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鈞天圖 >第四章 所思所念皆故鄉
    王小二瞧着江滿樓盯着家書目不轉睛的神色,不由得好奇問道:“打算這就動身暮涼城了?”

    江滿樓忽然擡起頭笑道:“書信裏說,那位暮涼先生被困羅天大蘸七七四十九年。而莫七難先生預言,每隔七年,羅天大蘸會迎來一個周天循環,威力減弱。如果那位周天境的暮涼不死且足夠強大,又耐不住寂寞。在周天循環之際,其法相可顯現人間,維持十二時辰。”

    王小二想了想說道:“雖然無法離開,顯現法相能夠聊聊天也是極好的,畢竟就在暮涼城外。只可惜我有事在身,需要回天墉城一趟。否則還真想去見見這位傳聞中的周天境暮涼。”

    江滿樓一拍手說道:“那就這麼說定!再等三年,提兵山藏兵谷需要休養生息,本家主還有些零碎瑣事需要處理。三年後我與小二師兄一同動身,恰好趕得上七年之期,見一見那位以一人而戰一座天下的傢伙。如何?”

    江滿樓伸出手掌。

    王小二擊掌爲約。生恐江滿樓興致一起萬事皆兒戲,連忙紅着臉補充說道:“還有、還有賬房先生一事。”

    江滿樓一愣。

    隨即回過神,拍着腦門朗聲大笑。

    ……

    洛長風聽那李青蓮大笑,着實是驚了心動了魄!他曾聽聞有人一笑坐生春,卻還是第一次見有人一笑雲海散、滄浪掀、山地搖!

    此等氣魄,令洛長風歎服。心想如果大夢千日後先聽李青蓮一笑,再行問劍之禮,恐怕會未戰先輸三成。

    收起渾身神通,洛長風踏虛而立,滿頭銀髮隨風而舞。他看着百丈處山巔雲海之上意氣風發無雙之姿的李青蓮,抱拳說道:“李兄神通,此番問劍,在下認輸了。”

    說完便乘風而至,落在李青蓮身旁。

    這位詩劍皆無敵的李青蓮並指一引,那柄仙劍彷彿萬劍歸宗般殘影不絕,歸於鞘中。李青蓮撐開扇子,哈哈笑道:“洛兄刀劍雙修,又有一身莫測的通玄術,雖說初入神引境界,卻已是這天下六部落之外有數的高手。世人皆稱我與那天九刃是一時雙璧,卻不知洛兄風采,比起無盡峯上天九刃也不遑多讓啊。”

    洛長風聞言,心底詫異無比。想着這位李青蓮竟與天九刃前輩並稱雙絕於世?爲何後世中,從未聽聞過此人之

    名?

    他目不轉睛地盯着李青蓮看,覺着此人瞧着年齡與自己相差不多,又是神引境界巔峯的修爲。一身劍術幾近於道,便是當年的劍閣老祖恐也不能及,難怪能和萬年第一人天九刃齊名。想來還是自己孤陋寡聞了,後世那狂詩絕劍陳玄都和棋劍雙甲李太白定是知道不少此人事蹟。

    洛長風回過神說道:“在下有一不情之請。”

    李青蓮說道:“洛兄言重了,你且說來看看。”

    洛長風說道:“長風想見識見識那位天九、與李兄齊名的天九刃。不知,可否引薦一二?”

    李青蓮笑道:“這倒不是什麼難事。只不過當下嘛……卻有一件要緊事非做不可。做完這件事,若還有幸能張口喝酒指月爲詩,定當拉着天九刃與洛兄再共飲幾杯。”

    洛長風疑惑問道:“聽李兄的語氣,風蕭蕭兮易水寒,這件要緊事似乎有不少危險。”

    李青蓮縱身躍下千丈高山,洛長風緊隨其後。

    兩人一前一後,相距不過兩尺,展開身法掠過重重山巒,又接連西上四百里,飛過荒無人煙的城郭和蒼林,落在幽僻的山中小徑。

    ;李青蓮說道:“洛兄真的對天下大勢,一無所知嗎?”

    洛長風不知此話緣起,微微皺了皺眉。

    李青蓮笑而不語。

    洛長風沉思許久說道:“這件事雖說有些離譜,但還請李兄相信,長風所言句句屬實。”

    李青蓮饒有興致地哦了一聲。

    洛長風說道:“實不相瞞,夕拾紀三百六十、三年,距離我所存在的那個世間,約莫差着一萬年光景。”

    李青蓮突然停下腳步,也合起手中扇子。他雙目泛着奇異光芒看着洛長風:“果然!”

    洛長風不解:“李兄?”

    李青蓮說道:“我觀洛兄,身前身後一片混沌。頭頂億萬星河,雙腳宛如踩着一條奔流不息的江海,海中景象非虛非實如走馬觀花,循環無盡。”

    洛長風仍是不知何意:“又如何?”

    李青蓮繼續說道:“初次見面,我便已知曉洛兄乃異族他鄉客。只不過此異族,究竟是否是彼異族,還尚不確定。”

    洛長風恍然明悟!同時心中油然而生幾分欽佩,想着這李青蓮果然不俗,竟能憑眼力

    看出自己來歷?即使神引境界巔峯,換做師尊和白知秋等人,恐也不見得具備這般神通。想來萬年的滄海桑田更迭加上亂世之劫變數,確實斷送了許多傳承,不由令人唏噓。

    李青蓮說道:“洛兄不必驚慌,類似這般觀人法,普天之下也僅有在下一人略通一二而已。”

    洛長風內心稍定。心底悔道:以後逢人便說自己來自萬年之後的這種行爲,要務必杜絕了!

    洛長風正要開口,忽然想起‘此異族非彼異族’幾字,他連忙試探性的問道:“李兄口中的異族是……”

    “這就是我所說的要緊事。”李青蓮指着身前正西,“我們現在已在西天界,此去西南五百里,有座大梁城。那些打開破碎世界之門的不速之客,一路燒殺搶掠血染山河,此時已經兵臨城下。”

    “想必你也察覺了,我們這一路西來所過之處,人煙稀少多是荒蕪。即便是城郭盛都,也是安靜地可憐。這是因爲有不明異族入侵,實力強橫,未免生靈塗炭,六部落早已安排各部修士逐漸遣散驅走了西天界修爲低下的百姓。連同他們自己,也開始暗中撤離。”

    洛長風內心洶涌。他想着,天機盤崩毀將自己送到了萬年之前,難道是要親眼見證萬年前的亂世劫嗎?這未免太過巧合了!還是說一切冥冥之中自有註定?

    李青蓮補充說道:“按照六部落的籌劃,是打算放棄西天界的山河版圖而退守,具體反攻的時機和退守的底線,恐怕還沒商量出個結果。”

    洛長風心想,難怪萬年前異族鯨吞天下河山的速度如此之快,一路曾打到無盡峯下,原來是做了捨棄一界山河的決定!想必是異族破界太過突然,六部落毫無準備,這纔在戰事初期束手無策節節退守。

    洛長風稍稍沉默說道:“無盡峯。萬年前異族潰敗,從無盡峯開始。”

    李青蓮微感訝異,隨後想到洛長風來自萬年以後,也就釋懷。原來六部落的最終底線,是那無盡峯!想着無盡峯山巒無盡,又有三生河相依,的確是難以逾越的天險。用來作爲天下防線,倒也是情理之中。

    話鋒一轉,李青蓮笑道:“無盡峯也好,西天界也罷。在我李青蓮眼中一草一木一抔土,所思所念皆故鄉。”

    洛長風目光如炬:“李兄是要,守大梁城?”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