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息不算浩瀚,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微弱,但卻很強。

    強到即便擁有着化靈境巔峯實力的金獅在裹屍布氣息爆發的那一瞬間便臣服了下去,滿眼都是驚駭的神色。

    它此刻的內心之中已然沒有了一絲反抗之心,這種氣息簡直猶如神明,像是歷經了無數歲月,彷彿來自荒古一般的古老而神聖。

    不僅僅是金獅,金山也同樣如此,感受到了這件寶物的不凡,與其中隱藏的致命殺機!

    “我就不信這個邪,區區一個化靈境初期的螻蟻,難道還能單憑一塊破布翻了天不成!?”

    金山大喝一聲,鼓起勇氣,隨即虛空中的門戶光芒大漲,彷彿一口黑洞一般瘋狂吸納着四周的天地精氣,然後朝着裹屍布鎮壓而去。

    黯淡無比的裹屍布飄然落下,虛空中的門戶浮現出無數符文,演化着強大的道法,萬道神光盡皆轟出。

    可當神光接觸到裹屍布的那一刻,卻悄無聲息的盡數湮滅了。

    彷彿沒有衝擊到對方一絲一毫。

    “這怎麼可能?”

    金山大駭,滿臉的不可置信:“這究竟是什麼鬼東西?”

    他可是命門境的強者,即便僅僅只開啓了一道命門,那也遠非化靈境初期能夠抵擋的。

    即便對方擁有着寶物也難,沒有相應的實力,怎麼可能發揮的出強大寶物的威力呢?

    更何況還是這類詭異而莫名的一塊布料,破舊無比,甚至還有些骯髒,像是血液歷經歲月所殘留下來的痕跡。

    當然,金山的全力一擊也並非一無所獲。

    至少那塊破布上散發的殺機少了許多,似乎有些後勁不足了,沒有再給他之前那般致命的威脅。

    金山頓時把握住時機,以命門強勢朝着裹屍布鎮壓而去。

    在這一刻,四周的虛空都激盪不安,甚至泛起了漣漪,像是波動的鏡面就要破碎了一般。

    “給我鎮壓!”

    金山全力以赴,虛幻的命門頓時凝實不少,甚至煥發出道道金光,璀璨刺目。

    石飛蛟臉色有些淒涼,面無血色,他已然沒有了力量再爲裹屍布加持了。

    但這樣子,似乎已經不足以殺死對方了。

    “難道今日真的是吾石村滅族之日嗎?”石飛蛟絕望無比,感覺愧對石村先祖,更是愧對祭靈大人。

    石村外,不過兩裏距離的地方,石中天等人早已感受到了石村之內異常的戰鬥氣息,無不臉色凝重。

    “發生了什麼?爲何我們剛剛狩獵回來,石村就發生了大事?”石中天驚詫無比,甚至顧不上其他了,急忙帶着石猛等實力強大者,迅速朝着石村那邊趕去。

    “快!磐血境之上的人都跟我來,不,留下兩個,其餘人帶着獵物在石村外之前那個山頭上待着,注意四周情況,不要隨意出來!”

    石中天十分果斷,迅速下令。

    他覺得石村肯定是出事了,這般強大的氣息,定然不是石飛蛟能夠擁有的。

    多半是遭遇到了十分強大的敵人。

    因此他必須做好兩手準備,帶走了大部分實力達到磐血境的強者,同時也剩下了一部分人保留在石村之外。

    這樣一來,即便石村真的遭遇了無法抗拒點的危機,至少也還能有人保留下來。

    好在之前祭靈大人留下了不少磐血果,令得石村之中增加了許多磐血境的高手。

    當然,其中也還有符文的效果,也有一些悟性不錯的人因爲領悟了符文之力,而藉助着突破了。

    因此現在石村之中達到磐血境的高手足有二十餘位,強盛了許多。

    雖然放在大荒之中不算是頂尖的部族,但也絕非一般的部族能夠相比了,至少以前孱弱、只能依靠祭靈大人守護的石村時代過去了,他們也擁有了一定的自保之力。

    石中天等人的速度極快,磐血境的強者氣血旺盛無比,如同蛟象一般具有神力,因此全力奔跑起來好似一頭巨象奔騰,聲響如雷。

    他們迅速掠過山林,在一顆顆參天的古木下穿梭而過,翻過了一個小山頭,很快便來到了石村附近。

    沒有選擇直接進去,而是來到了毗鄰的一個小山頭查看裏面的情況。

    石屋炸裂倒塌,地上滿是碎石與血跡,還有不少的屍體,婦孺老人都有,死狀悽慘。

    在經過石村外圍的時候,石中天和石猛他們都看到了族人在外抵擋敵人的屍體,死相更爲悽慘,甚至有的都被分屍了!

    “畜生!”

    “難道石村遭遇兇獸的襲擊了嗎?”

    石猛眼睛都紅了,他看到了一些熟悉的面孔,都是石村中不弱的族人,有的和他關係很是不錯,同樣破入了磐血境,但是現在卻死了。

    有的甚至頭顱都掉了下來,像是被什麼猛獸咬掉的。

    其他人看到了之後同樣很不好受,一羣平日裏敢於與猛獸無畏搏殺的漢子,在一刻卻眼睛有些泛酸。

    只可惜,再想要往裏面看一些就不行了,被茂密的古木和叢林遮擋住了,難以真正看清石村其他人的狀況。

    但他們都能夠感受到其中兩股強大的氣息在虛空中爆發,甚至天上都形成精氣雲團了,顯然是有生靈在大戰,調動了天地間的靈氣。

    石中天一言不發,依舊帶着衆人朝另外一個方向轉去,想要知道石村其他族人的情況。

    他身爲一族之長,愈發到石村生死存亡之際,便越是不能亂了陣腳。

    他的責任重大,需要擔負的責任不僅僅只是爲了自己一人或者身邊幾人,更是爲了整個石村。

    此刻祭靈大人不在,他更要承擔起自己所應該擔起的責任。

    轉到山頭的另外一邊,石中天他們終於看到了現在石村內部的情況。

    石村之內,雖然死去了不少族人,但也留下了許多,盡皆躲在了一些角落裏,匍匐着身軀,在顫抖。

    即便強如剛剛踏入磐血境的族人同樣如此,彷彿受到了極大的壓迫,根本站不起身來。

    像石中天、石猛他們這般距離石村還不算很近,同樣感受到了兩股如山般的威勢壓迫感。

    然後他們便看見,在石村的上空,有着一座龐大而虛幻的門戶凝聚,像是一扇神門仙庭,散發着恐怖的波動,在與一塊破舊的布料作對抗。

    而在命門與裹屍布之下還站着兩人與一獸,正是金山、金獅和石飛蛟!

    金山臉色冰冷無比,看向石飛蛟的眸子之中充滿着殺意。

    “不用頑抗了,這件神物的確很強,但可惜,不是什麼人都能夠使用的。”

    “你能夠短暫喚醒其中的一絲神威恐怕也是消耗巨大無比吧,好在那塊石靈不在,不然藉助着這等神物,吾今日還不一定能夠滅了石村。”

    金山緩緩開口着,同時心中有些慶幸。

    他說也是實話,這塊破布看似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