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裂天神帝 >第十章 金梯
    放眼望去,天梯直通雲霄,一路根本看不到盡頭。既然上面能有讓燭照無比激動的東西,那麼一定是大機緣,無論如何也要得到。

    一步步踏出,一步更比一步喫力,就好似一座大山,每踏出一步,便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

    大約踏出五十步,小輝便擡不動腳步了,身體被壓的幾乎變形,無法再維持站姿,只好盤坐下來吸收靈力。而天梯上方,半血朱雀、犼和滅蒙鳥都已經是踏出一百多步,且還在一步步攀登。

    坐下來修煉的小輝頓時感覺到了一身肌肉緊繃,在這種情況下修煉,對於自身有這無比的好處。而且身體中有一股暖流,流向四肢百骸,滋養肉身。

    那是神藤的果實,之前被小輝吞入口中並沒有完全消化,在這威壓下面,無疑是將果實的藥效全部激其中還能感覺到一絲絲的神性能量。

    小輝周圍的靈氣再次濃郁起來,猛的吸收靈力,再次完成一次融靈,這已經是第五次了。小輝有信心,一定可以超過上一世,上一世自己便融靈八次,已經強大到無人能敵的地步,要是融靈十幾次呢,或者幾十次?

    再次融靈成功,小輝再次往上攀登,融靈一次肉身能得到很大的提升,也就能再往上攀登許久,這也就意味着只要是在天梯上不斷壓迫自己,便可以迅速完成融靈。

    一步步盤登而是,大汗淋漓,渾身肌肉緊繃,承受衆山威壓,每踏出一步,都要用盡渾身力量,每一步都無比艱難。

    這一次,小輝只是踏出了二十對步,在再次堅持不住,只能停下來回復。就這樣,轉眼間來到了一百多層階梯,在這一百階梯內,小輝再次完成一次融靈,已經六次了,但接下來的階梯,他感覺已經邁不出去了。

    一百層以後,不再是翻倍的增加,而是數倍的增加,這根本抗不住,不得已,小輝祭出了長槍爲自己分擔威壓,同時也要修煉肉身,在壓力下,修煉速度是平時的數倍,這本身就是機緣。

    三頭兇獸也都蹬到了二百層,但無法再次踏入,只能暫時停下來,到了二百層,饒是三頭兇獸都無法踏入。

    半血朱雀突然間取出一物,那是一根紅色羽毛,羽毛之上燃燒這火焰,那是真正朱雀的羽毛,借住它,半血朱雀再次攀登。

    滅蒙鳥也取出它那一根羽毛,同樣借住法寶攀登。至於犼取出了一把古銅色的寶劍,再次攀登。

    下方的神藤頓時露出凝重之色,他未曾想到小輝這個人類的毅力竟如此強大,在天梯上竟攀登到一百層以上。就算是這樣,自己也必須殺了他,那三十一顆果實中都蘊含了一身的精華,果實全部被取走,直接導致了他神力大跌。

    “小子,快停下來,再攀登下去,你的肉身就要承受不住了!”燭照急忙喊道。

    小輝也意識到了,此刻他已經到達一百二十八層,在登下去,怕是要血肉無存啊。但他不甘心,上一世的圍攻,這一世的災難,只有不斷變強,再變強,才能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

    到了這一世,他認識了劉南、泰然、少謙三人,有時候他突然覺得就在這一世挺好的,有人陪伴,沒有那麼多煩惱,更沒有修士界的爾虞我詐。

    但災難來臨,自己沒有辦法封印界門,甚至自己所美好生活的城市,毀於一旦。要是自己足夠強,哪來的十六帝,擡手間便可滅掉。要是足夠強,動動指頭便可毀滅界門。

    在強烈的意念下,小輝再次完成融靈,已經七次了,這般速度,小輝怕是前無古人了。但是融靈成功最多也只是可以支持邁出三兩步罷了。

    這一刻,他感覺到,自己的神魂在迅速曾長。原來如此,天梯不只是可以鍛鍊肉身,在強大的意念下,同樣可以淬鍊神魂。神魂涌出體內,將自身包裹,那是神魂進階的提現。

    他這般強大的神魂,根本不是融靈境可以達到的,但在天梯之上,他做到了。空間戒指中,神魂涌入,一株通體黑白兩色纏繞的仙草出現,那是陰陽天元草。這一株仙草是小輝上一世所的,未曾服用便放入空間戒指中,如今神魂之力逐漸曾長,取出這株仙草。

    陰陽天元草吸收天地陰陽二氣,吞吐天之元氣,醞釀而生。服用者體內便可儲存陰陽二氣,流轉自身,施展神通蘊含陰陽道法則。

    “仙草!”滅蒙鳥大驚,心中無比震驚,這人類身上竟然帶有一株仙草。二話不說,朝下飛來,要奪取仙草。

    犼也是無比震驚,但麼沒有立刻去奪取,他覺得天梯有古怪,自己不敢做出頭鳥。半血朱雀則是饒有興趣看着兩人究竟如何?

    “交出仙草來!”滅蒙鳥吐出一根羽毛,散發青色火焰,攻擊小輝。小輝並沒有出手,反而嘴角溢出一絲笑容,燭照說過,天梯禁鬥!

    果不其然,一道金色神忙從天而降,直接將青色羽毛法寶給毀掉,並且一擊將滅蒙鳥擊殺,血肉模糊橫飛。所以人都是一驚,強大如滅蒙鳥都被一擊擊殺,這天梯無比恐怖。

    半血朱雀露出譏笑,貪得無厭,適得其反。犼也是暗暗心驚,還好剋制住自己沒有動手,不然死的就是自己了。

    小輝方下心來,在這天梯上,無人可以施展祕書、法寶,更沒有人能夠打擾自己。並且在威壓下還能迅速提升實力,沒有比這更好的機緣了吧!興許這纔是天梯最大的機緣。

    小輝頓時方平了心態,剛纔的自己,太過於執着,想要迅速變強,過於心急,實則在威壓下也難以放平心態。

    好好坐下來,不在攀登,而是調節自身,讓身體保持在最佳的狀態,因爲陰陽天元草並不是誰都可以煉化的,肉身承受不了,機緣便會變成災難。

    小輝對於煉化這株仙草再是無比自信的,畢竟現在自己最大的依仗就是肉身。

    仙草入體,感覺像是兩種能量在體內流轉,一股至陰,一股至陽,陰陽流轉,息息相關,萬法皆於陰陽。

    水爲陰,火爲陽。水火纏身,倒化陰陽,清陽之氣變爲天,濁陰之氣變爲地,天地相融,萬法歸一!

    這一刻,小輝無比的痛苦,面部扭曲到了極致,肉身崩裂,他還是小看了陰陽天元草的藥效,太過不霸道,陰陽需要調和。

    “廢物!人類也妄想煉化仙草!”犼冷哼一聲,實在是可惜了那株仙草。

    半血朱雀也是嘆息一聲,下方更是有不少兇獸罵道。

    然而他們不知的是,在天梯威壓之下,小輝的肉身看似要爆炸,但就是爆炸不開,徘徊在爆炸的邊緣。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陰陽二氣也緩緩平靜起來,在威壓下,一切歸於平靜。

    小輝頓時大喜,這便是天梯真正的機緣嗎?

    “白癡!那哪算什麼機緣,真正的機緣可是在上面!”燭照喊道。

    “什麼嘛!就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