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開局被村民祭拜,我是護村石? >第五十六章把握不住,吾來。
    “金山老匹夫,給我死!”

    石猛大喝一聲,渾身氣血沸騰,奔跑如豹,然後嘭的一聲一躍而起,拎動着巨斧,如同旋風一般旋轉着,狠狠朝着金山劈下。

    “原來還藏了一批!”

    金山笑的很陰冷,他早就發現那羣人了,躲着一個小山頭上,那麼點距離,怎麼可能隱瞞的了他。

    “但令我沒想到的是,還會有你這麼愚蠢的人,竟然選擇跑出來送死?”金山嘲諷着,對石猛的攻擊根本不屑一顧。

    隨手揮出一道神光,轉瞬間便化作一道匹練,如同光河之流,直接將石猛給衝盪開來,甚至完全由金屬打造而成的巨斧都破碎了。

    “噗!”

    匹練轟擊在石猛身上,簡直比被巨石砸中還要恐怖,如同大山壓下,直接將他的胸骨壓塌了,破碎的骨頭茬子都劃破了臟腑。

    石飛蛟這下子冷靜不了,勉強控制着裹屍布緩緩落下。

    沒有多麼驚豔,但卻抵擋住了金山下一步的攻擊,浩大的門戶威勢都被阻隔了,無法降落在石猛身上。

    但四周的石屋卻遭了殃,進一步的開裂,滾落巨石,根本立不住,甚至那足有一人高大的斷壁殘牆都飛上了高空。

    好在很多族人一早便躲遠了,沒有受到很大的波及。

    這也證明了裹屍布的威勢已然不復之前了,弱小了很多,無法再庇護住太大的範圍。

    這下子其餘人更加難受起來,身子上像是壓了一座大山,面紅耳赤,喘着粗氣,額頭上碩大的汗珠不斷滴落。

    金山有些嗤笑,像是在嘲諷。

    “沒有真正強大的實力,一切都是虛的。”

    很快,命門之中衝出一道道金色的字符,像是天地之間最爲根本的大道紋絡,交織形成了一頭金色的巨獸,傲立在虛空中。

    金色巨獸頭頂生有晶瑩長角,眸子間流露出睥睨神色,然後朝着裹屍布瘋狂頂去。

    嗤啦!

    裹屍布沒有被撕碎,但的確扛不住了,散發的威勢最終消散了,緩緩從虛空中飄落下來。

    而此刻金色巨獸依舊氣勢浩然,一往無前的朝着石飛蛟撞去。

    “祭靈大人,我終究辜負了你的期望!”石飛蛟緩緩閉上了眼睛,他的眼神是絕望的,但也堅定。

    石村雖然弱小,但石族不會因此而滅絕。

    他感受到了,族長他們早已經離開了,這是明智的選擇,只爲保留火種,更是爲了等待祭靈大人歸來。

    石猛重傷暈倒在地,無法起身,匍匐在一旁的其餘族人眼見着金色巨獸散發着令人心悸的威勢朝着石飛蛟衝去也無能爲力,滿目之中只剩下憤然與絕望。

    “等到祭靈大人歸來,它定然不會放過你的!”

    有人在憤怒大叫,死亡固然可怕,但明知必死之下,胸腔間亦然有勇氣燃起。

    “呵呵!”

    金山面對着這種威脅根本不屑一顧,絲毫不在乎螻蟻之言。

    望向着從空中飄落的破布的目光中充滿着貪婪,這可是足以令化靈境匹敵命門境的神物,怎麼可能不令他心動。

    很快,金山直接一躍而起,伸手就要朝着裹屍布抓去,伴隨着大笑。

    “這件神物是我的,由此神物在手,何愁石靈不滅?”

    “哦?你要滅誰?”

    一道淡淡的聲音忽然在金山耳邊響起,他的笑容在這一刻忽然凝固了。

    不止是笑容,就連身軀、甚至四周的虛空也好似凝固了一般,根本動彈不得。

    在這一刻,彷彿時間都停止了,不再流動,就連金色巨獸也是如此,想要朝着石飛蛟撲殺過去,但卻停止了。

    不止是他們,或者說是整個石村,在一刻都彷彿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境地。

    更爲準確的說,應該是四周的空間,已經凝固了!

    好似水忽然化作了冰。

    而在金山的身後,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身穿八卦道袍的飄然老者,白髮長鬚,面上掛着燦爛的笑容。

    “小傢伙,你要滅誰呀?還有,這件神物怎麼就是你的?”

    八卦老者語氣很是和藹,臉上笑嘻嘻的,如同一個頑童一般,繞着金山不斷的看,像是在端詳打量。

    金山此刻的內心是崩潰的,他想要開口詢問,卻發現自己像是中了閉口禪一般根本開不了口。

    “這般恐怖的存在究竟是從哪裏冒出來的?”

    金山內心惶恐無比,即便這個老者好似沒有散發出十分強悍的氣息,但是能夠施展出這種手段的人,怎麼可能只是一般角色?

    絕世層次的強者嗎?

    金山不敢確定,他雖然見識不少,但也還從未見識過這般強者,即便是當初的閃電鳥老祖與金鵬似乎都有所不足。

    不,不對!

    不應該說不足,應該說無法相比,因爲金山根本看不透眼前這個古怪的老人。

    當初金鵬與閃電鳥老祖大戰他也是有幸看到了一小部分的,其戰鬥威勢簡直毀天滅地,若非遠在虛空之上,恐怕大荒都要被打沉不少。

    而且兩者的氣息強悍異常,近乎如同深淵。

    可這老者卻不同,沒有流露出絲毫氣息,就如同一個真正的平凡老人。

    什麼平凡老人,見鬼去吧!

    金山欲哭無淚。

    “咦,同爲人族,只爲爭奪寶物便動輒滅其全族,是否太過兇殘了一些?”

    八卦老人打量了許久,終於在金山面前停了下來,臉色顯得凝重地質疑道。

    金山沒有說話,不是他不想,而是不能,就連眼神都無法示意,眼珠子都沒辦法轉動的。

    這個老人的實力真的太恐怖了,他都不知道何時出的手,甚至何時出現的,一下子就把他凝固在空中了。

    而裹屍布自然也落到了其手中。

    這次換了一個打量的目標,八卦老人將其目光轉移到了手中的裹屍布上,眸子之中似有八卦流轉,星辰幻滅。

    在這一刻,金山纔是真正見識到了老者恐怖實力的一角。

    “咦,這塊破布......”八卦老人再次出聲了,驚疑無比,神動的目光來回在裹屍布上掃視。

    忽然,他的雙眸之中爆發了陣陣神光,不是多麼的耀眼刺目,但卻給予金山無窮無盡的壓迫感,就好似整個人墜入了地獄一般,渾身冰冷。

    石村中,包括石飛蛟等人在內,他們卻沒有體會到金山的那種壓迫感,也不知道是否八卦老人有意如此。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