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着葉軒忽然暴起的襲擊,熾火鷹愈發煩躁與不屑。

    這麼弱小,即便再次偷襲成功又能如何?

    當然,熾火鷹也不可能真的不加以抵擋。

    龐大的身軀之內部分力量匯聚於頭顱處,光華流轉,根本不可能讓葉軒隨意破防。

    但下一刻,熾火鷹忽然瞪大了眼睛,目光之中盡是不可思議的神色,還有些駭然!

    隨即,赤紅無比的血液從其頭顱處流下,滑落至鳥喙處,染紅了修長堅硬的鳥嘴,最終滴落在地上。

    漸漸的,熾火鷹的目光之中變得無神起來,彷彿失去了一切生機。

    究竟發生了什麼?

    熾火鷹也不明白,自己體內的生機怎麼被盡數滅絕了。

    它只感受到了一股冰涼的寒意直接破開了防禦,就連符文都未曾抵擋的住,最終鑽入自己的腦袋之中。

    隨即一股如同真正來自地獄般的死亡氣息與力量在頭顱內爆發,直接斬滅了它體內的所有生機。

    就好似有神明親手剝開了它的頭顱,隨即絞滅了全部生機。

    這種感覺,很快,但也沒有痛苦。

    隨着熾火鷹體內的生機滅絕,隨即龐大的身軀重重摔落在火紅的大地之上,漆黑的匕首從其頭顱處拔出,光滑而鋒利,不沾染一絲血跡。

    ......

    大荒東方,一行人中有男有女,甚至還有一個隨行的老者,個個身穿錦衣華服,戴着玉佩等華貴首飾,朝着西邊而去。

    前行一公里後,他們忽然發現前方一片區域火海滔天,火光染紅了天地,天空之上彷彿呈現着一片赤橙霞光,絢麗無比。

    “古怪,這般強悍的火焰道法,其威力不俗,莫非是有命門境的生靈或者強者在爭鬥?”

    一個錦衣公子手持玉扇,一襲白衣,上繡景秀花紋,風度翩翩,模樣頗爲俊俏,有些驚詫地開口道。

    “大概二十多天前,便有神藏消息從大荒傳出,或許也是和我們一般從外界而來,到大荒中尋求機緣。”其中一個宛如仙子般的青衣女子緩緩開口道。

    隨行的老者忽然向前一步,目光灼灼,雙目之中像是有符文流轉,如同星辰。

    下一刻,兩道神光從其雙目之中射出,望眼欲穿,像是要看透前方到底發生了什麼一般。

    隨行老者雖然實力不俗,但距離有些遙遠,隱約只看到一片火海升騰,其中似有一頭命門境的強大凶禽縱橫,火焰巨刃劈出道道溝壑。

    模模糊糊間,好似還有一塊赤紅的石頭渾身盪漾着強大的力量波動,甚至施展出一方強悍的大印,在與熾火鷹不斷抗衡着。

    老者有些震驚,這塊赤紅石軀的石靈氣息似乎並不強大,但卻敢招惹踏足命門境的強悍兇禽,簡直不可思議。

    其他人同時實力不俗,一個個雙目之中流轉着玄奧繁複的符文,目光朝着火海那邊望去。

    不一會兒,他們盡皆看到了老者所看到的一幕。

    “這是......兇禽熾火鷹?還有一塊石靈?”

    其他人有些喫驚,這塊石靈還當真厲害。

    “好生奇特與強悍的石靈,還未踏足命門境,就敢越大境界而戰,與這兇禽熾火鷹搏殺,這天賦......簡直比我們書院中的天才還要強大!”

    錦衣公子忍不住開口,嘖嘖稱奇道。

    就連青衣女子眼中也有漣漪泛起,充滿着好奇,然後開口道。

    “之前便聽書院中的導師說起過,大荒之中兇險無比,天賦異稟的生靈更是繁多,而如今不過剛至大荒,還未真正深入,竟然便遇到一塊如此奇特的石靈。”

    青衣女子心中有了想要過去結交一番的想法。

    這般奇特的生靈,想必應該能夠交流的。

    可下一刻,一個滿頭火紅頭髮的男子站了出來,嘴角帶笑,有些不懷好意道:“這般奇特的石靈,想必已然生出真實的血肉,其寶血可是大補呀!”

    “吾族曾斬殺過類似的石靈,其寶血寶肉內蘊神華,蘊含大道符文碎片,用來提升資質與底蘊乃是再合適不過了!”

    火紅男子臉上帶着邪笑,有些桀驁,張口便要屠殺石靈,作爲大藥增強自身底蘊。

    “不如吾等一同前去將其斬殺,所得寶血吾只佔七成便足夠了。”

    “當然,你們甚至不用出手,平白得其三成血肉,不知覺得如何?”火紅男子故作大方地建議道。

    錦衣公子聞言有些尷尬,他心中可沒有這種想法,忙擺手道。

    “我還是算了,這般天賦奇特的生靈,若是隨意斬殺也許會遭天妒,甚至沾染上莫名的因果。”

    且不說這等奇特生靈背後是否有強大生靈撐腰,就是沒有他也不會隨意出手斬殺,怕遭天妒,降低自身氣運。

    這等奇異生靈誕生不易,凡是能夠誕生靈智成精成靈者,無一不是身兼大氣運,受天地眷顧。

    若是隨意斬殺,多少有損自身天地氣運,錦衣公子深知其中厲害,不想這般折損自己。

    當然了,炎翼不在乎是他的事,和自己沒有什麼關係。

    果然,滿頭紅髮飄逸的炎翼聞言也不在乎,只是目光深處有些不屑,覺得景宣這人雖然出身荒國的王侯世家,但處事卻太膽小了些。

    再看一眼其他人,有人沉默不言,也有人蠢蠢欲動,目光帶着貪念,顯然動了心。

    而身着一襲青衣的青羽筱卻微微皺起黛眉,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麼,忽然道:“走吧,去看一看。”

    炎翼聞言頓時一喜,覺得青羽筱定然是接受了自己的提議。

    景宣聞言微微嘆氣,既然這位都開口了,看來自己也阻止不了了。

    很快,一行人朝着熾火鷹與葉軒大戰的地方而去。

    .......

    火海滔天,但也阻擋不了青羽筱等人朝着大戰的方向前進。

    青羽筱等人身上皆有符文流轉,腳踏虛空而行,速度極快,好似傳說中的仙人,一個個實力似乎頗爲不俗。

    所過之處,皆爲焦黑大地,還有的一片火紅,甚至有着火焰依舊燃燒着,溫度極高。

    若非青羽筱等人實力不俗,尋常生靈恐怕連着火焰都穿梭不過去。

    不一會兒,越過火海焦土,青羽筱等人便看見前方似乎有一具龐然赤紅的兇禽屍體躺在地上,似乎沒有了生機與氣息。

    而旁邊就是一塊通體赤紅如玉般的石頭。

    葉軒感知極爲敏銳,他們還未完全抵達便已然發現其蹤跡,頓時警惕無比,神念盪出,喝道。

    “什麼人?”

    很快,以青羽筱爲首,宛如仙子一般從天而降,其面容姣好,皮膚白皙如羊脂白玉,脖頸修長秀氣,就像是從九天之上臨塵的仙子一般,淡雅別緻。

    身後便是景宣、炎翼等人,一個個身着綢緞錦衣,看其穿着打扮,不太像是大荒中的人族,衣服首飾都很是精緻。

    莫非是從外界而來?

    葉軒心中迅速閃過一絲疑念,但來人很快便有了迴應。

    青羽筱在聽到其神念那一刻心中瞭然,嘴角掛着淡淡的笑容:“天方書院青羽筱,吾等進入大荒之中歷練,正好看見道友神威,不禁有些好奇,冒犯之處,還望道友見諒!”

    青羽筱的聲音很好聽,猶如黃鸝鳴叫,說的話也不讓人反感,至少葉軒暫時沒有感受到敵意。

    但炎翼卻皺着眉頭,覺得不太對勁,青羽筱爲何這般客氣,不是來取其性命的嗎?

    他雖然不太高興,但最終還是沒有輕易開口,畢竟熾火鷹的屍體擺在那裏,可見這塊的石靈實力着實不弱。

    “既然只是好奇,看也已經看了,那我便離開了。”

    葉軒神念探出,將地上的熾火鷹屍體直接收起,便打算直接離開。

    不知道這羣人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沒有敵意自然最好。

    可這羣人明顯實力不俗,尤其是那個老者,一雙眼睛明亮銳利,氣息強大,明顯是命門境的強者。

    若真起了衝突,葉軒還真不一定是他們的對手。

    可當葉軒將熾火鷹屍體收入體內的生靈戒中,就要離開之時,青羽筱忽然往前踏出一步。

    纖細如白玉般的手腕伸出,手掌憑空飄舞,像是在虛空之中勾動天地之力,有着一股奇妙的韻味。

    如同瓷盤般白皙的手掌在空中宛似精靈飛舞,而後有符文流轉,隨即一道符文勾畫引動的青光匹練射出,直指葉軒而去。

    炎翼此刻才嘴角微微翹起,見青羽筱出手,道:“早知如此,何須青小姐出手,由炎老代勞,豈不手到擒來?”

    炎老正是那個老者,也是荒國中的炎族人,與炎翼同族,但炎翼的身份顯然更高,炎老此行不過爲炎翼的護道者罷了。

    葉軒感知到危險,立即有力量從體內涌出,耀眼的光芒籠罩在赤紅的石軀之上,如赤玉般的光澤在流轉。

    青光匹練威力不俗,但葉軒的石軀卻彷彿更甚一籌,匹練甩在石軀上面之時頓時響起鏗鏘之音,但石軀表面的光華依舊流轉着。

    “沒有破防?”青羽筱有些驚訝,這塊石靈果然不凡,難怪能殺命門境的熾火鷹,輕易便抵擋住自己的攻擊。

    其他人同樣震驚:“好強大的防禦,這一擊恐怕化靈境後期的生靈無法接下吧?”

    ......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