,讓大家白白丟了性命!

    甚至,我們連個武器都沒有被給過,就直接被派往戰場了。

    我們來這裏,真的是爲了戰鬥的嗎?

    我們,或許真的在被調戲着吧……

    但是也是這時!

    一隊長突然想到了什麼,對其他兩個隊長說:“調戲?你們覺得鯨魚一點一點的來喫我們,真的只是因爲挑釁嗎?”

    二隊長問:“什麼意思?”

    一隊長說:“你們看海面上的血,這好像並不是我們的啊。”

    二隊長說:“這又怎麼了,我們之前不是傷到過鯨魚嗎,不是我們的血,那應該就是她的吧。”

    “我不是這個意思!”一隊長激動的說:“我是說鯨魚似乎正在以我們意想不到的速度在變得虛弱着!”

    “他沒有一次性的喫掉我們,也是因爲虛弱的問題。”

    “她十分鐘前就已經喫掉我們六七十個人了,但是現在十分鐘已經過去了,人數也僅僅只是增加到了一百人左右!”

    “而且!”一隊長說:“我們在這聊了這麼久,鯨魚還沒有過來喫掉我們,似乎是在忌憚着什麼!只是單純的在海面上一上一下!”

    三隊長這個時候問:“這隻鯨魚,可能是因爲自己身上有傷纔沒來喫我們的吧……”

    “不!”一隊長果斷的說:“我們來了這裏後,鯨魚可是以極高的興頭來喫我們的啊,現在變成這樣猶猶豫豫的,絕對是在忌憚什麼!”

    “而且你們看見了的吧,鯨魚身上的血迸發的越來越快了,幾分鐘前我明明還看不見哪裏有血的,但是現在,海面上幾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