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修仙,就這麼簡單 >第16章 煉兵法
    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並沒有讓林坤氣餒,他反而在不斷的總結經驗。

    終於,在血液即將耗盡的時候,這一次,丹爐了沒有再冒出黑煙。

    “成了!”

    要不是林坤如今目力大漲,甚至都看不見,煉丹爐底部剩下了一滴液體。

    真的只有一滴,頂多是能夠沾在頭髮絲上那種,他都不敢用手去拿。

    沒有一般血液的腥臭味,是鮮紅色的,甚至還泛着淡淡的金色。

    這就是精血嗎?

    沒有玉,只能用乾淨的陶瓷,小心翼翼的取出來,這麼少肯定不夠用。

    有了第一次成功的經驗,林坤也不再耽擱,直接開始了提煉蛇血。

    如果說普通動物的血液是水,輕而易舉就能沸騰,並且提煉其中精華。

    那麼,這已經接近築基的蛇怪的血液就是油,需要更高的溫度才能沸騰。

    說到底,還是其中蘊含的能量有差別。

    如果能捉到那黑猩猩,築基妖獸的血液,說不定提煉的難度更高。

    當然,危險也更大。

    好在林坤有足夠的耐心,一點也不着急,也不敢着急,生怕功虧一簣。

    隨着煉丹爐的溫度越來越高,蛇血開始沸騰,有雜質不斷的提煉出來。

    而且,蛇血中的雜質明顯更少,估計這和蛇怪接近築基的體質有關。

    大概半小時之後,隨着雜質被剝離,蛇血不斷濃縮,數量也越來越少。

    終於,當蛇血只剩下拇指大小的時候,一縷鮮紅色泛着金光從血液中透出。

    本質上來說,普通野獸中提煉的精血,和蛇怪中提煉出的精血,沒什麼差距。

    主要是數量上的差距。

    說到底,無論是築基,還是練氣,都沒有完成掙脫凡俗枷鎖。

    他們的生命本質還沒有根本上的區別,質量上並不存在差距。

    煉兵法的修煉,其實就是將精血塗遍周身,通過十三招拳法錘鍊肉身,吸收精血中的能量。

    只不過呢,這需要大量的精血,除非真的屠城滅國,否則根本支撐不了這樣的修煉。

    林坤只好省着點用,將精血分成無數滴,塗抹在周身幾個關鍵的穴位上。

    沒什麼特別的感覺,有點暖暖的,畢竟精血中蘊含着不俗的能量。

    這十三招拳法很簡單,只要是涉及到真氣的運轉,二者相輔相成纔是關鍵。

    林坤很懷疑,這煉兵法也是無涯老鬼自個弄出來的,頂多是進行了修改。

    否則的話,所謂道兵,都已經被抹除神志,如何還懂得運轉真氣?

    而且,把一個練氣修士,練化爲肉身強過築基者的道兵,這不是浪費嗎?

    說白了,無涯老鬼就是爲了誘惑林坤,讓他離不開鮮血,從而踏上不歸路。

    要不然的話,又是血元丹,又是煉兵法,這也未免太巧合了。

    隨着真氣運轉,還有那些招式演練,原本暖洋洋的精血,突然變得炙熱起來。

    一開始還好,可是溫度卻在不斷提升。

    到了後來,周身那些塗抹了精血的穴位上,就好像被一根燒的通紅的鐵籤。

    “嘶,好痛啊!”

    有那麼一瞬間,林坤都有些懷疑,無涯老鬼那老傢伙,怕不是真的想害他?

    不過,他卻最終都沒有停下來,精血就這麼點,停下來可就浪費了。

    浪費是可恥的,作爲一個節省慣了的人,他怎麼可能這麼浪費!

    不到十分鐘的時間,林坤已經是大汗淋漓,渾身無力,好似虛脫了一般。

    不止如此,他的身體,尤其是點了精血的穴位附近,更是像烙鐵一般通紅。

    林坤緊皺眉頭,沒有大聲喊痛,都已經算是他忍耐力夠強,實在是太痛了。

    如果全身都塗上精血……那種痛苦簡直難以想象,估計都不是人能承受的。

    “這狗東西,還真特麼坑人!”

    林坤大罵無涯老鬼,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

    雖然痛,不過效果也特別明顯,力量少有增強,更重要的周身肌肉的韌性。

    這麼說好了,林坤的力量不弱,可是身體承受力不行,韌性硬度都不夠。

    這就像一塊巨石,從高處落下,這力量夠大吧?人都能砸成肉泥。

    可如果它砸在一柄錘子上呢?

    無論錘子會不會損壞,這塊巨石絕對要四分五裂,不可能完好無損。

    看着瓷碗中的一小點精血,根本不夠又一次修煉,林坤無奈的搖搖頭。

    周圍的山頭,個頭大些的野獸都被他一網打盡,除非去更遠的山上。

    且不說會不會遇上黑猩猩,誰知道還有沒有不弱於黑猩猩的野獸。

    既然如此,還不如下山去買豬血,整個黃岩鎮十幾萬人,每天也得消耗不少豬肉。

    今天時間不早了,豬肉、豬血早就賣完了,只能明天一早再去。

    而且,馬上就是徬晚,太陽快要落山了,這可是做晚課的時間。

    剛剛接觸修煉,正是興趣濃厚的時候,他根本不願意浪費一丁點時間。

    沒法修煉,也沒法煉體,那就練練拳腳。

    畢竟,在練氣四層,也就是練氣中期以前,修士打架也得動手動腳。

    不到萬不得已,沒人願意消耗那稀薄的真氣。

    說道動手動腳,雲遊子祖師應該很有經驗,他的收藏中就有不少武功。

    作爲一個遊方道士,天南地北的都要去,會幾手拳腳功夫,豈不是很正常?

    狂獅拳,瘋狗掌,披風刀法……

    不是,這些武功是不是和你的身份很不符,您可是得道高人啊?

    當然,也還有另外的一些武功,像什麼君子劍法,清風劍決,沾衣十八手。

    名字倒是挺高大上的,可是仔細一看那些武功招式,總覺得是樣子貨。

    在雲遊子的手札中,關於武功方面的論述,他只說了一句:武功,是殺人技。

    修仙,你可以在權力名望上無慾無求,追求長生。

    可是武功,天生就是逞兇鬥狠的,練武之人,要麼殺死對手,要麼被對手殺死。

    不得不說,很有道理。

    或許,這和雲遊子的經歷有關,求仙問道的路上,他估計也遭遇過不少危機。

    林坤不知道他會不會殺人,可是他知道,連妖怪和修仙者都出現了,危險還會遠嗎?

    他不想殺人,卻也絕對不願被人殺死。

    如果有人想對他不利,那麼他會毫不猶豫的殺死對方,絕不留情。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