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村的雲霄之上,天空一片金光燦燦,大荒之中的生靈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除了葉軒和少數幾位強大的存在。

    天威浩蕩,卻不如兩頭近乎絕世生靈的大戰,天空都彷彿要撕裂開來。

    道道神光揮灑,霞光瀰漫,符文烙印在虛空之上,散發着恐怖絕倫的威勢。

    看不到了。

    葉軒微微有些遺憾,它們將戰場拉到了雲巔之上,遠離大地,爲的就是避免給大荒造成無法挽回的損傷。

    當然,大荒與閃電鳥老祖無關,但卻和金鵬有關。

    更何況那株青柳還在大荒的青柳鎮中。

    金鵬不可能無所顧忌。

    朱厭分身依舊矗立在石村之上,其目光向上眺望,身影朦朧,令人看不真切。

    它洞察了這場大戰,在九天之上打的天崩地裂,一朵朵雲朵都被震散開來。

    戰鬥已經接近白熱化。

    無數朵白雲消散,天地變色,天空都彷彿被鍍上了一層金光,天地之間都彷彿爲之顫動。

    金鵬沒辦法顧忌太多了,它欲殺這隻老鳥,必須全力以赴。

    而這一刻,除了葉軒之外,大荒中諸多強悍的生靈皆目光注視望天,看着天上的戰鬥。

    駭人的餘威從九天之上朝着無盡大荒在擴散,參天的古木劇烈搖晃着樹冠,像是抵擋不住,就欲倒塌。

    石村附近一大片區域的生靈盡皆趴伏在地,顫顫巍巍,目光恐懼無比。

    轟轟轟!

    葉軒看到不知多少米高的遙遠天際綻放出一朵朵神光奇葩,無數符文綻放,像是一顆顆星辰在爆炸,驚心動魄。

    內心顫三顫,葉軒感受到了十足的壓迫感,即便這兩頭強大無比的生靈遠在無邊天際戰鬥,依舊給他一種彷彿世界毀滅的感觸!

    “太強了!”

    大荒中,一頭頭氣息同樣強大而恐怖的生靈擡頭,目光震驚。

    “金鵬不是快要踏入絕世行列了嗎?這是什麼生靈竟敢和它對上了?”

    有大荒深處的生靈爲金鵬的對手默哀,只要對方不是絕世生靈,金鵬幾乎沒有勝不了的。

    同階無敵!

    即便面對純血,同境界之中同樣可戰,甚至勝率不低。

    這可都是金鵬當初在大荒甚至外界硬生生打出來的。

    純血生靈也殺過不少了,當然,那是低境界之時。

    可這也足以證明了金鵬的強大。

    果然,戰鬥沒有持續很久,不過小半天便落了幕。

    一道巨大無比的閃電鳥真身滿眼都是驚駭,瘋狂朝着大荒之外遁逃而去。

    恐怖的威勢沿途壓迫着不少大荒生靈心驚膽戰,甚至有些更是直接失禁了。

    可強又如何?

    再強還不是被金鵬打的朝着大荒之外逃去。

    “老鳥!你不是囂張嗎?跑什麼?”

    金鵬現出真身,猶如烈日一般的雙眸之中流露出滔天殺意,巨大的金色身軀猶如黃金澆築而成一般,熠熠生輝。

    金色的羽毛好似一柄柄的長劍,金燦燦的,銳利無比。

    金鵬速度也不弱,它可是有着金翅大鵬的血脈,近乎純血,堪稱極速。

    閃電鳥三祖的速度雖然很快,近乎化作一道金光,但金鵬卻轉眼間便追了上去。

    瞬息之間,二者直接橫渡數千裏!

    若非它們的身軀龐然無比,恐怕葉軒此刻也已經無法看到其戰鬥了。

    一隻金燦燦的巨爪朝着閃電鳥三祖抓落,其爪如山峯,堪比仙金神鐵,鋒利無雙。

    閃電鳥三祖咳血,感受到身後的金鵬氣息,立馬變了臉色。

    此刻的它早已羽毛脫落了不少,盡數被金鵬打落的,傷痕累累,血跡斑斑,氣息有些萎靡。

    可顯然,現在這隻金鵬並不想就這樣放過它!

    “吾族王者隕落之事一筆勾銷!你爲何還要死死揪着不放?”

    閃電鳥三祖一邊驚駭大叫着,一邊從其身上拋出一道流光,化作一方金色大印,朝着金鵬鎮壓而去。

    金色神印轉眼像是化作一座巍峨山峯,從其上散發出駭人威勢,道道符文浮現,彼此交織成紋絡,形成了“大勢”,進而溝通天地,就好似一方真正的天地朝着金鵬鎮壓而下。

    只可惜,這般強悍的寶物也根本抵擋不住金鵬。

    只見金鵬利爪就像是世間最爲強悍的兵器,不過是一鉤一握,輕易將其洞穿握碎,化作無數碎片散落在大荒之中。

    閃電鳥三祖見狀,更是瘋狂遁逃,絲毫不敢停留。

    那方神印雖然沒有抵擋住金鵬的追擊,但好歹也爲它爭取了些許時間,朝着大荒之外極速離去。

    不過一會兒,閃電鳥三祖便出了大荒。

    金鵬還欲追擊,直接將其絕殺。

    可就在這時,它耳邊忽然響起朱厭的聲音。

    “算了,金鵬,別追了!”

    金鵬龐大的身軀微微停滯,目光之中有些不甘,但最終還是沒有追上去。

    轉身,巨大無雙的金色翅膀一振。

    轉眼間,石村上空,忽然出現了一道金色的青年身影,顯然就是金鵬。

    “爲何不讓吾殺了它,不過是閃電鳥一族,待吾入了絕世,即便付出一定代價也同樣可滅!”金鵬冷言道。

    它並非對朱厭不滿,只是的確十分想殺了這頭老鳥。

    該族三番兩次來大荒挑釁也就算了,竟然還招惹到青柳大哥頭上,簡直就是活得不耐煩了。

    朱厭分身很是淡然地解釋道:“殺了它又有何用?豈不是給閃電鳥一族和其背後的勢力走入大荒深處的藉口。”

    “到時候神藏開啓,本就多生事端,吾等還需要佈置一二,到時候你進入絕世的契機或許就在神藏之中。”

    朱厭沒有掩藏它們的談話,根本無所顧忌的講給葉軒聽。

    當然,葉軒聽了也無用,實力太低。

    只是金鵬微微朝着他掃視了一眼。

    其目光如神劍一般,直接刺入葉軒的神念之中,竟然有些刺痛之感。

    “咦?這小傢伙身爲石靈,實力低微無比,但其神念卻無比凝實,近乎要化作實質,果然不太一般。”

    金鵬有些詫異,怪不得朱厭對其有些看重,故意讓吾到來之時隱藏起來,等待那隻老鳥朝其發難之時才現身。

    當然,大荒之中強悍而具有天資的生靈多了去了,這點並不足以爲異。

    真正決定讓朱厭爲之出言遮擋老鳥劫難的,恐怕還是其石靈的身份。

    也不對,應該還另有緣故。

    暫時沒有多問。

    金鵬和朱厭很快離開,不過瞬息,兩股恐怖的壓迫感瞬間消失了。

    同時石村衆人也逐漸醒轉過來。

    ......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