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化宋 >第142章 虎頭化了
    在官場上,只要不爭上游,那想去偏遠清閒的地方,是很容易達成的。

    不需要當事人提出什麼意見,只要你不反對,那就是贊成了。

    於是,到八月時,朝廷發下文書,將趙仲湜從密州觀察使提拔爲保大軍宣撫使,就太原,這事情便算正式定了下來。

    當然,走也不是立刻出發,朝廷對宗室是非常優待的,只要不是在當地賴上個一年半載,那拖延上幾個月,都是正常現象,朝廷並不會像那些知州一樣,催促上任。

    加上再過兩個月便要入冬,北方的冬天上路是催命,老趙和種氏都已經四十多歲了,不年輕了,所以趙仲湜準備先讓人前去安排收拾居所,等過了年,開春再上路。

    而這幾個月,整個密州和新鎮都忙碌了起來。

    新鎮那邊,要挑揀得力的人手前去太原考察選址,要在這幾個月裏訓練出一大批新的工人前去太原支持新的建設,山水的價格開得很高,不少想脫貧致富的工人都報了名,一些經驗豐富的工人甚至競爭起來——因爲新鎮的作坊已經差不多飽和,想要再升一個爐長,要麼去新的地方打拼,要麼就得熬日子。

    在工坊裏訓練過的工人要培訓,要安家費,優先選擇還沒有成家的工人這一點,還很引起了一波反對。

    一些老舊的制鹼工坊趙士程準備轉讓出去作爲在太原啓動資金,結果這個消息震動了整個京東路,整個密州市舶司的船瞬間就少了一大半,許多商人冒着風險連夜乘船出海,前去東南一地籌集資金,準備拿下這賺起錢來讓人口水長流的工坊。

    那一次,這些工坊用的暗標競價,當時整個競標房裏險些上演全武行,按山水的說法,她已經把許多商人的做的事情記錄下來,準備回頭寫成故事,偶爾回味。

    這次的競標過後,趙士程將三分之二的鹼坊都出讓了,其中一部分被密州本地大戶連手買下,剩下的被東南富商購入,山水牽頭成立了鹼行,她是當之無愧的行首,將來朝廷的攤派,鹼的價格、她都有極大的發言權。

    但是就算如此,山水發現趙士程也沒有太開心。

    小孩最近經常站在窗前,長吁短嘆。

    “公子,若您不願,這些工坊,咱們可以不賣,我能幫你看顧好的。”山水開導自己的小上司。

    趙士程微微搖頭:“工業這東西,很難被壟斷,我得到消息,已經有不少大戶重金挖了咱們的工人,在私下裏研究,我還不如直接把技術散佈出去,免得他們折騰多了損傷身體。”

    山水一邊誇獎公子善良,一邊問道:“那,公子你爲何愁眉,是因爲咱們以後會賺得少了麼?”

    趙士程無奈地笑笑:“錢是賺不完的,我只是難過。”

    山水疑惑地看着公子,她不懂。

    “這些工業,一旦散播開來,會有很多人,過得更難,”趙士程嘆息道,“在咱們看不到的地方,那些坊主,只會給微薄的薪資,增長勞作的時間,用來賺更多的財富。”

    他在散播資本,但資本最初的獠牙,不會有任何的感情,無論是千年後的這片大地,還是西方誕生之地,都是帶着血和淚。

    山水怔了一下:“這,這有什麼不對麼?公子你給的錢很足,還給了他們住的地方,他們不該多做些活回報麼?”

    趙士程搖頭:“我們可以,但卻管不了別人,你看那些佃戶,每年耕多少地,又能得多少糧,能讓他們多存些錢財麼?”

    山水思考了數息,安慰道:“公子,你救不了天下人。”

    趙士程又轉向窗外:“在我管不到的這些日子,希望這樣的產業會更多,到時,我再來改變吧。”

    發展工業,那麼至少會有很長的無序發展時間,只有等他有力量了,再來考慮更多的事情,才能帶來更多的法令改變。

    至於如今,他只能旁觀,沒辦法做更多。

    山水卻又道:“對了,公子,我先前在市舶司那做的船坊,如今已經有大船下海了,那裏的縣令李光,倒是個不錯的人,他可以管理一下新鎮。”

    趙士程微微挑眉:“李光?”

    山水便講起來,這位李光本是平江府常熟縣的知縣。因爲李光治了寵臣朱勔的父親朱衝家僮的罪。被貶到京東西路,被宗澤知州看中,幫着提拔成了即墨縣令,這兩年來,市舶司的海船坊能越做越大,全靠他們二人相助。

    趙士程終於想起來一個人,再問了問這位縣令的年紀,確定了,這位就不是將來南宋的名臣麼?

    可以用。

    反正還有些日子就要走了,不如再騙一個,留下守家,到時遼東、密州、太原,三處成掎角之勢力,慢慢把河北之地盤入懷中。

    正好。

    於是他又去信給大哥,問他可不可以幫着把新鎮的縣令定下來。

    趙士從的鴿子很快回信,答應幫忙,同時誇獎趙士程辦的事情妥帖——在他把大量鹼坊轉讓後,有幾個朝廷重臣暗中得了利,私下已經瓜分了將會得到的收入,如今密州知州的位置反而成了雞肋,你快想想,有沒有什麼想要的人當知州,他可以幫着活動一下。

    趙士程還真沒想到,但他已經不怎麼擔心了,如今密州已經經營了快六年,各種勢力已經形成,加上他將利潤分了很大一部分,只要不來什麼花石綱,這裏就會很穩定地發展下去。

    王洋也很想跟着一起去,他如今已經收了好些徒弟,新鎮的一些管理者也願意追隨他,去幹一番大事業,那位新縣令李光早就仰慕他的名聲,在山水牽線下,前來求教,王洋一時半會走不了,只能將新鎮的許多管理細節傾囊相授,希望他能做得更好。

    現在趙士程煩惱的問題是,要怎麼給舟兒解釋,自己準備離開密州,跟着他三師弟去太原的事情……

    -

    陳行舟知道趙公子要去太原時,拿着信反覆看了好幾遍,幾乎要把信盤出包漿來,看得一邊的郭藥師很是無語。

    “怎麼,你想一起去?”郭藥師剛剛知道這消息時,還是有些不安,但在知道作爲補償,自己又將添了一艘大船後,一顆心便安穩如沉海底,波瀾不驚了。

    陳行舟陰沉沉道:“不行麼?”

    郭藥師很有眼色地閉嘴,轉身思考自己的大船上要安排多少人。

    陳行舟冷漠地放下信紙,眉宇間帶着一絲兇惡。

    他知道,不行!

    如今,他已經佔據了遼澤附近三百里的地盤,開墾了大量田地,修築塢堡,收了一千兵丁。

    耶律雅裏的命令也不像先前那樣,都不能出宅院,周邊數個城池如今都願意聽令行事,陳行舟的權力也跟着膨脹了一波。

    他先用兵丁清理了周圍流民,將他們收攏,拉去開墾田地,隨後平抑了糧價,敲打了周邊十數個大小部族,然後建立了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