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天文學 > 掌璽皇妃 >第五章 出門遇賊險失身
    第二天一早,林府的下人們都紛紛起牀,開始忙碌起來。林太醫平日待他們不錯,誰家父母有什麼病都免費爲他們醫治,下人們也對林太醫感恩戴德,幹活都挺勤勞。

    春花來到花月閣叫林妙語起牀。

    “大小姐,起牀啦!今日是大夫人的祭日,老爺要帶你去給大夫人掃墓呢。”

    “嗯,我知道了。”林妙語伸了個懶腰從牀上坐起來,昨夜太興奮,宇文璽帥氣的臉一直在她的腦海裏迴盪,揮之不去,遲遲才入睡。

    “大小姐,我們來幫你更衣吧!”

    秋月找了一件素色的褙子給她穿上,上墳這種莊嚴的場合,穿素雅的衣服最爲合適。

    春花給她梳了個流雲鬢,洗漱完後,戴上面紗,臨走時還不忘帶上那把扇子。

    林太醫和下人何時了已經準備妥當,在門外等候。

    “爹!我準備好了,我們出發吧!”林妙語蹦蹦跳跳地出了門。經過昨天的相處,她對這個爹格外有好感。這天底下的男人,恐怕只有父親纔不會嫌棄自己的女兒長得不好看。

    五個人一起來到後山,拾階而上。山路較窄,路邊都是竹林,風景秀麗,遙望山頂,墓碑林立,看來此處是塊風水寶地。

    “爹,二孃爲何不跟我們一起去?”半路上林妙語與父親閒聊起來。

    “哼,你二孃她還在跟爹慪氣呢!”林太醫生氣地說道,“你娘在世的時候,你二孃就和她不和,兩人經常鬥嘴吵架。你娘就是被她氣出病來的,最後在你三歲那年就離世了。她怎麼敢來給你母親上墳。”

    “原來是二孃氣死了我的母親?”林妙語氣得牙癢癢,爲何人善就得被人欺,真想替母親打抱不平,“爹,不如你再找個三娘來氣死二孃吧!”

    “你這孩子,怎麼說話呢?一個二孃就夠你爹受了,再來一個三娘,爹這把老骨頭都要散架了!”

    “爹,你還不老。只要多喫點補腎益精的藥,照樣能把她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你這孩子今日是怎麼了?越說越離譜,你娘要是聽到你說這些話,氣得都能從墳裏爬出來!”

    前面的路好像沒有那麼陡了,應該是快到山頂了。

    林太醫來到了一個墳堆前,擺好祭祀用的祭品,焚了三炷香,拜了三拜,便插在墓碑前。墓碑上刻道:“亡妻林桑氏之墓”。

    林妙語默默地燒着紙錢,看着墓碑心中說道:“娘,雖然我不是你親生女兒,但是我借了你亡女的身體,我一定會好好珍惜,替我們兩個人好好活下去,你的仇你的冤我都替你報。希望你在天有靈,保佑我們!”

    林妙語對着墓碑磕了三個頭。擦拭打掃了一番之後,便回府用早膳。

    用完早膳,林太醫去太醫院當值,林妙語偷偷一個人溜出了門,她想去天下第一酒樓碰碰運氣,看看能不能再次遇到昨天那位英雄救美的公子。

    林妙語剛出門不久,便被兩個乞丐盯上了,一直尾隨着她。

    “這兩個乞丐跟着我想幹什麼?難道是想劫財嗎?我身上帶的銀子可是要還給那位公子的。不管了,先跑再說吧!”林妙語跑進了一條衚衕裏,想要甩掉那兩個乞丐。她一邊跑一邊弄翻衚衕裏立在牆邊的竹子,用來阻擋他們。

    林妙語回頭看了一眼,那兩個乞丐竟然會武功,輕輕一跳就越過了她設置的障礙。

    “糟糕,這兩個人不像是真的乞丐,倒像是喬裝成乞丐的殺手!”林妙語倒吸了一口涼氣,拔腿就跑。

    其中一個精壯的乞丐一個輕功騰翻,跳到林妙語面前,攔住了她的去路。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跟着我?”林妙語背貼着牆,害怕地問道。

    “小美人,有人花錢要我們兄弟倆好好伺候伺候你,哈哈哈哈!”那乞丐一臉猥瑣的笑道,“今日這買賣太值當了,這般如花似玉的小美人,就算沒有賞錢,本大爺也願意幹啊,哈哈哈哈!”另外一個胖一點的乞丐跟着他大笑,肚子上的肥腩跟着笑聲一顫一顫的。

    “原來

    他們是想劫色啊?”林妙語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想出應對之策,覺得事有蹊蹺,這兩人肯定是受人指使,我先套出這個幕後主使來,再與他們周旋。

    她鎮定地說道:“二位大哥,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指使你們的人是怎麼跟你說的?”

    精壯的乞丐說道:“絕不會錯的,花錢請我們的人說了,如果見到一位蒙面的女子從林府出來,就讓我們找個沒人的地方,任憑我們處置,哈哈哈哈!小美人,你就認命吧,乖乖的,大爺我一會會對你溫柔點。”

    “哈哈哈哈!你們肯定是弄錯了!”林妙語假裝鎮定地大笑,摘下了臉上的面紗,“你們覺得像我這樣的,能算得上美人嗎?竟然有人花錢請你們來劫我的色?是不是有人可憐我沒男人喜歡,就送你們兩個來安慰我的呀?”

    “怎麼會這樣,這臉長得也太醜了!嚇得本大爺都軟了。”那精壯乞丐都不敢直視林妙語的臉,對那個胖子乞丐說,“胖子,要不你先上吧!”

    “我?我還是童子之身呢!讓我跟這麼醜的女人幹,我得去跟僱主要雙倍價錢!”那胖子也遲遲不敢上來。

    林妙語心裏偷笑道:“幸虧長得醜,不然今日就難逃一劫了。這兩個笨賊,待我再詐他們一下。”

    “這林府有一位叫林妙顏的小姐,你們可曾聽過?若是有人請你們劫她的色,那我倒是相信。”

    “不可能,就是她叫我們來的。”胖子乞丐說道。

    “你這個蠢豬,你怎麼可以告訴她僱主的名字?”那精壯乞丐罵了胖子一句。

    “哈哈,真是豬一樣的隊友。”林妙語心裏笑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就是林妙顏這個賤人要害我!趁他們不注意,我趕緊跑吧!”

    林妙語拼命地跑出衚衕,往酒樓方向跑去。

    “快追!”那兩個人在後面拼命追趕。

    林妙語時不時回頭看一下,不曾想一頭撞到一個男人的懷裏。她微微擡頭一看,竟是昨日遇見的那位公子宇文璽。

    “啊!”林妙語尖叫一聲,連忙低頭戴好面紗,躲到宇文璽身後,“公子,救我!”

    “姑娘,別怕!有我在,他們不敢傷你!”宇文璽將她護在身後,獨自面對兩位歹徒。

    “小子,你別多管閒事,我們正在抓逃跑的人犯!”那精壯乞丐見酒樓人多,怕有好事之人從中作梗,便找了個藉口。

    “呵呵,我看你們兩個的樣子才更像逃犯吧?”宇文璽見二人衣服穿得破破爛爛,笑着說道。酒樓上看熱鬧的人紛紛大笑跟着起鬨。

    “大哥,跟他廢什麼話,直接上去揍他,看他還笑得出來!”胖子說道便朝宇文璽衝過來。

    “姑娘,你先到邊上躲一下,讓我先教訓一下這兩個賊人。”宇文璽將林妙語拉到一旁,便跟胖子打了起來。

    宇文璽一拳打在胖子的肚子上,奈何這胖子肚肥腸圓,竟然無濟於事。

    “哈哈,小白臉,就這點力道,還學人家英雄救美?看拳!”胖子朝宇文璽臉上打出一拳,勁道十足。

    宇文璽側身躲過,一手扣住他的手腕,順勢一拉,那胖子便朝前衝去。宇文璽腳上再一勾,便將那胖子絆倒在地。

    那胖子重重地摔在地上,通的一聲,連地面都爲之一振,頓時摔得鼻青臉腫。

    那個精壯乞丐也哇哇叫着衝向宇文璽,被宇文璽抓住兩隻手臂,用力一扭,緊接着一腳蹬心腿,踹向他的心窩。

    兩個賊人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看見酒樓樓上林妙顏向他們使了個眼色,讓他們停手。兩個賊人便灰溜溜地跑了。

    “多謝公子相救!你沒有受傷吧?”林妙語走過來向宇文璽道謝。

    “姑娘,我沒事,區區兩個小蟊賊還奈何不了我。”宇文璽拍了拍衣服上的灰說道,“姑娘,你我真是有緣。今日我正好在酒樓約了朋友,不如一起喝一杯,給姑娘壓壓驚吧?”

    “好啊,多謝公子!”林妙語正求之不得,既能蹭飯又能跟宇文璽坐一起聊天,開心地捂着嘴偷笑。
章節報錯(免登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