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神眼無敵 >第12章 當衆打臉
    此話一出,衆人一片譁然!

    “原來罵了班主任的,就是他啊!”

    “這哥們,夠猛的,聽說他們班主任就是個母老虎,誰招惹她,她會把你往死裏整。”

    “他也是夠倒黴的,眼看下個月就高考,這個節骨眼要是被開除,高中三年不是都白白浪費了麼……。”

    這一刻,全校人的目光焦點,都放在了葉澤成身上。包括講臺上的陳大國,也注視着他,嘴角泛着一絲嘲諷。

    張梅芳則是站在不遠處,神色之中,透露着一股不屑和冷笑。她就不信,用開除威脅葉澤成,這傢伙還能囂張到哪裏去?不得乖乖上來道歉唱征服?

    “葉澤成,我現在就要你當衆對張老師進行道歉,還站在那裏幹什麼?想被開除嗎?!”陳大國冷哼一聲,說道。

    看着講臺上那兩張虛爲的面孔,什麼陳副校張老師,表面上人模狗樣,暗地裏,卻齷齪的不得了。

    趁着學生例會的時間,讓他當衆道歉,這不是想讓他在全校師生面前,成爲一個窩囊廢和笑柄麼?這對狗男女,也玩得夠狠的,不直接開除,而是以這個名義來威脅。

    如此一來,張梅芳想怎麼報復自己,都隨心所欲。

    “怎麼?你是沒聽到我說話,還是不把我這個副校長放在眼裏?讓你上來道歉,沒聽見嗎?”見葉澤成半天沒反應,陳大國不由得面色下沉。

    “這傢伙,不會是嚇傻了吧?”

    “肯定是了,這麼大的事,換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哎,看樣子,他是沒希望了……。”

    周卿卿更是焦急不已,生怕葉澤成又犯渾,想要提醒他,先上去道歉再說。

    卻沒想到,葉澤成一臉淡定,露出一張微笑的面孔,回答道:“陳副校,作爲副校長,事情還沒有調查清楚,就直接給我下定論,屁股是不是有點歪?更何況,就算要開除,也不是你一個人說了算吧?”

    什麼?

    這小子在說什麼?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覺得不可思議。

    葉澤成,居然敢當衆懟副校長,這未免也太大膽了吧!

    “你……。”陳大國聞言,一張老臉氣得鐵青,“好你個葉澤成,不知悔改,還敢當面頂撞校領導。我就不信,這個學校,還有我不能決定的事情。我宣佈,現在立刻馬上,開除你這個學生!”

    “陳副校,這話,是不是有點過頭了?”就在這時候,一道聲音,打斷了陳大國的話。

    只見一個穿着老式襯衫的男子,臉色陰沉的從講臺後面走了出來。

    整個學校,沒有人不認識他的,正是一校之長鍾方濤!

    “校,校長!”看到來人,陳大國的面部肌肉狠狠的抽搐了一下,那股子囂張的氣焰,頓時熄滅,好似老鼠見了貓一樣,“鍾校長,您,您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鍾方濤眉頭一挑。

    “當然不是,我是說,我正在開學生例會呢,您……。”陳大國滿腦門是汗,怎麼都沒想到,鍾方濤會突然冒出來。

    “開學生例會?”鍾方濤揹着雙手,冷笑一聲,“我看,你是在宣揚個人主義吧,我這個校長還沒走呢,學校就是你說了算了?”

    “不,不是,當然不是,鍾校長,您別誤會,我沒有這個意思,學校當然是您說了算……。”陳大國驚寒若虛,冷汗直流,連忙哆嗦着揚聲道,“下,下面,有請鍾校長爲大家發言!”

    瞧見他那哆嗦的樣子,臺下頓時鬨然大笑。

    鍾方濤並沒有制止,而是掃了一眼,

    說道:“學校,是一個集體,就算我是校長,也不能獨斷專行,有什麼問題,需要大家一起探討解決。關於葉澤成同學的問題,我大致有所瞭解,問題的根源,其實是在老師身上,不能一有事情,就往學生身上推。莘莘學子,國之棟樑,怎能說開除就開除?”

    陳大國瞪大了眼睛,說道:“鍾校長,這……。”

    “這件事,是我們沒有處理好,希望葉澤成同學可以安心學習,應對即將到來的高考。包括其他同學,也是一樣。”鍾方濤絲毫沒有理會,繼續說道,“還有,對於陳副校和張老師的行爲,我會進行嚴加教育和批評!好了,大家散會吧!”

    陳大國瞠目結舌,半天說不出話來。不遠處的張梅芳,更是臉色難看至極,陰沉的彷彿都能凝出冰碴子。

    事情戲劇般的發生了一個大反轉。

    誰也沒想到,鐵定要被開除的葉澤成,破天荒的留了下來,而替他說話的,竟然還是一校之長!

    陳大國剛纔在講臺上的話,無疑被鍾方濤毫不留情的駁回,簡直就跟在他臉上啪啪啪啪的打了幾巴掌一樣,火辣辣的疼痛。

    臺下的學生們一鬨而散,各自回到教室。

    此時看向葉澤成的眼神,也是充滿了好奇和驚訝。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沒看出來,這傢伙還有校長做保護傘。”

    “怪不得他敢直接懟陳副校,可是,以前也沒聽說他和校長有關係啊?”

    “誰知道了,說不定,鍾校長恰好路過,聽到了陳副校的大言不慚,所以故意給他穿小鞋,陰錯陽差的,也就讓葉澤成留了下來。”

    衆人議論紛紛,葉澤成經過這麼一鬧,倒是成了個知名的公衆人物。

    他哭笑不得,本想低調,奈何走到哪裏都是閃閃發光啊!

    不過,對於其他人的議論,他完全不放在心上,只當耳邊風,吹吹就算了……

    散會之後,陳大國恨不得給自己兩巴掌,都是被葉澤成給氣得,要不然,他也不會說出這種沒智商的話來。

    他追上了鍾方濤,忐忑的問道:“鍾校長,我……我承認剛纔的言論有誤,但我真不是故意的,葉澤成公然辱罵張老師,他們全班人都知道,完全就是他的品行問題,這種學生……。”

    “陳副校,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這個還需要我來教你?這次的事情,到此爲止,我也不追究了。希望你和張老師兩個,能夠好好反省!”鍾方濤哼了一聲,拂袖而去。

    陳大國無法反駁,張着嘴,吐不出半個字。

    “陳副校,這到底是什麼情況?鍾校長怎麼突然來了,還公然護着葉澤成這個兔崽子!”張梅芳走了過來,咬牙切齒道,“難不成,葉澤成和鍾校長,有親戚關係?”

    “你自己的學生,還好意思問我?!”陳大國心頭正有一團火呢,張口就罵。

    “嘿,陳副校,你這是什麼意思?有火就逮着我發,你夠可以的啊,信不信我……。”張梅芳雙眼一瞪,也不是喫素的。

    陳大國立馬慫了,連聲說道:“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麼?這不本來要教訓葉澤成,沒想到反過來讓鍾校長訓了一頓,我能沒火氣麼?對了,你是葉澤成的班主任,有他的資料,是不是沒搞清楚背景關係?”

    “怎麼可能?!”張梅芳嗤之以鼻道,“我對這小子的情況瞭如指掌,父母雙亡,靠着一個姐姐支撐家庭,說白了,就是個貧困戶,從沒聽過和鍾校長有什麼關係。再說了,真有關係,鍾校長早就照顧他了,豈會等到都快畢業了?”

    “有道理。”陳大國若有所思,起先他也懷疑,但經張梅芳這麼一說,頓時就否定了,“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只有一個可能。鍾校長故意給我穿小鞋,藉着葉澤成的事情,給我下馬威!”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