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匕在葉軒的手中,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威勢,而且極具隱匿性,如同潛藏在暗處的毒蛇,即便暴露出來了,也依舊給予人致命的感覺。

    而此刻,閃電鳥族的老者便是這種感覺。

    “這是什麼兵器”老者大駭,這件匕首流露出來的氣息太過於駭人了。

    雖然只有一絲,但卻要比他族中老祖身上的氣息還要強悍,就好像遠古時期所出現神明身上的氣息一般,高貴同時威嚴無比。

    好似神威浩蕩。

    “給我破!”

    匆忙之下,老者不得不立即張口吐出那枚具有大勢的重寶飛刀,晶瑩而剔透,隱隱透露着神光。

    飛刀薄如蟬翼,爆發出強大無比的威勢。

    但在暗影匕即將接觸其的那一刻,這口飛刀卻瞬間熄滅了光芒,整個刀身都在顫慄,好似遇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存在一般。

    飛刀有靈,知曉暗影神匕位格遠比自己高貴與強大,即便僅僅爆發出一絲神威,也不敢與之抗衡。

    同爲兵器,前者靈性未必比飛刀差,只是暗影神匕無法完全復甦罷了。

    可即便如此,也足夠了。

    暗影匕首直接破碎了飛刀,任其最終不甘心被毀滅而盡力爆發出無與倫比的威勢,也難以阻擋最終破碎的結果。

    兩者本質上相差太大了。

    無論從材質還是位格上,暗影匕首都遠遠超出這柄飛刀。

    若非受限於葉軒的實力限制,恐怕這一刻毀滅的不僅是這柄飛刀,而是連帶着其主人也並消亡。

    “不!”老者睚眥欲裂,雙目幾乎噴薄出怒火出來。

    而其怒火深處,還隱藏着深深的懼怕。

    沒錯,他害怕了。

    原本無懼一切,認爲對付一個命門境之下的石靈不過是手到擒來的他現在終於明白了這塊石靈能夠殺死族內天才的原因。

    除其本身不錯的天賦與實力之外,這柄匕首多半也是功不可沒。

    而且據他猜測多半是一件神物!

    即便不是神物,恐怕也相差不遠了。

    但下一刻,他眼中的深藏的恐懼化作了貪婪。

    暗影匕在破碎了飛刀之後,似乎威能消散,在虛空中變得有些搖搖欲墜起來,很是不穩定。

    “果然,我就說,實力這般低微,如何能夠催動這般強大的重寶?”

    “現在看來,能夠破碎掉吾族寶物已然很是不錯了。”老者獰笑着,很是猖狂。

    但他還是心有忌憚,沒有直接衝過去,怕暗影匕餘威猶在,或者恐懼葉軒或許還有後招。

    即便他壽元無多,可真正在死亡面前,誰又能夠做到真正的淡然呢?

    老者一步踏出,六方門戶齊動,像是天庭之上的仙門神戶,如同洞開了一片片仙境的門庭,無盡的天地精氣匯聚而來,像是六片小天地一般朝着葉軒鎮壓下去。

    咔咔!

    葉軒石軀被壓的發出了響聲,此刻的他承受着莫大的壓力。

    “呵呵,實力太弱乃是原罪,即便身懷重寶,也無法發揮出其真正的威能,這可真是何其的悲哀啊!”

    老者冷笑着,語氣中不乏嘲諷,甚至想要瓦解葉軒的心智。

    “不如將這件重寶交出來了吧,我答應你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但你要發下重誓,答應吾從此以後決不踏出大荒半步!”

    暗影匕散發着餘威幫葉軒抵擋住了不少的壓力,但此刻搖晃的越發厲害了,彷彿真的沒有了威能。

    而葉軒此刻也是石軀黯淡無比,內部空虛,氣血靈力盡無。

    就連符文都彷彿難以呈現出來。

    他現在太慘了,剛剛那一擊近乎耗盡了他的精氣神,氣血與靈力近乎都灌注出去了,可惜被對方以一件寶物的代價換掉了。

    “呵呵,老鳥,別做你的白日大夢了,想要寶物?有本事自己過來拿!”葉軒冷冷的傳出神念,內心絲毫不爲之動搖。

    他可沒有那麼愚蠢,如果真的交出了寶物,對方真的會放了他嗎?

    肯定不會的!

    多半隻是離死亡更近一步罷了。

    “來,有本事你過來取!”

    “老鳥,老梆子!”

    “你身上的毛應該挺多的,就是不知道下面的毛是否長齊了呢?”

    葉軒不斷傳出神念,像是在激怒對方,實則這只是緩兵之計,暗地裏他偷偷不知道服用了多少枚磐血果補充自己的氣血與精氣。

    此刻他的也顧不得稀罕祭祀之力了,不斷從系統中換取磐血果恢復着自身精氣血,甚至還隱隱煉化來補充自身所需。

    可這麼一小會的功夫,即便他能夠換取不少磐血果,短時間內也難以恢復太多。

    “呵呵,你在嚇我?你體內精氣盡失,根本無力催動這件神兵了,對不對?”老者眯着眼睛,雙目中近乎要射出兩道神光,似乎想要看穿葉軒石軀。

    可葉軒雖然實力弱小,但石軀表面卻是有着奇異的石皮包裹,豈是他能夠如此輕易看穿的。

    果然,閃電鳥族的老者有些遲疑,四周六方門戶齊動,不斷壓落,甚至有強大的威勢浮現,金色的雷霆匯聚,徑直朝着葉軒劈去。

    卻最終都被暗影匕輕輕顫動,彷彿擴散出一道無形的庇護籠罩,都被抵擋住了。

    暗影匕依舊是搖搖欲墜的模樣。

    閃電鳥老者頓時心中暗罵,他算是看出來了,這石靈心也太黑了,這是想要坑殺他呢!

    這柄匕首一直是彷彿弱不禁風的模樣,但卻一直能夠爲其抵擋住強大的攻擊。

    一次兩次也就算了,這期間他可施展了不少手段,金雷幾乎快變成雷劫了,甚至神光化出,變成萬般兵器朝其劈殺過去,都沒有用。

    “呵呵,想坑殺吾?可沒這麼容易!”老者冷哼一聲,自覺明白了許多,迅速後退開來,距離葉軒有着一段距離,足夠他反應了。

    至少,他覺得以石靈此刻的狀態,遠無法催動神兵擊殺這麼遠的自己。

    “我知道你將要油盡燈枯了,或許在等吾逼近,到時候甚至耗盡生命之力都要給予吾致命一擊,但我不會上當的。”

    “我要生生耗死你!”老者大笑着,笑着十分陰險,同時催動道法不斷攻擊。

    這一刻,虛空都在顫動,像是在發出哀鳴。

    那六方命門實在是太恐怖了,不禁威勢強大,而且不斷汲取着天地之力爲老者加持着,導致其道法不斷,金雷頻至。

    “老傻子!”

    葉軒此刻內心在笑,這一族應該都是這樣的傻鳥吧。

    或許對於其他生靈而言,的確只有一擊,甚至會被這樣生生磨死。

    可對於葉軒而言,不斷有磐血果精純的血氣融入自身,同時有祭祀之力在系統的百分之百鍊化下,化作龐大無比的精氣補充着。

    若非他暗暗的將力量灌入暗影匕中守護自己,他都要感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