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吉川组利用擂钵街那边的孩子替他们送货,很难正真抓住他们首尾,”森鸥外坐在椅上,左手向后捞起桌上收集整理的情报,“至于那群孩子隶属于一个叫“羊”的未成年人自保组织,听说,他们的首领是具有强大异能的少年,就连高濑会都很忌惮他。如非必要,我也不想和他们交手。”

    福泽抱着刀靠在窗边,回想起中也最后的决定,将白濑等人逐出羊,对羊上上下下进行了一次整顿,并重组了长老会,正在讨论羊未来的发展方向。

    “不过,前不久,羊的内部好像出现了什么问题,内敛了许多,跟吉川组也断了联系。”

    “货物长期的积压,使他们着急了,今晚他们的二把手会亲自运输这批货,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

    森鸥外将手中的情报折叠成一个纸飞机,扔了出去。

    纸飞机在空中转了一圈,落入福泽怀中。

    “看来银狼阁下,认识羊的首领呐。”

    “嗯。”福泽不愿和这人多说,心眼太多,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被他坑。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帮我引荐一下,我对羊之王真的很感兴趣。”

    福泽没有回应,无声的拒绝。

    “真是无情,看在你我合作这么多次的交情上,免费送你一条情报,”紫色的眼眸里闪过一道暗光,森鸥外手肘支在椅子的扶手上,手指相交,下巴放于其上,歪头笑得笑得像只计谋得逞的狐狸。

    “被羊赶出去的人,已经加入了吉川组,将羊的情报当作敲门砖。你猜,吉川组会不会动心。”

    福泽明白眼前这人想的什么,无非是先让自己求他帮忙,真是恶劣的性子。

    不过,刚才那条情报确实重要。掏出手机,给中也发了条消息,让他们有所防备。

    “对喽,银狼阁下,今晚记得把手机调成静音,我可不想被它暴漏。”说吧,森鸥外轻轻借力,将椅子旋转向一边。

    “爱丽丝酱~我们该出门工作啦。”

    女孩闻声从手术间走了出来,手里抱着等身高的针管。

    福泽看到中也的回复,将短信删除,便关机放入怀中,转身向目的地进发。

    海边断崖上,搭着几个帐篷。

    帐篷中间,燃烧着篝火。

    理沙靠着兰波坐在篝火前,乱步则是好奇的跟着家政官搭帐篷。

    “师父,你去过东京都了。”

    “嗯。”

    “有母亲的消息么,她后来有再回去过么。”

    兰波犹豫了下,并没有将这次过去所见告诉女孩,“没有。”

    理沙恹恹的靠着兰波,“生日礼物,打开看看。”兰波拿出一个盒子放入女孩手中“这是你母亲以前赠予我的。”

    理沙打开盒子,是一条精致的项链。

    “她说这是被祝福过的,能逢凶化吉。”兰波将项链取出,为理沙戴上,坠着的蓝钻。

    理沙握着蓝钻,看着一旁给罗德里克添倒忙的乱步,“师父,有你们真好。”

    家政官在乱步的“帮忙”下,终于搭好帐篷,理沙已经靠着兰波睡着。

    兰波示意家政官将理沙送入帐篷。

    罗德里克将理沙放到床垫上,便出来守在帐篷外,他知道兰波先生有些话要和那个少年讲。

    “我之前去过东京都”乱步看向正伸手烤火的兰波。

    “在理沙来横滨的两年后,那家人离奇失踪了。”

    乱步明白兰波说的是将理沙卖给人贩子的亲戚。

    “家产几乎全部被贱卖了,只留下森家老宅。我进去看了,那宅子已经很久没人住过,杂草丛生,蛛网密结。”兰波顿了一下,“我知道我师父她是什么样的人,如果是她出手不会给那家人那么简单的结局。”

    “兰波先生,你是在怀疑,理沙的父亲没有死。”

    “是。最崇高的爱,这个异能力,一般人意识不到,会将出现的漏洞主动忽略。但像你我已经意识到记忆受到异能影响的人,发现的漏洞后,会被修正。我怀疑那个男人没有死,但是找不到关于他的任何线索。但是只要那个家伙敢出现在我面前,我一定能认出来。”看过怀表照片的兰波如是的说。

    “因为异能力对理沙身份的修正,导致她父亲的信息同样被隐藏”,听见“父亲”两个字,兰波刀子般的眼神落了下来。

    “一个抛弃家人的人,没资格被称为父亲,不可饶恕。”

    乱步往旁边挪了挪,刚才的兰波比福泽生气时还要可怖,如果那个男人此刻出现在这里,怕不是要被碎尸万段。

    “总之,这些事,没必要告诉理沙了。也许,那个男人早已死去,成了野犬的腹中餐。”

    森鸥外靠着墙壁,喘着粗气,鲜血从捂着腹部的左手指缝间不断涌出。大量的失血,使他的神智开始混沌,爱丽丝也变得虚无,只来得及帮森鸥外处理完枪伤,就消散在空中。

    福泽靠在森鸥外对面的墙上,闭目休息。到底是大意了,他们谁都没想到,横滨官方的最高长官,那个天天说要对付□□的人,竟是吉川组背后的靠山。

    先前自己还受官方委托,对他进行人身保护。那时的自己甚至感觉横滨有希望了,自己在做一件正义的事。

    没想到,今晚会被荷枪实弹的官方部队和吉川组联手困死在此处。

    看着对面的黑心医生,气如游丝,想起乱步让自己随身携带着理沙自制的药丸,此刻也只能死马当做活马医。

    掰开那人的嘴,紫色的瞳孔已经开始扩散,将药一股脑全部倒进去,合上嘴,强迫身体本能进行吞咽。

    绿色的光芒从森鸥外体内散发出来,腹部的伤口肉眼可见的恢复,唇上也有了血色。

    爱丽丝也再次出现,为森鸥外进行包扎。

    “咳咳咳。”森鸥外捂着脖子,缓了半天“福泽阁下,是不是从来没有照顾过人,像你那么这么喂药,活人也要变死鬼。”

    福泽没有回话,单手拎起森鸥外,向这幢工厂深处跑去。

    外面已经被包围的严严实实,如果这不是他们d品的货舱,此刻怕是早就用重型武器打进来了。

    “我们被抓住不过是时间问题,”森鸥外半靠着货架坐在地上,故作苦恼的姿态,“之前还在想,这么大手笔的买卖,高濑会和港口mafia,居然没有插手。线人说是有在给两家上供,居然没有在核实一下,实在是这几次都太顺风顺水了。”

    福泽明白,现在做什么都是无用功,外面那位是不可能放任他们活着离开,只是想到乱步和理沙。

    理沙的师父或许能看在,之前自己抚养过一段时间理沙的份上,以后对乱步照顾几分。

    只是没想到要与这黑心医生共赴黄泉。

    突然,仓库外传来骚动,枪声、爆炸声不绝于耳。

    福泽看向森

章节报错(免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