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神眼無敵 >第14章 保鏢阿刀
    提到姐姐趙雨晴,葉澤成頓時皺起了眉頭,眸子裏,隱晦的閃爍出一道寒光。敢打晴晴姐的主意,令他心中生出一股怒火。

    不過,葉澤成沒有直接發作,而是繼續笑道:“聽說,豹子哥是混到上的?”

    “嘿,這不廢話,你找人打聽打聽,我豹子哥的名頭,哪個不知道?”豹子哥傲然的說道。

    “那就巧了,正好,我也認識一位道上混的哥們,不知道你們認不認識?”葉澤成說道。

    “豹子哥,別聽他瞎咧咧,就這窩囊廢,還能和道上的混一起,開什麼玩笑呢?!”王壯早就等不及了,恨不得把葉澤成摁在地上揍,“我看他八成又想耍心眼,這傢伙,焉壞的很,別被他忽悠了!”

    “哼哼,牛比還真是越吹越大了!”豹子哥不禁冷笑起來:“我倒是想知道,你那位道上混的哥們,叫什麼,不如叫出來見個面!”

    “好啊,我這就打電話叫他出來。”也不等豹子哥回答,葉澤成掏出電話,播出了一串號碼。

    這個號碼,正是蛇爺昨晚上給他的名片,上面的人,是他的保鏢阿刀。

    像蛇爺這種人,一看就是真正有實力的,不像豹子哥他們,只是附近的一些小流氓,只能欺負學生。所以,拿這個來對付豹子哥,一定藥到病除。

    當然了,葉澤成不知道蛇爺爲什麼對他這麼仗義,但既然有利用的資源,不用白不用。

    “喂,是道哥嗎?我是趙雨晴的弟弟,在學校遇到點麻煩,對,很急,好的,麻煩你了……。”電話很快把打通,葉澤成微微一笑,成竹在胸。

    豹子哥一愣,他只是隨口一說,沒想到,葉澤成還真打電話了:“小子,你最好不要給我耍花招,要不然,我會讓你知道後果很嚴重!”

    “誰後果嚴重,還不知道呢。”葉澤成聳了聳肩膀。

    “馬拉個幣,給我裝大爺,信不信我先收拾你一頓再說!”豹子哥氣不打一處來,罵道,“哥幾個,先給他鬆鬆骨頭,叫他嘴賤!”

    十幾個小弟,氣勢洶洶的圍上了葉澤成。

    葉澤成往後退了幾步,嘴角挽起一抹玩味的笑意:“喲,要伺候我呢。正好,我最近大腿比較酸,要不然,給我捏捏?”

    “你特麼找死!”豹子哥火冒三丈,掄起拳頭,就往葉澤成的身上砸去。

    轟轟轟!

    吱呀!

    就在這時候,一亮黑色的改裝豐田跑車,停在了巷子口。車門打開,一個戴着墨鏡,穿着黑色緊身衣的男子走了下來。最引人注目的,是他嘴角一條蜈蚣般的疤痕。

    豹子哥的拳頭,曳然而止,他死死的盯着墨鏡男子,臉色越來越沉。

    直到對方靠近,他才倒吸一口涼氣,哆嗦道:“刀,刀哥,你怎麼來了?”

    “我們認識?”阿刀摘下眼鏡,問道。

    “我認識您,不過,您未必認識我。”豹子哥連忙說道,“蛇爺身邊的刀哥,誰不認識啊?”

    說話的時候,下意識的在葉澤成身上掃了一眼,這傢伙打電話叫來的,不會就是刀哥吧?

    他寧願這是一場巧合!

    然而,阿刀接下來的話,卻驗證了事實。

    “就是他們爲難你?”阿刀衝着葉澤成問道。

    葉澤成點了點頭:“他們威脅我好幾次了,所以,還請麻煩刀哥了。”

    刀哥臉色一寒,飛腳一踹,就把豹子哥踢的直接跪在了地上,隨後抓起他的領口,啪啪兩個巴掌就狠狠甩了上去。

    二話不說,直接就幹!

    豹子哥被打的滿腦子冒金星,嘴巴里全是血,哪裏敢有半點反抗。

    “刀,刀哥,饒命啊……咱們,咱們是自己人啊……。”

    “就憑你,也配?!”阿刀冷哼一聲,鉗住了豹子哥的手臂,膝蓋猛然一壓,就聽到咔擦一聲,骨頭碎裂!

    豹子哥的一條手臂,立即垂了下去,斷了!

    狠辣,果斷!

    這一幕,只讓衆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低着頭不敢說話。

    葉澤成也是臉色一變,這阿刀不愧是當保鏢的,人狠話不多啊!

    豹子哥發出一聲慘叫,臉色蒼白無比,已經被嚇破了膽,只知道一個勁的求饒。

    “滿意嗎?”阿刀擡頭看向葉澤成,“如果不滿意,我繼續。”

    “夠了。”葉澤成可不想鬧出大動靜來,於是說道,“我只是希望,讓他們長點記性,以後不要再來騷擾我了。”

    阿刀掐住豹子哥的脖子,把他提了起來,冷冷道:“都聽到了嗎?以後給我滾遠一點,他是蛇爺的朋友,誰敢動他一根汗毛,我就把他剁碎了,丟到河

    裏去餵魚!”

    “聽到了,刀哥,我聽到了!”豹子哥小雞啄米一樣的點頭,哪裏還有半點囂張的氣焰。

    阿刀手臂一揮,就把癱軟的豹子哥給扔在了一邊:“葉兄弟,還有其他事嗎?”

    “沒了,多謝刀哥!”葉澤成客氣道。

    “沒關係,大家都是自己人,以後有麻煩,只管找我。”阿刀轉身,拍了拍葉澤成的肩膀,開着那輛黑色的豐田跑車,疾馳而去。

    葉澤成心裏嘀咕,這保鏢,還真好使!

    “澤哥,澤哥,饒命啊……我知錯了,再也不敢了……。”打死豹子哥也想不到,葉澤成居然真的認識道上混的,還一出來,就是個猛人。而他只是個小混混,欺負學生還可以,在真正的大佬面前,不過是最底層的馬仔。

    現在就算借他十個膽子,也不敢對葉澤成有半點不敬。

    “這次我就放過你,下不爲例。還有,以後不要讓我再看到你在學校收保護費,否則……你懂得!”豹子哥捱了一頓打,還斷了一條手臂,該教訓的也教訓了,葉澤成就不想再去和他計較,“滾吧!”

    “澤哥的話,我一定謹記!”豹子哥如獲大赦,在小弟的攙扶下,逃也似的離開。

    “豹子哥,你,你走了,我可怎麼辦啊?”王壯早就嚇得不知所措,追了上去。

    “你給我滾開!”豹子哥氣不打一處來,飛腳就踹,“王壯,你特麼的以後不要說認識我,要不然,見一次,打一次!”

    王壯跌坐在地上,褲頭的地方,流出一片又溼又臭的東西。

    葉澤成瞥了一眼,懶得理會這種跳樑小醜,轉身朝學校走去。

    “壯哥,這下可糟了,他肯定不會放過我們的!”

    “壯哥,快想想辦法,我們該怎麼辦啊?”剩下的那幾個跟班,就更沒主見了,齊齊看向了王壯。

    “都特麼是廢物,還能怎麼辦,給我去道歉,要是澤哥不原諒我們,以後都要想有好日子過!”王壯破口大罵道。

    於是幾個人顫顫巍巍的,跟上了葉澤成。

    葉澤成皺起了眉頭,問道:“你們跟着我幹什麼?”

    “澤哥,我們是來道歉的!”王壯此時就像個乖孫子一樣,說話都輕聲細語,生怕惹惱了葉澤成。

    “現在知道道歉了,以前幹什麼去了?”葉澤成冷笑一聲,“沒記錯的話,我上次警告過你們吧?”

    王壯一哆嗦,哭喪着臉:“這不以前沒見識到有澤哥的霸王之氣麼……。”

    “呵呵!”葉澤成皮笑肉不笑,“不要再跟着我了!”

    “不是,澤哥,我們是真心道歉的……。”王壯哪裏敢走開,一天沒得到葉澤成的原諒,他就一天不安心。都是同一個班的,葉澤成想要整他,那是分分鐘的事情。

    這下可好,一羣人一邊點頭哈腰,一邊賠笑,跟在葉澤成身後,形成了一道獨特的風景線。要知道,王壯這夥人,在整個紫荊高校,都是出了名的,向來只有他們欺負人,沒有人欺負他們的,引來不少人的關注。

    “那不是壯哥嗎?這是幹嘛?怎麼像是在跟人求饒?”

    “估計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活該!”

    “就是,平常就知道欺負人,自作孽不可活……。”

    葉澤成回到教室,看他們還跟在後面,就跟牛皮糖似的,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他看了看時間,已經錯過了飯點,於是說道:“不是說要請我喫大餐嗎?東西呢?”

    “大餐?有,有大餐!”王壯一愣,接着反應過來,衝着身後的人罵道,“你們還愣着幹什麼,趕緊去校門口的飯店裏點菜,端過來伺候澤哥!”

    沒多久,十幾個菜打包過來,香味撲鼻,葉澤成肚子正唱空城計呢,端起來就喫。

    王壯等人排成一列,狠狠嚥了口唾沫,他們可也沒喫中飯呢。

    但他們也只敢守在旁邊,隨時聽後吩咐。就跟古時候的奴才,伺候主人似的。

    葉澤成吃了個包,見王壯等人也夠嗆了,於是開口道:“真知道錯了?!”

    “知道,真知道了!”王壯等人連連點頭。

    “那就給我聽好了,以後少給我幹腳底長膿屁股生瘡的爛事兒,我都替你們躁的慌!”葉澤成說道,“大家都是同班同學,我也不把事情做絕,以前的事情,就當翻篇,不跟你們計較。但是,從現在開始,都給我好好做人,天天向上,再敢耍半點把戲,你們會比豹子哥的下場還慘!”

    王壯等人如獲大赦,欣喜道:“澤哥,以後你就是我們的老大,你說東,我們絕不往西,一切聽從澤哥指揮!”

    此時有不少同學都喫完飯,陸陸續續的回來了。看到教室裏的葉澤成,和他身前的十幾個菜,以及彎腰欠身的王壯等人,都露出了怪異的表情。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