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我的儒聖父親 >第五十章 天子敕令!國運加持!
    在漫天劫雲出現的一剎那,蘇牧就察覺到了,這天劫就是爲他而來!

    一股氣機直接將他鎖定,逃無可逃、避無可避,這就是他晉級築基的天劫!

    而這也是讓蘇牧匪夷所思的地方。

    他特麼只是衝擊築基期,怎麼會有天劫降臨?這也太他孃的扯淡了!

    尤其是看見身爲二品兵修的陶仙芝飛上天,都被一道雷給劈掉下來的時候,蘇牧更是覺得心裏涼了半截。

    再見了媽媽今晚我就要遠航。

    二品兵修,僅次於一品和聖人的存在,世界上最強大那一撮人,居然連一道天雷都扛不住!

    老天你想弄死我就直說好了,不用這麼拐彎抹角的,何必呢?

    被人羣攜裹着帶出太安殿,蘇牧一邊忍着劇痛衝擊泥丸宮,一邊觀察四周的情況。

    當他看見院長和諸位大儒出手,準備聯手抗擊天雷的時候,就再也忍不住了。

    他能清清楚楚地察覺到,他們若是聯手抗擊天雷,在場所有人都會被劈得渣都不剩,沒有任何僥倖可言。

    因爲這是雷劫,主管天地殺伐。

    凡人在天地之威前如同螻蟻!

    所有人聽到蘇牧的話後,紛紛將目光投向他,一個個都驚疑不定。

    這是天劫?!

    之前看見這雷雲,他們的第一想法是儒家或者法家的大能出手了,但根本沒有往天劫這方面去想。

    因爲天劫是隻有突破聖人之境的時候纔會出現的天地異象!

    而現在蘇牧居然說這天劫是衝着他來的?

    “蘇師弟,你怎麼會引來天劫?”

    院長臉色凝重,他是三品大儒,對天地之威的感受相當敏銳。

    剛剛他就有所猜測,但不敢確定,現在蘇牧這麼說,他知道八成是真的。

    蘇牧七竅流血,聞言苦笑着道:“師兄,我所走的道路並非常道,這是我命中註定要經歷的、躲不過的劫。”

    “你們快點離我遠點,否則會被劫雷一同視爲目標,到時候你們必死無疑。”

    他不願看見徐氏還有諸葛賓這些人,跟着他一起送死。

    此言一出,所有參宴的賓客大爲喫驚,嘩啦啦地四散而逃,紛紛遠離蘇牧!

    他們可不想跟着蘇牧一起送死!

    在場唯有炎帝、太子等人,還有諸位書院大儒,以及諸葛賓、陶安幾人還在。

    徐氏聽到這雷劫是衝蘇牧來的,臉色瞬間變得煞白,幾乎要站不穩。

    但還沒等衆人反應過來,她就上前將蘇牧攬在懷中,邊流淚邊用衣袖給蘇牧擦血,顫聲道:“牧兒別怕,有娘在。”

    “什麼天劫,娘陪你一起扛,你爹當年不也扛過麼,沒啥大不了的。”

    “娘身上還有你爹留下來的寶物,可以保護咱們娘倆的,別怕……”

    徐氏死死抱着蘇牧,她只是個凡人,哪怕在天地之威前心裏已經恐懼到極點,但她依然呆在蘇牧身旁不願離去。

    女本柔弱,爲母則剛。

    而這一行爲讓剛剛氣勢有所削減的劫雷再次震怒,雷聲大作,雲間雷光閃耀!

    “娘。”

    蘇牧滿面淚水,和鮮血混合在一起,看起來相當悽慘,但他臉上笑容燦爛。

    他望着面前相處不過一月的母親,輕聲說道:“娘做的酥糕,真好喫。”

    說罷,他直接一掌將徐氏打昏,然後起身抱着她將她交給院長。

    “師弟,你……”

    院長從蘇牧手裏接過徐氏,望着七竅流血的蘇牧,欲言又止。

    蘇牧搖搖頭,對院長還有炎帝等人說道:“你們快撤吧,雷劫要落了。”

    院長沉默,隨後重重點頭。

    只見他一揮衣袖,帶着在場所有人瞬間消失在太安殿外的廣場,離開皇宮。

    空蕩蕩的廣場上只剩下蘇牧一人。

    他頭頂便是漆黑如墨的漫天劫雲。

    “死就死吧,來這個世界走上一遭也不虧了,被雷劈死好過死在儒聖手裏。”

    “早知道今天要死,那天在白蓮那裏就應該破了元陽之身才對。”

    蘇牧自嘲一笑,接着他恢復盤膝打坐的姿勢,繼續專心衝擊泥丸宮。

    劫雷之所以遲遲不落,是因爲他還沒有築基成功;只有當他築基成功後,纔會降下天罰,抗得過就是築基期,抗不過就灰飛煙滅。

    天道無情,然而天道至公。

    院長帶着炎帝等人轉移到了皇宮外的觀星臺上,遠離蘇牧的渡劫地。

    但同時這裏也能清楚看見太安殿廣場上的景象,視野相當開闊。

    “院長大人,您不能救救牧哥嗎?”

    “那天雷我爹都扛不住,牧哥他肯定會死的!”陶安忍不住對院長說道。

    蘇牧寧願自己硬抗天雷,也不願將他們捲入其中,這讓他極爲感動。

    其他人的心情也相當複雜,尤其是永安公主,她感到既愧疚又難受。

    “我當時要是提醒他的話,他就不會喝下那杯酒,也不會引來天劫了……”

    永安公主心裏有些自責,她雖然不爽蘇牧,可並不想他死;而且蘇牧獨面雷劫的膽魄也讓她充滿佩服。

    她沒想到這個被她視爲僞君子的傢伙,居然能有這樣一份魄力。

    要是選擇求助的話,無論是她父皇還是院長以及書院大儒,都不會袖手旁觀。

    但爲了不將他們波及到其中,蘇牧選擇自己一個人抗雷劫。

    諸葛嫣然秋水般的眸子遠遠望着廣場上的蘇牧,在心中喃喃自語道:“你所修的……到底是什麼?”

    炎帝此時的臉色相當難看,擡頭看了眼雷劫,沉聲對院長說道:“院長,真的沒有辦法了麼。”

    “蘇牧他應該不是突破聖人境,若是朕以龍脈之力護持,可否將他保下?”

    他和儒聖相識多年,是君臣,更是朋友,聖人誕生子嗣本就困難,蘇牧是儒聖的唯一血脈,他無法坐視不理。

    “臣也不清楚,古往今來天劫突破聖人境纔能有的,而到了那種境界,都是以己身渡劫,從不曾有外人插手的情況。”

    “當年儒聖突破,借萬里雷劫擊敗兵聖和法聖,可見天雷之威。”

    “雖然蘇師弟現在不是突破聖人境,但臣也不知插手渡劫有沒有風險。”

    院長也不能完全肯定,雖然說之前陶仙芝都被雷劈落,但那傢伙是自己不知死活,想要一戟攪散漫天劫雲。

    這種挑釁行爲被劈死一百次都正常。

    若只是協助渡劫的話,不知會怎樣。

    因爲古往今來的聖人還從來沒依靠過別人渡劫,都是自身渡劫成聖。

    “哪怕只有萬分之一的可能,那也要嘗試!”炎帝斬釘截鐵地說道。

    說罷他直接走到欄杆前,威嚴開口道:“朕以大炎皇帝之名,敕令——”

    “以我大炎國運,護蘇牧之身!”

    天子身負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