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五点,沉寂了许久的微信消息接踵而来。

    程几醉被接连不断的震动吵醒,看了眼手机,十几条“妈妈”发来的语音。

    “程几醉,我没时间和你耗,我希望你好好想想自己的未来。”

    “你打电竞能打几年,啊?十年?二十年?你以后干什么去?”

    “你可以不去上学,但你起码得学点有用的东西吧,成天抱着个手机像话吗!”

    ……

    王秋儿说了很多,让他不要拿青春去做一场豪赌,说他这不是一场利益对等的对弈,他的付出终将和他所得到的回报不对等。

    但她说错了,对程几醉来说,这一切他不计得失,只要他还在打,他稳赚不赔。

    但王秋儿不懂,程几醉也无所谓她懂不懂。

    最后,【王秋儿】:“我管不了你,我希望你想好,你能躲得了我,你躲得了你爸吗?国内我说不上话,我拿你没办法,你爸呢?”

    “你爸现在应该已经断了你经济来源了吧,你不要逼我也把卡给你停了,你签约费几个钱,能撑多久,啊?”

    “还有我奉劝你,别把你爸惹急了,国内我说不上话拿你没办法,你爸呢?你能不能打职业,说句实在的,你爸一句话的事。”

    “我今天上午的飞机回美国,你自己好好想想。”

    程几醉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去,直接把手机扔到一边,他每天训练还不够忙的呢,没那个精力管太多的事情,只要现在他还在打就够了。

    言真昨晚睡得晚,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

    “没听到闹钟响……你吃饭了吗?”

    程几醉在沙发上训练,瞄了一眼言真,后者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揉着眼睛,可能因为睡得久了,言真的脸嘟出来一块,看在程几醉眼里像个还没长开的孩子。

    “你闹钟今天早上响了好多次你都没醒,我就给你关了。还没吃呢,在等你。”

    “那直接吃午饭吧,我来定。”

    还不等言真打开外卖软件,程几醉的手就覆上了他的手腕,“我来定吧,我可能今天就要回去了,这两天多谢你照顾。”

    “啊?今天吗?家里事情处理好了?用我帮忙吗?”言真把胳膊从程几醉手里抽出来,理了理乱糟糟的头发。

    “不用,也没什么东西,等……”

    一阵强有力的铃声打断了他的讲话。

    言真和程几醉几乎同时低头查看短信:

    【北京市疾控中心:近日来,湖北省武汉市部分医院陆续发现了多例不明原因肺炎病例,证实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引起的急性呼吸道传染病……北京市自即日起封城管理,望广大市民理解。】

    后面还有一些目前确诊病例的轨迹路线,言真没仔细看。

    两人又同时抬头,四目相对,言真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先开了口:“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我没理解错吧……”

    程几醉的幽幽深眸失焦又聚焦,最终轻轻点了点头,“应该是。”

    直接传播、气溶胶和接触传播……并无有效治疗方式……短信里的内容像过电影一样在言真脑海里浮现。

    “嗡”的一声,又一条消息——

    【x社区防控中心:应上级防控要求,即日起禁止居民外出……】

    “我操……”言真嘴里爆出一句脏话,然后紧接着,“我是不是不用上学了!”

    程几醉:“……”都是些什么奇怪的关注点。

    “也没饭吃了。”

    程几醉一头冷水泼下来,言真瞬间就像霜打了茄子一样耷下了头,“啊~……那怎么办啊?”

    “刚刚说会分批送物资,等着吧,先坚持一天。”

    言真颤声回答:“哦……那今天就要饿肚子了……”

    程几醉发现言真真是虚长他那么多岁,现在竟然还只想着吃。

    “家里有体温计吗?明天社区来人前定时量体温,那上面写着早期症状有发烧什么的。”

    其实言真也不是心大,只是他觉得他比程几醉大一点,万一他表现得很害怕再吓到程几醉就不好了,但现在看来,好像现在并不需要他来缓和气氛,程几醉比他还要冷静一点。

    第二天上午十点,言真望着眼前社区送来的物资咽了下口水。

    肉,蔬菜,土豆……

    怎么全是生的啊?!!!

    “你、相信我吗?”言真转过头,抿着嘴看向程几醉。

    程几醉低头含笑,以他这一个星期的观察,言真大概率连厨房都没进过,不过他有点想看看言真是怎么在厨房挣扎的,于是挑了挑眉道:“……可以信一下。”

    言真长呼出一口气,一个神龙摆尾拎着东西到了厨房。

    程几醉跟他进了厨房,反手撑在流理台上,问言真:“你要做什么?”

    “不知道,我查查。”言真猛一转身,用沾水的手指向程几醉,一脸严肃道,“不过先说好,做什么吃什么!”

    程几醉低头用手拭去额头被甩上的水珠,看言真把鸡蛋洗了又洗,然后“咔嚓”一声打在台沿上。

    碎是碎了,但是如果程几醉没看错的话,言真的手好像从鸡蛋里掏了一下……

    最后程几醉看到言真用筷子把鸡蛋壳从碗里夹出来,直接把鸡蛋倒进了炒锅里。

    程几醉:“……”

    看言真马上就要去开火,程几醉赶忙上去扒住他的手不让他有下一步行动,“哎哎哎,你快歇着去吧,我来我来。”

    言真一手端着空碗,扭过头狐疑的看着程几醉。

    “好吧,你来。”言真放弃挣扎,估计是觉得没什么比他做饭更坏的情况了。

    程几醉觉得自从和言真住在一起之后,心理承受能力直线上升,比如现在,他看着乱糟糟的厨房,竟然觉得起码厨房还在。

    又环顾了一圈,不错,做饭用的佐料什么的也有。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断了原本的生活节奏,临近中午,阳台的窗帘都还没拉开,午日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挤进来,形成一堵光墙。

    言真走过去哗啦一声扯开窗帘,胳膊肘伫在窗户沿。

    言真第一次看到这么安静的京城,楼下只有零星几个穿着防护服的社区工作者,还有一年四季都立在门前的青松。

    程几醉没打算做多难的菜,所以很快就做好了,本来想直接喊言真过来吃饭,但当他转头的时候发现言真在阳台看窗外看得出神,就没打扰他,等到把饭菜都收拾到了桌上,程几醉轻手轻脚地走到客厅,没打扰言真,只是在身后静静地注视他。

    言真呆呆地看着窗外,失了神不知道在想什么。氤氲的暖阳将他笼罩在内,勾勒出似明似灭的金边。

    “吃饭吧言哥。”程几醉在身后轻声开口,似乎是怕吓到言真。

    “哦。”言真深吸了一口气,空气中飘着的饭香

章节报错(免登陆)